第151章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帕尔卡宫的后花园也被小机器人种上了落星藤蔓。生命力极其顽强的落星藤蔓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已经长得郁郁葱葱。

09将它们打理得非常漂亮,如今又正是落星藤蔓的结果期,金色的落星果实成串坠着,倒是隐约有了些许B3024星上修理店的模样。

只不过茂盛的落星藤蔓下并没有供小崽们嬉戏玩耍的水池,只是摆放了桌椅。

“我们好久没有回家了。”小龙崽摊着肚皮,望着头顶成串的小星星,忧愁地叹了一口气。

“我有点想家了。”

他觉得还是在B3024星时好,那时候他什么都不用做,最大的烦恼大约就是每天要去幼崽学校了。

现在不仅要时不时要带兵出去巡查星域,还要跟着加兰爸爸学习怎么管理龙族事务,实在让龙头秃。

“我也想了。”诺塔附和一声,掰着手指数他们离开了多久:“熊叔叔说09泡的落星酒已经可以喝了,”

虽然现在帕尔卡宫也有落星藤蔓,也可以泡落星酒,但小崽们总觉得还是B3024星上的更香醇一些。

[要不我们回去看看?]小人鱼沉思片刻,提议道。

!!!!

好主意!

小龙崽和小狐狸一轱辘翻身坐起来,目光灼灼地望着他,就连阮骄也凑近了,额头的触须激动的晃动起来,举手赞同:“回家!”

说走就走,第二天小崽们就找了个借口集体翘班,偷偷摸摸地开着穿梭机准备跑路。

当初为了方便舰队自B3024转移到锡金来,专门开辟了一处稳定的跃迁通道。如今B3024星距离锡金并不算远,更何况有了反物质能源支持,新型的反物质穿梭机速度也提升了将近一倍,他们往返一趟,只需要半天时间。

小崽们准备溜回去喝完落星酒再回来。

小崽们驾驶穿梭机离开港口时,阮时青正去找容珩。

“小崽们都出发了,你这边的事处理完没有?”

“还差一点。”容珩满脸不快地将文件推开,抱怨道:“虽然不当皇帝了。但现在好像也没比皇帝轻松多少。”

这样的抱怨他已经说过许多次,阮时青倒了杯新酿的落星酒坐在他身侧,语气敷衍地安慰他:“再过一段时间,都走上正轨就好了。”

他不紧不慢地抿着酒,并没有任何帮忙的意思。

毕竟阮大师只擅长研究武器,并不擅长处复杂的政务。

容珩嫉妒不已,凑上去偷了一个满是酒香的吻。

“快点,再去晚了,小崽们该回来了。”阮时青身体后撤,推了推他的肩膀催促。

容珩只得不情不愿地松开他,板着脸继续处理未完的政务。

等终于处理完毕时,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他将文件一推,叫来副手交接后,便迫不及待地带着阮时青去了帕尔卡宫的停机坪。

停机坪处早早停了一架穿梭机,已经等候许久的09自舱门探头,催促道:“小崽们已经快到了。”

两人迅速上了穿梭机,09便驾驶着穿梭机,追在小崽们后面。

他们晚出发两个小时,等抵达B3024星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小崽们醉醺醺地倒在了躺椅上,四五个酒坛子歪七扭八倒在地上,只剩下最后一坛还没来得及拆封。

落星藤蔓被微风吹得簌簌,空气里满是落星酒的甜香。

“看来我们还是晚了一步。”阮时青上前,弯腰扒拉了一下躺椅上睡得四脚朝天的小龙崽。他明显酒品不太好,喝醉了酒也不安分,四个爪子抱着小狐狸蓬松的尾巴,一头扎进去胡乱拱动。

小狐狸睡得正香,被他拱醒就很不高兴,嘴里嘟囔了几句,甩动尾巴将他一爪踹下了躺椅。

小龙崽咕噜噜滚到了地上的软垫上,恰好滚到阮骄身边。伸着小爪子胡乱摸索着一番后,就爬到了阮骄的腿上,继续打小呼噜。

阮骄倒是老实得多,呆呆盘腿坐在软垫上,没睡,但一双暗红的眼睛水雾迷蒙,触须晃动一下快一下慢,周身涌动着愉悦的情绪。

小人鱼则沉在水中,鱼尾轻轻晃动,鳞片折射出漂亮的光芒。

将空酒坛捡起来放到一边,阮时青拿起最后一坛落星酒晃了晃:“还剩一坛。”

容珩接过来打开,顿时有醇厚的酒香溢出:“正好够我们喝。”

两人也没去别的地方,就地坐下来,你一口我一口分享仅剩的一坛落星酒。

落星酒是果酒,度数并不高,但一坛酒见底时,阮时青还是有些微醺,他撑着下巴,醉眼迷蒙地看着面前的人:“果然还是家里的酒更好喝。”

“嗯。”容珩的手指描过他红润的唇,忍不住倾身上去,贴着他含糊不清地说:“以后我们经常回来。”

或许是熟悉的环境让人放松,或许是酒香令人醺然,轻轻浅浅的一个吻变得有些不可收拾。

容珩攻城略地步步紧逼,阮时青微阖着眼睛予取予求,四周的空气也仿佛变得热烈,充斥着愉悦因子。

就在两人情难自抑之际,耳边忽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爸爸?”

阮时青身体一僵,下意识将人推开,心虚地看向发出声音的小龙崽:“你怎么醒了?”

小龙崽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还蹭到了阮时青身边,此时正努力睁大眼睛瞅着他,金色的大眼睛里还有些许迷茫。

他没有回答阮时青的话,只是自顾自地看了一会儿,就倒腾着四只小爪,强行挤到了两人中间,找了个舒舒服服的姿势又趴下了,继续打小呼噜。

——显然,他还没有酒醒,刚才只是短暂地清醒了一下。

“竟会坏事。”容珩不满地戳了戳他的肚皮,见他不醒,又将他拎起来,扔到了诺塔蓬松的狐狸尾巴上。

被打扰了美梦的小龙崽不满地扑腾几下蝠翼,抱着毛茸茸的尾巴继续睡,丝毫不知道自己又坏了爸爸和小爸的好事。

容珩见状更加不快,又去揪小龙崽的角。

阮时青在边上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么幼稚,难怪小崽都不肯叫小爸。”

“什么?”容珩没听清他的话,回头看他。

“没什么,我说我们去楼上。”阮时青笑着拉着他起身:“厨房应该还有一瓶酒。”

是只有成年人才能喝的酒。

容珩顿时顾不上和幼崽计较,去厨房拿了酒,与他肩并肩上了楼。

拿着小毯子过来的09望着两人的背影,在自己丰富的储存区里搜索了一下,觉得自己这个时候不应该去打扰两位先生,便默默去了后院,给熟睡的小崽们盖上毯子。

之后,他才拿起园艺剪刀,去修剪围墙上生长得过于野蛮的藤蔓枝条。

小机器人一边修剪藤蔓枝条,一边哼着新学的歌谣。

此时橘红的夕阳笼罩着大地,连翠绿的枝叶也染了一层浅浅的金边,正好有微风穿过,枝叶簌簌,微光浮动。

一切都刚刚好。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