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章 突兀!灰石精叛逃!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无穷的剑光在天上闪烁。

纯白的剑气如同来自虚空的光,将面前的庞然大物斩得遍体鳞伤。

“死!”

气势提升到最绝巅的宣争轻声一句,手上宝剑被他平拖在手上,随后剑随心动,朝着对面的的洞虚前期层次生物直斩而下!

这一剑直接刺破了这庞然大物的核心,它发出一声不甘的哀鸣,明明只差一点自己就可以战胜眼前的这个敌人,可是...

站在原地外表完好的宣争此时却是喷出一口鲜血,无数的口子从他身上各处出现,血液往下方洒去,有奇异的香味在弥漫,作为武王大圆满离武皇只有一步之遥的决定强者,哪怕是一滴鲜血也能够给凡俗生物带去造化。

宣争的气势从刚才的昂扬一下变得萎靡,可以说他已经失去了再战的力气,但是他最终成功了,他逆境而上,斩杀了一头接近洞虚中期层次的生物!

他也完全摸到了接下来的那一条路,他有信心当将这场战斗的一切都消化后,可以凭借其突破都武皇境界,这个时间绝不会长!

另外战场的匡垣、轩逸等人都放下心来,如果不是宣争一直强烈要求,他们早就出手了,现在整个世界都是浑拓人族的力量,在各处战场时都拥有绝对优势,怎样分配兵力都由他们自己决定。

可是宣争一直都不让其他人插手这场战斗,他说哪怕是自己死在这场大战中也绝不后悔,作为过来人的匡垣自然理解他的意思,武王到武皇的跨越的确很难,他也是通过那几场大战才继续了足够的底蕴。

“臭小子,就这么想超越你师父吗。”

最近的轩逸笑骂一句,他现在已经是完全被自己这个弟子给超越了。

不过轩逸的实力也很强,现在还是牢牢站稳武者的第三把交椅,后面虽然也有其他武者进入到了武王后期的境界,但是光论战力还是不如他。

这场大战随着宣争的离去成为了转折,从一开始的正面强攻变成了有选择性的消灭对手,仅仅只是十几年的时间就纷纷从这个世界撤离。

而也就是在其他人都撤离这个世界的半年后,一股冲天的气势从通天城中升起,哪怕是处于各个秘境中的修士也新生所感,向通天城的位置看去。

第二位武皇出现了。

武皇的气息显现无疑,站在宣争的对面,匡垣看着自己这个徒孙,心中欣慰的同时又有些烦恼。

看看,看看,这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自己最好的接班人,明明自己可以丢下这么多的政务去自由探寻武道的街头,可就因为这小子的不点头而不得不继续待在这个位置,每次一想到这件事他就感觉很不高兴。

【记载】:您有一位子民成为了武皇

许晟这边也收到了通知,不过跟匡垣突破时相比这次就是单纯的一个信息,非常普通,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圣人面板只在乎第一次到达,这意味着自身实力到了新的地步。

可一旦到了新的层次,后面有多少个同境界子民就不在乎了。

“接下来,再有五六个世界过度就可以尝试那个42%层次的世界了。”

刚才解决的这个世界层次应该相当于40.6%,相比本身的法则领悟度已经高出了三个多百分点。

他现在本身的法则领悟度也是成功突破了37%,规则之心在体内也不在有成型的实体,都化为了各种力量在内部存在着,等着最后的消化。

……

世界的征伐依旧在继续,现在每一个世界平均在67年就能解决,而带来的香火收获在扣除兑换后还能剩下三千亿,已经是很大的一个收获。

不知不觉间,许晟的香火数量就来到了一万五千亿这个数字。

此时距离宣争突破又已经过了快五十年,在他之后,轩逸也逐渐接近了武皇。

至于修士那边,王凡却是早在宣争突破前一百年突破,只不过他突破之后一直在闭关稳固境界,所以外面的修士还不知道他已经突破的事实。

倒是姽婳和铅闵那边有一些问题,他们的进阶速度终于是落后了其它五人,寿命都已经所剩不多。

许晟见状也不可能让他们就这么死去,所以从万物等价中兑换出了一样可以提升寿数的宝树,然后将其栽种在小世界中的某个位置,引导着铅闵和姽婳两人前去查探。

这宝树兑换的价格及其不菲,单体价格已经到了十三亿,已经相当于很多个地灵根。

效果也很强悍,可以无副作用的直接提升一千年寿命,且往后每三百年就能结十个果,算是一种底蕴吧。

这宝树的规则极为完善,凭借浑拓小世界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可能诞生出这样的神物,所以除了许晟之外的其它人族,根本没有能力让自己的子民一下子延寿这么多。

偶尔学校或者其它地方的奖励有类似的东西,但是一旦出现都会受到很多人的争抢,最终能笑到最后的也就极个别人罢了。

多了一千年的寿命,算是弥补了铅闵和姽婳在炼器和炼丹上分去了精力,让他们不因为其它东西而失去了进阶的机会。

两人双双进入闭关状态,这一次选择的都是必死关,如果不成功突破他们是绝不会走出。

再加上武者那边的轩逸,许晟一下子要注意三个人的突破情况,也算是牵扯了大部分精力。

而就在三人突破都较平稳的这一天,许晟却是收到了一条消息。

【记载】:你的附属种族灰石精叛逃了

?????

当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许晟差点没反应过来,甚至即使在看清之后,他也觉得是不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这特么也从来没有听过附属种族会叛逃啊...

不对,好像有看到过极少数叛逃的记录,但那都是因为对附属种族不好的情况下,对它们拼命压榨,最后造成了这结果。

可是灰石精有什么理由叛逃?

这些懒家伙在小世界中有吃有喝,而且没有天敌,根本没有死亡的风险。

浑拓人族在数千年前还会借助它们的力量建造东西什么的,可是随着九重战体第二重第三重的添加,已经完全不需要它们了。

它们的存在对于浑拓人族来说也只是存在。

让人在知道后,哦一声,知道有这么一个智慧种族是依附着浑拓人族生存就行了。

可是现在圣人面板却是跟许晟说这些家伙叛逃了,他压根想不通啊!

一直以来他也没有对这些灰石精的自由进行约束,如果有灰石精提出要回到自己的祖地他也不会阻拦,事实上根本没有灰石精这么说过,它们早已经成为了浑拓小世界的一份子,它们的想法中就没有什么祖地的概念。

可就是这么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发生了,许晟去看的时候,真的发现灰石精不见了!

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小世界的各处情况他一念就能知道,可是现在他愣是不知道灰石精是怎么消失的,是何时消失的。

通天城以东二百三十里,这里有一座大山,大山下有很多深坑,这些深坑都是灰石精曾经居住在这里留下的印记,但是现在这里却是没有任何灰石精的气息。

已经发展到数万规模的灰石精在一夜之间从小世界各处消失。

它们的消失没有惊动任何人——连许晟都没有发现,浑拓人族就更不可能了。

灰石精这数千年来,除了留在自己的聚集地外,也有少量灰石精想要去往外界看看,跟人族生活在一起,甚至其中的几个还跟人族结下了深厚的羁绊。

此时那几个找不到好朋友的浑拓人族都已经炸了,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兄弟怎么就这么不见了。

不过许晟却是从这些人的记忆中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在他们之前记忆的画面中,灰石精其实在数十年前就已经有了行为上的异常。

面对面的时候,这些亲历者本人没有感觉到灰石精的异常,可是在许晟的眼中这些灰石精却是会突然做出一些诡异的动作。

那些动作绝不是什么好的意思!

像是某种原始的狂热崇拜。

这画面就有些细思恐极了,明明在你面前一切正常的非人族朋友,它们其实在你面前做着你不懂的动作。

灰石精族群的反常自然很快让许晟联想到了曾经的那个灰石精世界。

一开始灰石精世界是消失了,然后在某一刻突兀出现,然后等他进去后,又发现这灰石精的世界发生了巨变。

当时他并没有怀疑的地方,觉得在世界海中发生一切都可以理解。

可是现在看来,一开始从灰石精世界消失开始很可能就是某种异常。

各种猜测在许晟的心中升起,

人族其实对这方面的异常有着很深刻的理解,一部分异常是偶然,毕竟寰宇之大,无奇不有,可是更多可能都是异族的手段,它们明着不敢对人族出手,却是在暗地里小动作不断。

“即使是附属种族,也不能让你们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许晟眼睛微眯,下一刻打开了通往灰石精世界的世界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