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旧人未离,新来已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781.旧人未离,新来已来。待凌睿往鸡圈而去,蘑菇屋这边,大家纷纷问着到底什么是茄鲞。
“红楼里的一道菜,很多厨师都自己试过,觉得做不成,很多人就觉得是杜撰的。”黄雷笑着道,“所以我也不确定小睿到底能不能做成。”
“其实我觉得应该是可以的,江浙这边,鲞是存在的,《王映霞自传》里写了一道郁达夫很喜欢吃的浙江菜:茄鲞。
用腌制过的鳓鱼和茄丝同烧,加一点绍兴酒和白糖。每吃这道菜,郁达夫就要喝酒,就要醉了。”胡戈开口,“只不过,我也仔细的看过郁达夫吃的这道茄鲞,好像并不是红楼里那道茄鲞。”
“对,红楼里的这道做法更复杂,当然,也有可能是王熙凤诳刘姥姥的。”黄雷笑着道,“行了,赶紧干活儿吧。”
“总之是现在还未盖棺定论的一道菜?”杨蜜几人理解。
“对。”
“有口服了!”
“开心!”
在美食的催动下,各人干活也相当的卖力。
而凌睿,则是抓了鸡与鸭回来,收拾了起来。
至于茄子,剥去皮,切成片,以醋腌之,而后又让彭彭和子风准备了一个小箱子,包好锡纸,将切片全部摊开放入,留了个口子放吹风机,就让两个工具人去烘干茄子片儿了。
彭彭和子风玩儿的还开心。
凌睿也思考过,茄鲞这道菜,其实是是有争议的,因为不同版本,凤姐说的话是不一样的。
一个版本凤姐儿的说法:要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签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
而另一个版本:这也不难。你把四五月里的新茄包儿摘下来,把皮和穰子去尽,只要净肉,切成头发细的丝儿,晒干了,拿一只肥母鸡靠出老汤来,把这茄子丝上蒸笼蒸的鸡汤入了味,再拿出来晒干。如此九蒸九晒,必定晒脆了,盛在磁罐子里封严了。要吃时,拿出一碟子来,用炒的鸡瓜子一拌就是了。”刘姥姥听了摇头吐舌道:“我的佛祖,到得十几只鸡儿来配他,怪道好吃
第一个版本说着简单,但很多人尝试之后,觉得曹公说得不对,因为根本做不出来这味儿,只能做出一个类似宫保鸡丁的大杂烩来。
而第二个版本,也有人求真,但总觉得茄子最后软烂,无法尽得精髓。
于是,后人便觉得曹公写这段,其实是凤姐说了大话笑话刘姥姥的。
凌睿也只是尝试,不确定能否做好,但至少,做出来味道是不会太差,至于这个意味到底像不像,那还真不确定。
而在纸箱子里被风吹的茄子片儿,很快变成了茄干。
而后凌睿便吊上鸡汤,用鸡汤来蒸这茄干,蒸软了又给丢进纸箱子里吹成干,如此反复。
直播间,网友们也因为凌睿要做的这道菜热议了起来,一个个翻文章,引经据典,开开心心的讨论。
当然,网友们看的最多的还是嘉宾们干活儿,于是很快楼又歪了,笑起嘉宾来。
……
中午这餐饭,凌睿准备了三个小时。
所有菜,看上去皆是完美,鸭煲,红烧鱼,韭菜虾,茄鲞……
连带着那一道茄鲞,酸酸甜甜的味道飘着。
“哇!所以这道菜算是做成了吗?”
凌睿摇摇头,“不算,因为我后来才意识到,用鸡汤蒸茄子,其实并不能使茄子附带多少鸡汤的味道。”
众人挑眉。
“我觉得应该用鸡汤将茄子泡开,然后再吹干,再泡鸡汤,再吹干。”凌睿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就目前来说,我是觉得这个茄鲞不算标准的。”
黄雷先夹了一筷子,尝了一口,“确实,感觉不像,但……还是很好吃啊。”
凌睿也点点头,“不过,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将就了。”
“嗨,没事儿没事儿。”胡戈几人摆摆手。
“行了,吃饭吧。”
而这道茄鲞,却是大家的第一选择。
“这不是茄鲞吗?”
“这么好吃的菜还不是?那真的得多好吃啊?”
“我的天!”
众人嘴里的茄子相对软糯,味道鲜美,但是能吃出来是茄子。
“按照红楼里说,这茄鲞,是应该吃不出来是茄子的。”凌睿笑笑,“所以下次我打算换用鸡汤泡的试试。”
“其实睿哥……有点儿太复杂了。”彭彭可怜的举手,“我和妹妹弄茄干就弄了好久。”
“嘿嘿,也亏得小睿还能想出这种办法来!”黄雷嘿嘿一笑,“我倒是没有见过。”
“唔,以前看过这样一个视频而已,这个原理其实和空气炸锅原理是一样的。”凌睿解释了一下。
“虽然大厨你说这道菜是失败了,但我却觉得是成功的,因为很好吃啊!”杨蜜开口,“茄子是很鲜美,虽然我还能尝出来茄子的味道,但这已经不影响我们对这道菜的观感了。”
“蜜蜜说得对。”
“对。”
凌睿也是笑笑,“大家喜欢就好。”
……
吃完饭,众人正休息着唠嗑。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
彭彭赶紧站起身,跑去接了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蘑菇屋,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蘑菇屋的朋友。”
“好的,蘑菇屋的朋友你好,请问你要点菜吗?”彭彭微微挑眉,总觉得这声音挺熟悉的。
“是的,我要点包烧鸡脚筋和金针菇。”
“等一下,包烧鸡脚筋?”
“对的。”
彭彭见凌睿点头,随即应下,“好的,请问还有人需要点餐吗?”
“没有了。”
“你们几个人?”
“两个。”
彭彭挑眉,“好的,那你们什么时候来?”
“我们再有一个小时就到了。”
“好的。”
放下电话,彭彭就看向了黄雷。
黄雷笑着点头,“是个姑娘!”
“听上去是个老实人!”
“包烧鸡脚筋,不算贵,我觉得还真是个老实人!”黄雷哈哈大笑,“就俩人啊,节目组这一期这么好心?”
“我觉得应该还有电话。”禾炅耸肩。
“哎,没有想到旧人还为走,新人就要来了啊!”胡戈长叹一声。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