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五块钱的佛跳墙?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775.五块钱的佛跳墙?国外牛排的吃法除了单纯的煎,还有一种被称为最贵的牛排吃法,叫做惠灵顿牛排,当然,凌睿这种只能说与惠灵顿类似,但烹饪方法却更为古老,讲究的在于调味料的搭配以及大口吃肉的快感。
香味,自然很快就传了出来。
看着火堆的彭彭,一边闻着酒香味儿,一边努力嗅着酒香味之中的肉味儿,一副陶醉的模样。
直播间。
网友们表示,这很彭彭。
“举报!有人嗑药!”
“彭彭绝对嗑药了!”
“药根本不能停好吗?”
“像极了刚刚**结束的模样!”
“不,那是爱情,彭彭与**不得不说的秘史!”
网友们开起玩笑来,也是很有意思,主要是,彭彭的表情太陶醉了,像极了吸完猫薄荷的猫。
而这些发言,自然会被工作人员反馈给嘉宾。
于是,彭彭就惊了。
“没有想到!你们居然是这样的人!”彭彭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如此天真善良的我,居然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网友们反应更大。
“装,你接着装!”
“呵呵,谁还不知道谁啊!”
“你以为你叫彭一碗你就真的是彭一碗了?不,你根本就是二碗!”
“有本事你说你不吃啊!”
“对啊,有本事你说你不吃啊!”
彭彭炸毛,“你们这群人啊,一天天唯恐天下不乱的!我干吗要说我不吃啊!睿哥做的饭菜我当然是要吃的,过分!哼!”
凌睿无奈笑着,听着彭彭的反应,也是挺有趣的。
鱼翅也处理上了。
晚上的大菜都已经做上,肉不少。
只等蔬菜们到家,烹饪一番即可。
只可惜,这样的菜,是蘑菇屋负债好几天换回来的。
哦,还有节目组的牛排套餐,凌睿表示,那还是挺快的,以他的功力,一个锅可以煎三片牛排。
凌睿也不会给工作人员们牛排要几分熟的选择,这么多人,一个个选择下来得麻烦死,所以还是他怎么做,外头怎么吃就好。
不过,佛跳墙的香味倒真的是越来越重了,鲜味飘出,确实让人享受。
……
“领导,咱们真的只吃牛排套餐吗?”
“那个佛跳墙好香啊……那么大一坛,咱们其实应该也能分到一点儿的。”
工作人员们也是私底下找陈克州商量,前面两季他们有多幸福,现在对比起来他们就有多惨。
那个时候凌睿做的饭菜几乎是餐餐都有啊!
现在呢?
根本不能比!
陈克州思考了一下,“老郑,你去问问,佛跳墙多少钱一碗。”
郑州开心起来。
所以,在接到了订单询问后,凌睿微微挑眉,开口,“39元份吧,陈导应该也知道,我们这一锅佛跳墙用了多少珍贵食材。”
“很多食材是节目组赠送的。”郑州开口,不然还真的没有办法炖这么一坛子,当然,节目组也是尽可能的送,食材还是不全的。
凌睿挑眉,“郑哥,你是不是馋了?”
“是。”
“这样,我可以晚上的时候分你一碗,但是如果卖给陈导,我估摸着我师父回来会骂我。”
郑州瞪大眼睛:???分我一碗?
“对,送你一碗。”凌睿似乎是知道了郑州的意思,笑着道。
这一会儿,其他工作人员不淡定了。
“小睿,你只记得郑州记不得我们吗?”
“对啊,大厨,我们每天买菜也很辛苦的啊。”
“虽然我不是负责拍摄你这块儿的,但我也很认真的勤奋工作了。”
而陈克州……瞬间成为了孤家寡人,刚拿到手的纸笔不知如何适从。
当然,其实也是为了节目效果。
现在的节目组,已经不怕出镜了。
……
直播间,网友们瞪大眼睛,纷纷发出惊叹。
“天,我的上帝,我看到了什么?”
“哦,某个节目组抛弃了导演,转向嘉宾的怀抱?”
“一碗佛跳墙……吸引力竟然这般大吗?”
“我看到陈导的脸色了……由红转青再转黑。”
“大概率,要发火了。”
“竟然没有发火?”
“但我觉得工作人员是不是惨了?”
“法不责众吧?”
众说纷纭。
直播组是没有什么好怕的,很真实的将情况都展现在了观众眼前,当然,他们也想吃,一般来说,凌睿会给的。
听了这些话,凌睿微微张大眼睛,“你们这样,不太好吧?陈导估摸着得生气了。”
这个时候,工作人员才想起来,对啊,还有个领导呢。
于是纷纷退回自己的位置,决口不敢提,只剩下被派出来任务的郑州。
“送就不用送了,我们买,但是39的确太贵了。”郑州赶紧抛去不切实际的幻想。
凌睿点点头,“这样,价格等我师父回来再商量吧。”
“什么等我回来再商量啊?”黄雷的声音传来。
“哦,节目组那边想买点儿晚上吃的菜,最想吃的应该是佛跳墙。”凌睿解释了一下,“就派了老郑过来和我谈,我说39一份,但是他们觉得太贵。”
黄雷登时理解了,露出了一个耐人的笑容,像是在说,小样儿啊,我还不知道你?
“陈导觉得呢?”直接将话题转向陈克州,陈克州眉头皱起。
“39的确太贵了。”
“哦,那陈导觉得多少钱合适?”
“5块吧,只是个汤。”
“哈哈哈,5元份的佛跳墙,说出去,大家信吗?”黄雷笑道。
“我的天,5块的佛跳墙我怎么敢吃!”
“对啊……这太夸张了。”
“我可从没有想过……节目组的剥削这么直接与霸道。”杨蜜三人纷纷开口,这种时候,当然是站黄雷啦!有吃的!
“是太夸张了。”子风也点点头,“陈导,你不是说咱们要多一点真诚吗?”
陈克州:???
“可你们先套路我啊,我就只能以套路来套路了。”
黄雷失笑,“我们先套路你?
来来来,我们再论一下,到底是谁先套路谁?”
黄雷摆出一副要追本溯源的模样,陈克州直接拒绝,“我还要写检讨呢,不和你争这个,5元一份,你卖不卖吧。”
黄雷随即点头,“卖,当然卖了!不卖怎么还债?小睿,算钱,彭彭收钱!”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