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陈导,再交三百字检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的确,割了小麦又把小麦背回来,众人已经浑身是汗,如今喝完可乐稍稍降温,是要收拾一下。
不然,接下去还怎么录节目?于是,众人便纷纷回了屋子,表示要先收拾一下这满身大汗。
凌睿则是接收了食材,将帝王蟹亮在了摄像机前,“网友们,啧啧,你们吃不到吧?”
顿时,直播间炸锅。
“睿哥!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睿哥!”
“睿哥你为啥要为他们出气!”
“睿哥你太过分了!”
“这个螃蟹这么大,一看就不好吃!”
“哼!”
……
凌睿笑笑,“为什么出头啊?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啊!我们都是蘑菇屋的人!好了,开个玩笑,帝王蟹这个呢,要做其实挺麻烦的。
哦,看,这么小一块蜂巢……够小气的啊!”
看着不到巴掌大的蜂巢,凌睿略有些无语,“陈导,不够做啊!”
“能在这点时间弄到食材,就已经很不错了。”陈克州懒洋洋的回答,但其实,是他们截了一半的食材,打算自己学凌睿做,仅此而已,虽然每个人能吃的很少,但这么贵的食材,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他们是来工作而不是来度假的。
就这,工作人员已经很开心了。
所以,当导演不容易啊,要让底下人和他一条心,就还得收买一下。
凌睿:???
“不会吧?我分明看着蜂巢,你们是不是切了一半儿?”看着蜂巢上的痕迹,凌睿问道。
“是又怎么样呢?”
凌睿:……还真不能怎么样,但,坏话是可以讲一讲的。
比方说,节目组压了他们一身负债,结果给食材的时候还没给够,啧啧,大家听了一定特别生气。
再然后,是活蹦乱跳的虾。
当然,凌睿也不是纯给网友们看,看完了就得处理,中午暂时不吃的,放进冰箱先冷藏,不过佛跳墙比较麻烦,现在也得收拾食材然后找个坛子给焖起来了,也怪节目组食材准备的时间太长了一些。
……
“我现在知道,有钱人的生活,是个什么模样的奢侈了。”
“我现在知道,我和有钱人的区别到底是什么了。”
“大概是有钱人能吃得起帝王蟹,可以车厘子自由,可以打车自由,而我……只能每天挤公交,吃地沟油外卖。”
“别说了……我连地沟油外卖都吃不起。”
“吃不起+1!”
直播间,网友们再一度歪楼,因为他们的确是很少看到蘑菇屋拿这么多贵的食材进行烹饪的,当然,蘑菇屋惨还是惨。
“这件事告诉我们,有多少钱,吃多少东西,可别把肚子给撑坏了!”
“不,这件事告诉我们,信用是可以透支的!”
“对!”
“信用卡真香!”
现今,年轻人们的消费观念,其实是有很大区别的,大多数90后,过着精致且贫穷的生活。
精致,指生活水平不低。
贫穷,指没有存款。
他们大部分的收入,都用来生活了,所以幸福指数挺高,但是抗灾能力就会比较弱。
即便,是还没有收入的大学生,有的时候觉得口红也必须是一线大排,双肩包也得是小恶魔起步,手机必须是某果。
而蘑菇屋这一次的操作,虽然是被迫的,但也让网友们觉得和他们很相近。
随着弹幕上的信息被反馈,凌睿眉头微微皱起,好像,现在年轻人的消费观念和他是不一样的吗?
凌睿思考了一下,而后开口,“其实呢,我很不赞同大家透支这件事。
一是因为透支本来不在我的计划内。
二是透支会让我觉得不舒服。
第三,我始终认为,只要适度,就没有什么正确和错误。”
“难道说,我今天用了小米,就比不上你用苹果的?”
对于当下有些鼓吹消费的观念,凌睿觉得有些过度了,以至于,某些小贷疯狂猛涨,不知道引诱了多少人,害了多少人,这样的新闻,可从未少过。
很多年轻人,并不了解这个世界,但是,他们会被这个世界上的某些东西所吸引。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我想,这一篇大家一定都学过。
我并不鼓吹大家一定要勤俭节约或者要粗茶淡饭,只是想告诉大家,你要有一个正确的消费观念。
什么是正确的消费观念?
那就是量力而行。
要知道自己的消费底线和消费能力,在这个范围内,你买什么,都是合适的。
没有必要为了攀比,就浪费了过多不必要的钱。
所以,我觉得这一次节目组做的其实很不地道,因为它会教坏某些人,什么叫明天的钱今天可以透支?明天就能还了?
实际上,今天点的这些菜都是超出蘑菇屋能力范围的,如果不是节目组非要应下,蘑菇屋没有一个人会答应。
陈导,你觉得呢?”
陈克州随即叹口气,点点头,“的确,是我不对,如果这件事引起了大家的一些模仿,很抱歉。”
见陈克州道歉,凌睿这才点头,“所以,大家千万不要学。陈导你再交300字的检讨上来。”
陈克州双眼一瞪,“你再说一遍?”
“嗯?”凌睿反瞪,“你教错人家小孩儿,难道不该检讨吗?”
直播间网友们这才乐了起来,当然,也的的确确有很多人都赞同凌睿的观点,也有人会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过于物质了?
“哈哈,必须检讨!”
“对啊,不能残害祖国下一代的花朵!”
“就是就是!陈导,快写检讨!”
“三百字哪儿够啊!必须八百字小作文好吗?”
“哈哈哈!”
……
陈克州听着耳机里的反馈,一阵牙疼。
“那也不能我一个人写,嘉宾们也得写,是他们点的菜!”最后,陈克州决定要拉一些人下水。
“嗯,可以。”凌睿点点头,倒不是太重视这件事儿,主要是真的怕有人因此学不好,因为他们这个节目要传递的,除了慢节奏的乡村生活,剩下的就必须是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
陈克州叹气,他可从来没有想过,凌睿还能从这个方面……让他写检讨。。
哭。
他到底是作的什么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