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真.死道友不死贫道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黄雷拿的其实不是棍子,而是彭彭劈的一根木柴,他真的是气的不轻,趁他和禾炅不在,让嘉宾现在打电话点菜,欺负彭彭年轻呗!
欺负他们要接这个菜单呗!
陈克州一见,睁大眼睛,看着冲过来的黄雷,转身就跑,不跑是傻子啊!怎么就刺激的黄雷要打人了?彭彭你说话把话说完啊!
原本才和禾炅他们逛了一圈菜地的小H和小O,这会儿看见黄雷跑了起来,也特别开心的跑了起来。
于是,画面是这样的:
陈克州往前跑,黄雷拿着棍子在后面追,一开始两只狗是落在后面的,然后就冲过了黄雷到了陈克州的位置,甚至还要更靠前。
“黄老师,冷静啊!”禾炅目瞪口呆的同时,才反应过来去劝解,可陈克州是直接往外头跑的,所以前边两人是越跑越远!
“黄老师,冷静啊!”其余几人反应过来,也纷纷放下了手里的菜往前追。
“师父!别冲动啊!”
“爸爸,别打伤了,打伤了要赔钱的!”
追着的众人:……
直播间,网友们更觉精彩了。
全武行了!
“黄老师英勇!”
“陈导你快跑!再不跑后面追的一群人都是追你的!”
“哈哈哈!肚子笑疼了我都!这都行?”
“笑死我了,不行,哭了要!”
“陈导这真的是……石头砸到脚有点疼啊!”
“摄影师快跟上,快跑啊,前面的人越来越小了!”
“摄影师快点儿啊!”
“对啊,摄影师不行啊!要向跑男和极挑学一学啊!”
“黄老师加油,打倒帝国主义!”
“陈导你再往后看,棍子真要落下来了!”
……
凌睿往外看了一眼,略有些……无语,他师父这是直接往上冲了?
“喂喂喂!陈导你可快跑啊,后面跟了一堆人呢,被追上的话你就完蛋了!”凌睿也忍不住喊了起来,但忍不住的笑意早就出卖了他,到最后,他也哈哈大笑起来,笑着摇头,而阳光下,一群人奔跑,那是蘑菇屋的青春啊。
……
“导演要挨打了!哎,就差一点儿就追上了!”一辆商务车内,几人用手机看着直播,“黄老师跑的还挺快的嘛。”
“黄老师这么凶直接上啊!”某霍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觉得有些凉飕飕的,“我们会不会挨打啊?”
“挨打不至于,但是一定会受到挤兑。”某胡叹口气,“原来导演组是个纸老虎,靠不住。,我觉得,咱们凉了。”
“那怎么办?”林子聪看着其他人。
“现在,估计就只能用,美人计了。”某胡挑眉,“三位美女,你们下午到蘑菇屋的时候,一定要带微笑。”
杨蜜翻了个白眼,“哼。”
“想什么呢?”师师摇摇头,“你还不如直接甩锅给节目组呢。”
“对啊,直接甩吧。”唐焉点点头,“就说一切都是导演让咱们干的,就完了,咱们也是被逼的啊!”
工作人员:……你们这样,不怕导演算账吗!
但是,好像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这样,会不会很不道义?”林子聪睁大眼睛,看着三位美女。
“咳咳,俗话说,死道友不死贫道。”胡某轻咳一声,开口,“再说了,导演也不算是咱们的道友啊!”
“没错没错!”
“就这样决定了!”
手机画面中,陈克州已经被按在了地上!
一群人压在上面!
……
黄雷拿着棍子,看着一座人山,竟不知如何下手,因为最上面这个,是他闺女……
陈克州是被张新成先追上的。
然后张新成就一把扑倒了他。
陈克州还没反应,就被扑倒在软软的菜地里,浪费了好一些菜,刚叫了一声,完了背上重量又增加了。
因为高伟光也扑了下来,再接着是彭彭,禾炅,热巴,吴倩,子风……
安歌看了看已经快要她人高的这一座人山,不知如何下手。
黄雷更是不知如何下手,陈克州真的不会被压坏吗?
陈克州面色通红……“快起来,要被压坏了压坏了!”
“年纪大了吃不住啊!”
安歌见此,将子风拉了起来,然后几个女孩子倒是都起来了,兴致勃勃的看着陈克州。
“哈哈哈,陈导,让你坑我,我差点儿就被你坑了!”这是彭彭开心的手舞足蹈。
“我没有!”
“彭彭,你有点重!”张新成面色通红,“别瞎动!”
高伟光也是感受相同,“真的,彭彭你还是起来吧,陈导跑不了的!”
彭彭:……
无奈站起身,彭彭随即蹲下身子,看着被压在下面的陈克州,“陈导,你可想过今日?”
“我没有!”
“行了彭彭你让开!”黄雷无奈,也是笑的不行,将柴立在陈克州眼前,“老陈啊,我问你几个问题,你想好了再回答。”
陈克州:……
“你问把。”
“你是不是故意让嘉宾们点这么贵的菜的?”
“我冤枉啊!我怎么控制得了嘉宾们!”陈克州睁大眼睛,一副无辜模样,端的是“楚楚可怜”!
“那是一群一线啊!你以为我的架子够吗?”陈克州疯狂甩锅,“那谁知道他们一个个要点这些菜的!有些菜我名字听都没听过呢!怎么可能是我指使的!”
黄雷挑眉,然后一副惊讶的语气,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
黄雷点点头,“彭彭,把这段录下来,等嘉宾们来了我们区对质!”
“已经录了。”安歌举了举手机。
黄雷满意的点点头,“起来吧,小伙子跑的挺快的!”
高伟光随即笑笑,撑着站起身。
张新成则是问着黄雷,“那我就真的起来了哦?黄老师你得抓住机会啊!”
“放心。”黄雷笑笑,就见张新成快速的站起身,然后,露出一个不那么翘的臀,黄雷抓起柴,就一下子下去了。
“嗷!黄雷!”
声音凄惨。
回音悠长。
陈克州面色通红,痛其实不痛,但是面子是真的丢光了啊!他居然被黄雷打了……那位置就小孩子才会被打吧!
他这导演……要做到头了?这一幕肯定全网都看到了……他以后还怎么见人?
不行,他得报仇!!
禾炅见陈克州的面色,赶紧将陈克州扶了起来,“陈导,黄老师没有用力,开玩笑的,别生气别生气!”
“我不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