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3.行吧,那就往贵了点。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743.行吧,那就往贵了点。原以为今天要避免卖东西的,却没有想到是网友们先坐不住了,黄雷想了想,叹口气,开口,“这土豆粉先不能卖啊,小睿,算一笔账,咱们如果每餐都吃土豆粉的话要消耗掉多少。”
无情·工具人·凌睿稍稍计算了一下,随后便开口,“的确,我们自己的都还不够,就现在做的,今天中午和晚餐都吃的话,马上就没了。对了,师父,咱们没有面粉了,米就还剩一餐的量了。”
黄雷叹口气,“所以,观众朋友们,不是我不愿意卖给节目组让节目组给你们纪念吃,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
“我信了你的邪!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网友们纷纷刷起了弹幕。
“坏得很!”
……
黄雷听到耳机里的反馈,一阵无语,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是糟老头子?不是,你们看看清楚,有我这么帅的糟老头子吗?”
……
“不,你最丑!”
“所有糟老头子里你最帅!”
“黄老师……没有想到你居然自己承认了是糟老头子了吗?”
“不管不管,我们要土豆粉!我们要纪念品!”
网友们纷纷道,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季看着嘉宾们这么辛苦,不惊讶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辛苦是真的辛苦,大太阳底下谁体验一把谁就知道了,可偏偏呢,节目组这一季超给力!压迫的蘑菇屋都快哭了!
不得不自己做主食!
纵观前几季,可都没有这么惨的!
这一季是真的严格。
可这不代表,蘑菇屋是真的惨!因为蘑菇屋每一顿饭都吃的很好啊!像极了现在的年轻人消费观念!
有钱我就花,没钱我就不花!
……
黄雷呵呵的笑着,“你们这群人啊,就是想我卖东西呗,但是,我们是真的人数有限,做不出来更多的……”
禾炅点点头,“是啊,生产力限制了一切,毕竟,我们就是手工小作坊。”
“也不知道今天来接替我们的有没有干活儿的好手了。”张新成笑嘻嘻的道,“可千万别来四五个娇滴滴的小姑娘,那就……搞笑了!”
“搞笑吗?”吴倩瞪大眼睛,“你看不起我们女孩子怎么地?”
“别别别,我就这么一说!”张新成赶紧开口,他可不想和吴倩争这种话题。
“小张啊。”热巴看向张新成,“我发现你的思想觉悟不够高啊。”
张新成赶紧双手合十求饶。
众人大笑不已。
……
“嗨,真的好久不见啊!”机场,一个大高个儿戴着墨镜,拥抱了另一个戴着墨镜的大高个儿。
“是很久没见了。”另一人笑着点点头,“没有想到,咱们这剧组还能再重聚一次了。”
“是啊。”一道女声插入,“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们居然都来了。”
“哈哈哈。”
“现在蘑菇屋也要学起王牌了吗?”唐焉笑道,看着这些故交老友,除了某位大高个儿,其他人都已经有了家庭。
“学也好,不学的话,咱们几个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聚呢。”刘师师轻笑,“蜜姐,哥,建华哥,都好久不见了。”
“哈哈哈。”胡戈哈哈大笑,“好久不见啊,一转眼,妹妹也已经结婚了当妈妈了。”
“所以就剩你了!”又一道声音插了进来,众人转头,却是林子聪。
“别,别每次见我都说我这事儿。”胡戈赶紧讨饶。
“走吧走吧。”霍某人笑着,“从机场过去还得坐好几个小时的车呢,我可听说了,那位大厨手艺是很不错的。”
“是不错。”胡戈点点头,“他去年和三石弟弟开了餐厅,我特地去过,吃过一次大厨的手艺,惊为天人。”
“真的假的?”
“我像是说假话的人吗?”
“出发吧。”
“喂,等等我啊!”
“几位哥哥姐姐,导演发话了,让你们下午点菜的时候,往贵了点。”一名戴着鸭舌帽的工作人员看向几位今天新来的嘉宾。
“哎?”
“往贵了点?”
“黄老师他们得罪导演啦?”
“嗨,老胡,你这话说的,他们哪一季不得罪导演啊?”
“哦,还真是。”
“那行吧,既然导演如此要求,那咱们就只能,勉为其难了。”胡戈忍着笑,看着几方其他五人,“记住了啊,往贵了点!”
“那贵的……佛跳墙啊?”林子聪作为香江人,很自然的就想到了佛跳墙。
“那你能点,他们还真的有可能能做!”杨蜜笑着摇头,“而且,你确定你现在能吃吗?”
“哈哈哈,算了算了,我吃点儿素的,吃点儿素的。”林子聪赶紧摆摆手,近些年身体状况并没有那么好,毕竟肥胖也是一种病,如今有了家庭,在赚钱之余,还是要为自己的身体考虑的。
“少吃点儿倒是不要紧。”胡戈笑着,“佛跳墙要点!必须点!”
“然后再来澳龙啊,澳牛啊!”霍某人也点点头,与胡某人相视一笑。
“那是不是得整个帝王蟹?”师师轻笑,“你们这样点下去,怕是要破产!”
“破产我估计不会……就是会真的很辛苦就是了。”唐焉无奈摇头,“今儿个早上五月天几人才走,昨天他们可真的在地里干了一天的活儿呢。”
“没事儿,先走吧,车上再商量!”胡戈哈哈一笑,甩开大步子就往前走。
……
粉丝们要求节目组收点儿土豆粉,奈何黄雷几人就是没有松口,但也实在是,松不了口,他们主食真的要吃完了。
“咱们土豆粉配着土豆泥啊什么的吃吧。”安歌开口,“不然光吃土豆粉……感觉不太够。”
“没事儿,中午一定是够的。”凌睿点点头,“放心就好。”
安歌:……
“你非要提醒我中午吃完饭就要走了吗?”
“没有啊。”凌睿无辜的道。
“呵呵。”
“不是,你呵呵我干啥?”
“哼。”
凌睿无奈,女人心啊,有时候当真是难猜的。
不过,也好哄的很。
“中午弄点儿糖醋小排吧?”问着安歌,凌睿又注意看安歌的脸色。
“行吧。”安歌点点头。
其他人无语。
“不是,你就这样就可以了?”热巴恨自家闺蜜实在不给力。
“那不然呢?”
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