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你说我是猪?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凌睿的话音落下,网友们表示大厨很奈斯,照顾了他们这一群想偷师的人的心情,但也有网友表示,这样一来……向往的生活不仅是一个吃播,还是一个厨艺教学节目了!
而后期工作人员则表示,这个简单,配点儿字幕就行。
然后到时候配乐一遍,画面底部和顶部留黑,就好像老电影一般,也会特别的有韵味。
韵味这东西,就还是看个人体会了。
但不管韵味这东西如何,现在,羊肉的香味却先传了出来。
小鸡炖蘑菇那边,则是请了工作人员去看护,毕竟,现在凌睿也不能一个人当两个人使。
除去这些,又将节目组买回的武昌鱼料理干净,他记得,今天地上滚了一圈的吴倩点的菜是清蒸武昌鱼。
但是呢,鄂省人民其实又相当能吃辣,凌睿觉得,得给她做一个剁椒蒸武昌鱼,以安抚她那受伤的心,虽然,她可能也没有觉得啥受伤的。
因为看样子,这女孩子就是落落大方的那种。
至于安歌想吃的醉鸡,就明天再做了,因为晚上有小鸡炖蘑菇了,但既然安歌来了,红烧肉就得做一做了。
所以今天的食材花费的钱,是真的不少。
无奈叹气,这样下去,肯定是要被吃穷的。
15个人啊!
这该是怎么样的一个量啊!
想一想,凌睿都觉得恐怖。
一边收拾着,就有人慢慢下了楼,的确,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午休时间。
其他人,也该起床继续搬砖了,哦,不,继续收拾土豆做农副产品了,晚上,还必须得开个夜工这是真的。
“啊,凌睿你在做饭了吗?”张新成动了动鼻子,顺着香味儿就往厨房而去,就看到煤气灶上一个砂锅冒着白烟,一旁有一个工作人员全程盯着,“凌睿呢?”
“在外头厨房呢。”
张新成点点头,表示明白,这个小别墅有两个厨房,他是知道的,虽然很不明白凌睿为什么喜欢在外面这个厨房做饭,但却也知道,外面这个厨房的锅够大!
他不知道的是,凌睿喜欢在这边做饭,还真就是因为外头这个大锅够大!毕竟,这么多人的饭菜,用小锅那得烧到啥时候去?
“手抓羊肉?”顺着香味儿,张新成开口问道。
凌睿点点头。
“嘿,那晚上又有好吃的了。”张新成笑笑,然后对凌睿使了一个眼色,“对了,安歌快毕业了吧?”
“嗯。”凌睿点点头,“是啊,怎么?”
“以前你不是说要等她毕业就干嘛的吗?”
“求婚吗?”凌睿很自然的道。
“对啊,你真的打算求婚吗?”张新成瞪大眼睛,“别人可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啊!你难道就不想想其他小姐姐?”
凌睿挑眉,“你呢?不想想其他小姐姐?”
“哈哈,那我想谁啊?这不是单身狗一个吗?”张新成笑笑,眼里也是无奈。
“你说呢?”
“我帮你烧火,我帮你烧火!”张新成赶紧开口,挤走了凌睿的位置,“对了,一会儿薯片咋做啊?”
“切片,油炸,然后调料。”凌睿很简单的回答,“不然用淀粉做的那种更麻烦。”
张新成哦了一声,“那……我们不是要变成切片工具人?”
“嗯。”凌睿点头,“你知不知道你们点菜花了多少钱?”
张新成摇摇头,“不知道啊。”
“今天卖腌菜的钱差点儿就花光了。”凌睿翻了个白眼,“所以,你们不赚钱,明天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这会儿夏天……也没有西北风。”
“你可以饿着。”
“别,这不是开玩笑吗?”
两人一唱一和的互怼。
……
“果然,就是该站宽辛好吗?”直播间,有宋大志的粉丝就又出来磕了CP,“这分明就是宽辛日常互怼啊!”
“所以元妹还是怂啊!”
“哎,你宽爹还是你爹。”
“楼上邪教!”
“分明站宽简好吗?”
“楼上也是邪教!”
因着张新成与凌睿的互怼,许多网友忆起了曾经那部少年感十足的电视剧,开始了他们磕CP之旅,公磕公的,婆磕婆的,各有不一。
但却并不妨碍大家对那部剧的喜爱。
虽然,有人也的确是不喜欢,却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
但还是有人将话题拉回了正轨。
“刚刚大厨说要在小仙女毕业的时候求婚啊啊啊!”
“靠靠靠!这才是重点好吗?”
“楼上的CP你们别磕了!”
“磕来磕去都是别人家的啊!”
“果然,我们的睿安才是真的甜好吗?都已经打算要求婚了!嗷嗷嗷!想看到时候的直播!”
“想看+1!”
“想看+2!”
“你们太天真了,你们以为你们能看到?”
网友们一片争吵。
听着耳机里的反馈,凌睿也只是笑笑,不做理会,毕竟,求婚怎么求,给不给人看,那都是他的事儿。
网友们如果是祝福,那他自然是感谢的。
如果不祝福,他也不在意。
初到这个世界,是黄雷以及禾炅他们给了他一种熟悉的家的感觉,但他却从未想过要与别人相伴一生。
但在安歌给他那个安慰的拥抱的时候,他这才偶然识得了人间绝色,灵魂才有了归宿感,这才想从年少,与她一路到古稀,青天共白月,他共她。
他总觉得,这个世界他还有太多事情要做,太多地方要去,毕竟,山川清秀,星辰温柔,皆为天下客。
也是到了现在,他才知道,为何会有,从此君王不早朝。
所以,既然都已经决定好,那即便是一辈子输给她,又如何呢?
如此想着,凌睿嘴角也带了些笑意,眉眼更是温柔,然后,他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脑袋。
“你在偷偷的笑什么?”安歌挑眉,略带些好奇。
“只是想到,晚上会不会有人吃不了某样菜。”凌睿笑答,转移了话题。
“咦,不会吧?每餐都要来一次吗?”安歌瞪大眼睛,“你什么时候这么坏的?”
“近朱者赤。”
“好啊,你说我坏?”
“我可没有。”凌睿笑着摇头,“我说的是近朱者赤,难道你觉得你是朱?”
“凌睿!你说我是猪!”
“我没有,是你自己说的。”。
“好啊你!”
两人便开始打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