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坚持的陈克州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728.坚持的陈克州陈克州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他还以为,黄雷会直接要点儿精神损失啊赔偿啊什么的,没有想到倒是想和他掰扯掰扯规则。
“没错,请尊重我们的劳动和付出。”阿信也是上前一步,吞下嘴里的土豆,“早上的时候,一开始知道我们的腌菜只能卖这点钱,我当时心里就很生气。”
“对啊,我们摘回来很辛苦,切了腌起来也辛苦啊。”石头赞同的道,“一块一斤的价格,真的是我觉得不如喂猪好了。”
“这么咸的,猪不吃吧?”怪兽道。
“哎,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们其实很认真的在劳动,在创造价值。”禾炅接话,“陈导,我们是很认真的希望,所有人的劳动都能得到尊重,我们劳动所创造的价值,也该有它相应的价格,而不是随随便便就拿一块钱两块钱的来糊弄我们,无尽的压榨。”
“这很不利于节目的和谐。”彭彭随即道,“只会让嘉宾和节目组心生怨恨,让别人家看了要嘲笑的。”
“对啊,这样的梗太老了。”张新成随即也道。
“我们应该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节目!”子风随即开口。
众人惊讶的看着子风,行啊,不说话则已,一说话直接是王炸啊!
“你们的意思是,希望节目组每次收东西的时候,价格应该合理?”
“对,至少,不谷贱伤农。”黄雷点点头,“不然,我们连劳动的积极性都没有了。”
陈克州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下,其实,也不是不行,的确,在地里劳动是有危险的,今天小姑娘这一摔还好是没有什么事儿,可万一万一背篓的竹条划伤脸啊手啊什么的,那就是出事儿了。
看这群人这么认真严肃的说这件事儿,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好像他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剥削劳动人民的大地主似的,可他明明是为了节目看点啊!
陈克州觉得有点儿委屈。
越想,越委屈。
可鉴于这么多人,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
“我尊重每一个人的劳动成果。”陈克州诚恳的道,“但是我们是一个节目,收东西这个价格的事儿,如果你们觉得我的确不合理,可以尽管反驳,毕竟,早上腌菜我也不是真的一块一斤收的啊,四块一斤,其实已经高出真正的市场价了。”
“老陈啊,我们的意思呢,我其实之前就说过了,就是要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黄雷随即道,“这样,你可以把大多数农产品以及农副产品的价格做一个表格,然后告诉我们。这样我们也能有点儿针对性?价格上也透明,做到公平公正公开透明!”
陈克州满脸黑线,“有哪个商人收东西和你公开透明的?”
“这不是你吗?”黄雷笑开,“相信你可以做这第一个!”
陈克州翻了个白眼,“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只能保证,价格上尽量不乱说。”
黄雷就知道是这个结果,随即点点头,“也行。”
“那大米和面粉什么的……”
“还要那个价格吗?”
“反正节目组肯定是亏的,干嘛亏的不彻底点儿?”
几个年轻人纠结的主要是这一点,毕竟,这面粉和大米的价格高的离谱,他们就是想吃,都不敢放开吃,实在是太惨了。
“这个不行。”陈克州摇摇头,“这是之前就定好的,我已经做出让步了。”
听见陈克州这么说,众人默然,说到底,节目组还是节目组,而他们,苦力还是苦力。
“行吧。”黄雷点点头,知道这事儿急不来,“好了,大家把土豆小心的卸下来,然后洗干净去皮,距离中饭还得有一个多小时,大家抓紧先干点儿活儿,下午早点做完早点休息。”
众人:……
认命的一个个点头答应。
去拿大水盆的拿大水盆。
拿刨子的拿刨子。
拿马扎的拿马扎。
做鸟兽四散。
安歌则是见盘子里土豆没有了,又去凌睿那儿拿了一盘,准备继续撒点儿孜然和辣椒,给大家当零嘴吃。
挖土豆绝对是辛苦的。
可接下来的活儿也辛苦。
挖回来的土豆可都是泥,先得洗去泥,然后削皮,再把土豆榨成渣,洗下淀粉……才能变成土豆淀粉,然后才能用土豆淀粉做成土豆粉条!
过程相对繁杂!
一天……估计是干不完的。
更何况,地里还有那么多的土豆呢!
这哪里做得完啊!
看着满地的土豆,五月天几人有些绝望,明天必须要走!要走!
可飘进鼻子里的香味,又把他们这个想法给按了回去,不行啊,走了就吃不到大厨做的饭菜了,今天还有烧鹅呢!
还有红烧野鸭呢!
想一想,这就很好吃啊!
鸡圈里的鸭子和鹅,那个头可不小的!
想一想,就已经流口水了,这可怎么办?
晚上还有好一些其他大餐呢!不行不行,不能吃完午饭就走!起码得吃了今天晚饭再走!
对,就是这样!
一想到这里,几人随即干劲满满起来,一切,都是为了美食!
于是,院子里众人开始分成流水线。
洗土豆的,削土豆的,用榨汁机将土豆碾成渣的。
声势不小。
在厨房的凌睿则是笑了笑,看着这样一圈人,越是感叹,有的人呢,遇到事情就会逃避,但是有的人会迎难而上。
至少,这几天的客人都是如此。
连带着,他连生火的人都直接拉了节目组一个工作人员过来,因为安歌也被安排进队伍了。
不再理会这边,而是打算开始制作蒸烧鹅。
将桂皮、八角、川椒、甘草装进小布包,扎口后放进大锅里,锅里加足量的水,再加酱油、精盐、白糖、绍酒作为调味,盖上锅盖。
而这个时候,旁边小火炉上大砂锅里焖煮的红烧野鸭也冒出了白气,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了,随即在砂锅里放进了白糖,继续烧。
要烧到什么程度呢?白糖得能拉丝儿,才可以断火。
不多时,锅里水开,凌睿便将两只大肥鹅放进锅里,转用慢火滚约10分钟,又将两只大鹅捞出,倒去大鹅肚子里的血水,继续把大鹅丢进锅里烧,一边烧,一边转动,直到用筷子插入胸肉无血水。
这才将大鹅取出放在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