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没有盐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人类从茹毛饮血,到刀耕火种,再到精耕细作,经过了数万年的成长,似乎,在天地之间,人类就能懂得怎么去创造。
消耗体力,使用工具,来获取他们所需要的。
华夏上下数千年来,最辛苦的,便是底层的农民了。
没有节假日和周末,因为不敢停,停了,生怕地里收获有所损失。
夏天不需要空调,冬天不需要暖气,因为不管是炎夏还是寒冬,他们都需要劳作。
不吃汉堡,不吃咖啡,不是不喜欢,而是不舍得。
才十多分钟,有人就已经觉得有些累了。
“真是年纪大了。”怪兽呼出一口气,“才这么十多分钟,居然感觉腰酸了!”
“所以,农民伯伯是真的辛苦。”
“哪怕现在有播种机收割机,但很多事情,还是需要人工的。”禾炅也是感叹,“也好久没干活儿了,我也觉得腰酸……”
“觉得累的自己休息一下就好。”黄雷直起腰,他这半年基本也是宅家了,同样腰酸。
然后,十个人中,有七个上了年纪的都直起了身子。
剩下三个年轻人,还在摘菜。
毕竟,年轻啊。
……
又摘了半个小时的圆白菜,然后摘了辣椒、番茄,又拔了胡萝卜,摘了些大家自己想吃的蔬菜,众人这才回蘑菇屋。
院子里,已经堆了一堆圆白菜,都是之前运回来的。
“中午就做点小炒如何?”凌睿看着蔬菜,开口问道。
“可以!”
“睿哥,炸小鱼!”彭彭提醒道。
凌睿这才想起,几人早上还收了一盆的鱼虾来着,都不算大,但也不是太小,有手指那么大的,就适合炸小鱼了。
甚至还有那么一两只小螃蟹,几只小龙虾。
裹上面粉或者鸡蛋,油里那么一炸,倒也是特别香。
厨房那边还挂着几条腊肉,还有他带的一只大火腿,菜倒是不缺。
“行,我看着整吧。”凌睿点点头。
“那行,让妹妹给你打下手。”黄雷也点头,“咱们其他人,就准备收拾收拾这一堆白菜,等午饭好吧。”
“好!”
“那我去拿砧板和菜篮子还有脸盆啊什么的。”彭彭应下,腌圆白菜,他们其实不止一次做了,所以还算有经验。
“黄爸,腌一点儿酸辣的吧?”子风看着黄雷,带这些请求。
黄雷笑着应下,“好,妹妹想吃什么就做什么!”
“对!”阿信也笑着点头,他倒是发觉,蘑菇屋这几个人是真的各有特点,而且特点很明确。
他觉得凌睿与子风最让他惊喜。
凌睿是厨艺与为人处世上。
而子风,就是那治愈向的笑容了,真的是让他觉得,适合很多MV的女主啊!
当然,这个想法也就是现在想想,还未提出呢,不过,总有机会的。
很快,凌睿带着子风先洗中午要做的菜,而黄雷几人则是先将圆白菜外头老去的菜叶摘掉,放在筐子里,准备下午带去鸡圈。
先是番茄,只是简单的清洗,天热,到时候用番茄做个汤,也是极好。
而后是胡萝卜,刚从土里拔出来的胡萝卜,带着浓郁的胡萝卜的香味,很是诱人,清洗干净,去皮,用腊肉炒一炒,加点蒜苗,那滋味,虽是简单却也极美。
再是长豆角,到时候弄点儿肉丝,多加点蒜蓉,一炒,滋味甚好。
然后是毛豆,昨天吃了一次糟卤毛豆,纷纷要求晚上还要吃,于是大家也是摘了毛豆回来的,洗一洗,煮一煮,糟卤里泡个澡,丢冰箱里冷藏,风味极佳。
然后又洗了两个土豆,削皮,到时候切成丝儿,开水里一过,做个凉拌的也是可以。
洗了青椒,打算炒个鹅蛋。
再是把早上黄雷他们带回来的鱼虾全部处理后,沥水,准备做成黄金虾球,拿淀粉裹上一层,再来一层蛋液,再来一层淀粉一层蛋液,最后裹上面包糠,油里一下……
酸辣圆白菜也是要的,毕竟,腌这个只要两个小时。
看上去好像都是素菜,荤菜不多,凌睿随即思考了起来,思考着冰箱里究竟还有多少荤菜。
“睿哥,中午好像有点儿素啊?”子风开口问着,如果是他们自己简单的吃,那素一些是没有关系,可这有客人……就怕待客不周。
“唔,冰箱里应该还有一小块牛肉,到时候可以炒了。”凌睿开口,毕竟,这个村子是真的偏僻,到现在买菜的人员还没回来。
“冰箱里还有一盒豆腐,可以拿豆腐切成块儿,蛋液里一滚,卖相就可以了。”
“实在不行,再蒸一盘腊肉,或者中午就用腊肉蒸饭。”
“那也很香!”正切着圆白菜的彭彭大叫一声,“睿哥,就用腊肉蒸饭吧!”
“行。”凌睿笑着应下,到时候浓郁的白米饭的香味,带着蒸熟的腊肉味道,那配比,不要太让人流口水。
“我现在就饿了。”阿信叹口气,“听着小睿说,我就想吃了。”
“对啊,感觉好丰盛啊,这么多菜呢!”石头点点头,“而且,我们的更大的大餐不应该在晚上吗?中午如果吃太多的话!晚上怎么办!”
显然,大家也是很照顾蘑菇屋这边了,毕竟,正儿八经执行起节目规则的时候,食材有的时候真的没有那么多,地里菜虽然多,但也都是蔬菜。
这么多人,没有个像样的荤菜,总觉得有些磕碜。
可冰箱里,好像真的就剩一小块牛肉了!
啧,想到这里,凌睿觉得下一次早餐得收贵一些了,不然都没钱吃饭了啊!
洗好菜,凌睿便带着子风去了厨房,开始准备起来。
而外面切菜的切菜,撒盐的撒盐,装坛的装坛,分工还是很明确,圆白菜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而坛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
“没有盐了?”黄雷愣了愣,看着彭彭,“厨房里也没有了?”
“对,厨房里也没有了,两个厨房我都看了。”彭彭点点头。
黄雷随即与禾炅对视一眼,无奈笑了,然后看向陈克州,“陈导,没有盐了!”
“我知道啊,我刚刚听到了。”陈克州理所当然的回答。
“不会没有库存了吧?”
“有。”
“那多拿几袋啊!”。
“给钱,3元一袋。”
黄雷:……我就知道你在这儿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