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4.被盗号的阿信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吃完凌氏早餐,陈克州有些绝望,因为他发现,吃了之后他还想再吃,完全不想停止,可偏偏每个人的分量就这么多,而且也没有多做的。又想到中午如果吃不到凌睿做的饭菜……好像有些痛苦。
他开始纠结起来。
工作人员们吃完的时候,嘉宾们是才刚刚开始吃。
“唔,面条好好吃啊!”阿信咬了一口,而后睁大眼睛,“果然,处处都能给我惊喜!我觉得我现在充满了幸福感和满足感!”
“对!”石头也疯狂的点头,将炸酱、菜码与面条一拌,疯狂吸入后开口。
“唔……面条还有多吗?”怪兽一口吃了一小半,然后直接开口问凌睿,虽然每次告诉自己一定要细嚼慢咽细嚼慢咽要有偶像包袱要注意形象,可吃了凌睿做的饭菜也许多次了,每一次根本都控制不住!
“没有了。”凌睿摇摇头,“主要是第一次做,我以为量能把控好的,结果做出来的面还是少了许多。”
“好吧。”
因为凌睿揉面的力道更大,而且面条更筋道,水分并没有昨天计算的那么多,所以今天面条的分量其实还是偏少了一些。
二两左右的生面,煮熟了也就三两不到一些的分量,除了子风,其他都是男孩子,吃起来那叫一个快。
子风只得慢慢的吃着,她可不想一下子都吃进去,那叫浪费,但是她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快点儿吃我要吃!
不过三分钟,彭彭的碗率先空了。
而后是怪兽以及五月天其他四人。
再接着,是黄雷与禾炅。
然后是子风,最后是凌睿。
碗空了之后还有茶叶蛋的人,则是开心的喝了一口牛奶然后吃起了茶叶蛋来,毕竟,早餐不仅有面还有茶叶蛋。
牛奶又是金主爸爸给的,不喝白不喝。
主要是,今天的任务并不轻。
劳动创造价值。
所以,他们要去劳动。
没点儿体力,这还真干不动。
“黄老师,一会儿咱们都去摘圆白菜吗?”彭彭开口问着,看向黄雷,对着黄雷手中的茶叶蛋咽口水,因为他的意见吃完。
“嗯。”黄雷点点头,“最好是都一起去,人多力量大。现在才八点半,咱们摘个一个半小时,把菜背回来。”
“然后小睿带人准备午饭,其他人洗菜切菜腌菜。”禾炅接话,“完美结合搭配。”
“过几天咱们就能把咱们制作的农副产品卖给节目组了。”子风随即也点头。
“然后我们干了活儿,现在还拿不到我们干活儿的钱是吗?”阿信好笑的开口,“有没有什么是我们现在干了活儿一会儿就能拿到生活费的?”
“因为他怕明天没吃的。”石头解释了一下。
阿信:……
“你说的挺有道理的,其实我也怕。说起来,咱们的食材买了吗?”
“已经让人去了。”陈克州回答,“带着钱,带着昨天大厨给的单子。”
“老陈,钱别花完啊!”黄雷提醒道,“你别作怪啊!”
“呵,你觉得我像吗?”陈克州轻哼一声,“我可没有那么小气好吗?”
“呵呵。一个6块钱都想和我们抠的人。”黄雷耸肩。
陈克州:……
“你!”
“我?”
“别以为我真的怕你哦!”
黄雷随即拉过凌睿,“就问你怕不怕?”
凌·工具人·睿,表示有些无语,拿他当挡箭牌可还行?
陈克州看着无语的凌睿,也很无语,“我是知道你有些无赖的。”
“但我没有想到,你这么无赖啊!”陈克州痛心疾首的道,“那可是你的徒弟,你就拿他来当挡箭牌吗?你以为一个小睿就能让我屈服吗?”
“我告诉你……”
“你赢了!”
“哈哈哈!”看着陈克州在线认怂,众人也是笑了,表示,这样的导演也挺有意思的。
凌睿更是无语,“我看着那么像大魔王吗?”
“睿哥,你不是像啊!你根本就是啊!”彭彭开口,“我的意思是,在做饭的时候。”
凌睿:……
“原来我在你们心中的形象是这样的?”
“不不不!你在我心中!”阿信直接打断了彭彭要说的话,“那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穿上围裙就能征战八方,那就是你的天地!是你的领域!”
“所以你才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饭菜来!”
“我只想说!”
“下次能多做一点儿吗!不够吃啊!”
直播间,网友们看着阿信的表现,一个个目瞪口呆。
“我去,这还是我家诗人吗?”
“这还是我们的主唱吗?”
“不会被盗号了吧?”
“怎么觉得大家都变成tian狗了啊!”
“我也想变成tian狗啊!给我机会啊!”
“楼上的你别想了!你不会有机会了!”
……
“咳,阿信,你被盗号了吗?”禾炅轻咳一声,开口问道。
“没有没有,只是表达了一下我内心真实的想法!”阿信无奈笑笑,“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一开始知道有小睿这个人的时候,还是去年在B站跨年晚会上!有一次彩排,紫棋喊了局,说是要聚聚,然后就去了小睿那个,安歌家的小厨房。”
“第一次吃到,惊为天人。”
“那种感觉,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
“那么的美好,那么的惊艳,那么的难以忘怀。”
“因为疫情影响,半年的时间啊,我才有机会再一次吃到小睿的饭菜,因为太过于期待,所以我们昨天下午下了车根本就不想等待,直接过来了。”
“昨天的晚餐就不用说啦,那叫一个满足!”
“今天的早餐,更是刷新了我的认知!”
“会有这么好吃的炸酱面吗?还有吗?”
“还有什么是小睿不会的?”
阿信正说到激动处,彭彭默默的开口,“生孩子。”
于是,众人笑开。
凌睿无奈笑笑,“阿信哥,你太客气了。”
“真的真的。”阿信随即也是笑道,“我不说假话的,不信你问其他人。”
于是,其他人也是点头。
“你们这样夸,那我可要上天了。”凌睿开着玩笑。
“上!”
“那睿哥你必须上天!”
“就是!”。
凌睿更是无奈,“好了,该收拾的收拾,该洗碗的洗碗,该准备工具的准备工具!我们这就出发干活儿!”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