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收钱的声音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哈哈,睿哥助黄为虐啊!”直播间,网友们乐的哈哈大笑,没有想到,直播一开,就有这么猛的爆料,啧,上一季让他们差点儿都忘记了向往的生活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真人秀了。
“陈导说:我也太难了!”
“可我还是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同上!”
“求解释!”
……
此时,凌睿等人耳机里也得到了直播组工作人员的反馈。
然后阿信就开口了,“其实呢,事情是这样的,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于是,直播间网友们乐了。
“就为了6块钱?要一拍两散?”
“震惊!向往的生活节目组居然抠……”
“震惊!黄雷居然为了6元钱……”
……
听着耳机里的反馈,陈克州叹口气,“你卖东西,哪儿有让客人给你干活儿的道理,是不是?”
黄雷点点头,还算赞同,“的确,这样吧,那今天就我们自己几个人加这一位帮我们忙的客人的早餐。”
陈克州:……
一旁,众人失笑。
“行了行了我怕了你了!”陈克州翻了个白眼,“算上!”
“嗯。”黄雷点点头,“行,既然你这么爽快,到时候算好钱抹你一个零头!”
“噗……”
“哈哈哈!”
“抹一个零头!”
“笑死我了!”
禾炅几人是真的没有忍住,果然,对付老难缠还得要黄雷出马啊!这一次没有用拖鞋,也成功对付了!
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凌睿也只能无奈笑着,将洗好的蔬菜放进篮子里,拿到了外头的简易厨房,要做大锅的,还得用农家灶。
不过,炸酱是里边儿的炒锅就够了。
“禾老师,里边儿茶叶蛋应该好了。”凌睿随即道,“记得,一块五一个哦!”
禾炅哈哈大笑,“行!彭彭,走,咱们拿茶叶蛋去!”
“好~!”
蘑菇屋暂时得一分,此刻正气势昂扬,禾炅带着彭彭还有子风以及看热闹的嘉宾们,去厨房里装了茶叶蛋出来。
“鸭蛋也能做茶叶蛋吗?”
“那当然!”
“那咱们是不是又能多卖一笔钱?”
“是的。”
“那今天接着去捡蛋啊!”彭彭眼睛一亮,开心起来。
“嗯!”
一大盆茶叶蛋端了出来,此刻早就已经不那么烫了,随即嘉宾们就卖起了鸡蛋。
“二维码二维码!”彭彭随即支起了一个二维码,“节目组29个人,一共是29*1.5=43.5。陈导,请扫码付款!”
陈克州气笑,呼出一口气,点点头,“行,把炸酱面也算上。”
彭彭随即点头,子风则是在旁边按着计算器,29乘以7.5等于217.5,然后彭彭看了一眼黄雷,黄雷点头,而后道,“刚说了抹个零头,老陈你就给217就行了!”
陈克州:……
憋着笑,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就扫了付钱,然后收款声音播报:微信收款217元。
“这种收钱的感觉,真好!”彭彭哈哈大笑,“直播组是9个人,9*7.5=67.5,刘总,给钱吧!”
小刘笑着同样拿出手机,刷了钱,然后就让人领了茶叶蛋。
再一次的微信收款声音,乐到了众人。
……
“哇!果然做生意最赚钱了!可是一份大厨做的炸酱面只要6元也太便宜了吧!”直播间,水友们觉得有点儿酸。
“睿哥的小厨房开了之后我去过好多次了,好吃是真的挺好吃的,而且价格也算实惠!但是我就没有遇到过睿哥到场啊!”
“看着微博上晒的那些幸运儿,简直羡慕嫉妒恨!”
“这一季还没有粉丝特辑!哎,福利居然降了!”
“我表示节目组太不走心了!”
“只要蘑菇屋生产的农副产品……可我更想要睿哥做的饭菜啊!”
……
“还可以还可以!一个早上咱们赚的不错的!”
“对!”
“明天再接再厉!”
“小睿你要多做一点早餐!然后多卖一点!明天早上我们也起来帮忙!”阿信表示,这的确很有趣!这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和他们出专辑或者开演唱会赚钱的感受都不太一样。
“好。”凌睿笑着点头,“彭彭,来生火了!”
“来嘞!”
“两个锅直接都烧水吧?不然我怕不够烧!”黄雷问着。
凌睿点头,“嗯,炸酱已经做好了,就两个锅都烧水,然后下面条就好。”
“好!”
一群人特别有干劲的干起活儿来。
“对了,我去看一下鱼笼里的收获吧?”黄雷开口,“反正烧水也还得一段时间,河边又不远?”
“我也去我也去!”彭彭又举手,“禾老师你可以帮我烧火吗?”
禾炅无奈的道,“什么叫帮你?这是咱们一大家子的活计!明白不?去吧!”
“嗯嗯!”
“我们也去吧,感觉,这里暂时用不上我们!”阿信也开口。
“对。”
“那我留下吧。”子风开口,“帮着打打杂。”
“走吧。”黄雷笑道,然后背了个背篓,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就出去了,像极了……打群架。
于是,厨房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啧,这会儿安静了。”禾炅无奈笑道,“刚刚真是叽叽喳喳,人多哦。”
“那是热闹。”凌睿切好了黄瓜胡萝卜,分别装在不同的大碗内,和炸酱摆在一起。
“我已经饿了,我可以先吃茶叶蛋吗?”子风开口问着。
“吃啊!”禾炅很自然的点头,“妹妹帮我的也拿过来。”
“好的。”
于是,两个人便先开始吃起了茶叶蛋来。
留给自己人的茶叶蛋是鸭蛋煮的,正常来说,鸭蛋味道比鸡蛋略腥一些,但凌睿煮的这个茶叶蛋,就没有什么腥味,浓郁的五香味道早就刺激他们吞口水了。
凌睿见此,也自己拿了一个,敲碎,而后剥壳,蛋白本该晶莹玉润,可现在却是有着各式各样的花纹,粗粗一看,又好像是一幅画一般,很有特点。
“哎,我这是?竹子?”子风剥了壳,看着蛋白上酱油印痕,开口问着。
“哎哟,我这是一根树枝吗?”禾炅看着自己手上的蛋,也察觉出不一样来,“撕,这痕迹也能控制吗?”
“敲的时候注意一些就好了。”凌睿回答,“当然,发力都是有要求的,主要是突发奇想。”
“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