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一拍两散?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几人笑着,稍稍说了一会儿话,也就互道了晚安。
而村子另一处。
陈克州刚洗完脸,准备休息,他们这么多人,也就是将就睡睡,女孩子睡房间,男孩子大家挤一挤,实在不够挤就睡帐篷,明天早上有炸酱面吃,反正大家都觉得很期待就是了。
“陈导,关于节目录制,后边儿真的就严格按照规则来吗?”小刘看着陈克州,无奈的道,“我听李总说……这样有点太可惜了。”
“那你想一想又能有看点,又能让咱们吃上饭的办法?”陈克州摊手,“这次节目组包了这么大一片地,可是真让人干活儿来的,真人秀嘛。”
“可这样一来……”
“这时间哪有什么不劳而获的事儿呢,对嘉宾们来说,他们付出了劳动,从我们这里获得了资金,才能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这很公平。对我们来说,我们也是付出了金钱,才能从大厨那里稍稍满足一下口腹之欲,这也很公平。”陈克州还是看得开,虽然,他不知道接下去一个月要怎么忍住……
难啊。
……
次日。
凌睿依旧早起,然后洗漱,洗了嘉宾们昨天捡的鸡蛋与鸭蛋,放进铁炒锅里,加了盐,酱油,茶叶,桂皮,八角,辣椒……最后加水,盖盖子,开火。
预估了一下时间,就沿着村子跑了一圈,迎着阳光,身后跟着小O和小H,连带着六月也喵喵叫的跟着跑,同样早起的郑州很忠实的用镜头记录下这一幕,觉得好像一切都有了希望,早餐……午餐and晚餐。
跑了一圈,两只狗已经气喘吁吁,至于猫,回来之后也找了地儿趴着。
凌睿笑着给喂了吃的喝的,这才进了厨房,锅里水已经开了,凌睿便拿了铁勺子,将蛋壳敲破,方便入味,然后将火调成小火,盖上盖子,继续工作。
而这时,黄雷与禾炅也走下了楼。
“师父,禾老师,早啊。”打了招呼,凌睿从冰箱里拿出了昨天剩下的五花肉。
“早!”
“小睿,早啊。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吗?”禾炅随即问。
“去地理摘点儿做炸酱的蔬菜吧,黄瓜啊,胡萝卜啊,豆角啊什么的。”凌睿开口,“哦,对,还有辣椒,香菜,想吃葱的话你们也都摘一些。”
“嘿,行。”黄雷无奈笑笑,“这刚下来,就指派上任务了!”
“那得指派,今天是咱们蘑菇屋早餐部开业第一天呢!”禾炅随即道,“我和黄老师就是怕你一个人忙不过来。”
“谢谢禾老师,谢谢师父。”凌睿笑着谢过,“确实,感觉人不太够用。”
“哈哈哈!那我们走咯?”
“嗯,路上注意安全。”见两位老师出了屋子,凌睿便将五花肉升级后切成肉丁,放在一个大篮子里沥水,然后又取了一大罐黄豆酱,倒在大碗里,加水调匀备用。
起炒锅,热锅热油,将肉丁倒入煸炒。
滋啦。
香味随之而来。
翻炒,颠锅。
肉丁在空中翻了一圈又回到了锅里,没有落地分毫。
厨房里的摄像头一丝不差的记录着。
一旁,扛着摄像机的郑州张大了嘴巴,因为,之前的凌睿很少用这种炒锅做菜,大多都是农家灶上的铁锅,所以很少见到这样的颠锅。
这就是技术啊!
看到这里,郑州就更期待早餐的炸酱面了。
肉丁煸炒至8分熟,凌睿随即将调好的黄豆酱倒入,将火也调成小火,然后拿着勺子慢慢搅拌,随即脑袋一歪,看着郑州,“郑哥,你帮我搅一下酱吧?”
“好。”
于是,郑.工具人.州上线。
安排了活儿,凌睿随即取了一大个盆,然后开始往盆里加面粉,手擀面,得用中筋面粉,直到约莫加了7斤多一些,凌睿才停手,看着那袋20斤的面粉一下子就少了一小半,思考着,到时候从节目组这里买主食的话,是不是会超贵?他敢保证,昨天交给节目组的纸条以及生活费,今天恐怕剩不了多少,节目组不会让他们剩钱的。
而后将大盆端到院子内的长桌上,又准备了点盐水与鸡蛋,一起倒入盆内,这才开始和面。
……
陆陆续续的,彭彭下了楼,子风下了楼,嘉宾们也下了楼,见到凌睿已经拉好了面条,放在了一边,正和黄雷几人一起洗菜,准备菜码。
“哇!”怪兽首先叫了起来,“这么多面,都是早上做的?”
“对。”凌睿点头,“毕竟,咱们是要卖出去的。”
“哦,对!”石头也随即眼睛一亮,卖吃的给节目组这种事情,听着就很好玩。
“你得少算一份。”早就站在一边等候的陈克州开口,“因为你早上用了郑州。”
凌睿:???
“我就拿郑哥当了那么不到半小时的工具人……”
“郑州半小时的工资可比这一碗炸酱面贵多了。”
凌睿挑眉,看向黄雷,黄雷会意,“老陈啊,你这不够意思啊!你要是这样,咱们一拍两散呗。”
“嘿,两散就两散!”陈克州也是来气了,不就是六块钱吗?这么抠?
而这个时候,恰好直播组开了直播镜头。
“哇!一大早上的就看到黄老师和导演怼起来了啊?”
“六六六,一拍两散!两散就两散!”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儿?”
“同求!”
……
“两散就两散是吧?”黄雷也是笑了,“行啊,小睿,那早上别做节目组的了,面多了不要紧!咱们这10个人呢!一个人三两面,我相信能吃掉的!早上吃炸酱面,中午吃拌面,晚上吃鸡汤面!”
“可以可以!”彭彭在一旁鼓起掌来。
“可以啊!”
“好诶!”
“我觉得可以有!”五月天几人随即也开口。
……
直播间屏幕上,水军弹幕疯狂出现。
“嗷嗷嗷!”
“牌面来了!”
“五月天必须有牌面!”
“牌面是我!”
“哈哈,去年就在说,会不会请他们,果然请了他们!哈哈哈!感觉这一季好厉害啊!”
“是厉害!”。
……
“我没有问题,面做好了,弄点儿菜或者汤还是简单的。”凌睿随即站台,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