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春暖已过,夏日已至,九州无恙。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某寒舞阳老三,六大药人,在后续的团本未出之前,可谓是游戏中最难的一关,便是曾经王校长带一堆大佬开荒,也是打了几乎一个晚上,最后,全区首通还被另一队拿走了的那个。
而且,这还是普通难度的。
后来游戏版本更新,随着玩家们的战力不断的上涨,副本也都做了迭代,出了英雄难度……而英雄老三,很多团都是直接跳过的,因为太考验玩家们的灵活以及磨合了。
这一关有6个药人boss,分别是某寒的六大职业药人,有刺客,伤害贼高,切脆皮可以一刀一个,有大,一能把剩下30%的血最后都成70%,还有法师,有一个技能球,叫羽碎,弹弹弹……弹走鱼尾纹,血少的一弹一个死。
指挥思考了一下,还是先标了点。
“哎,还能标点啊!这个好玩儿!”巴睁大眼睛,“我一直以为很多游戏解说这种东西都是后期视频的时候加上去的呢。”
“这也是为了打游戏用的。”萌萌解释,“像剑三,天刀还有某寒这种游戏,boss是一定要有机制的,没有机制会被骂的。
然后我声明一下,这一关,是舞阳最难的一关,大家,一会儿不要自闭。”
“没事儿,我们喜欢挑战!”
“对啊,这有啥?”
“了不起砸个电脑!”
“骂下策划?”
歪歪里众人纷纷开口调侃,实际上,他们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关系,毕竟,这个游戏目前还处在探索阶段,没有非要开荒,就他们这战力,不打团本问题也不算太大,毕竟他们本来就是来观光的,到时候真的忙起来,谁有那个美国时间来打本啊?
也就这几天了!或许是,这几个月?
指挥很认真的说了一遍机制,然后告诉了两个铁衣憨憨们该带什么技能,怎么作,另外两个血河和妈的站位,大团和妈的站位,还有先打哪个boss……
巴拉巴拉。
光是讲这个细节,指挥就讲了10分钟。
“好了,状态刷好,我们准备开了!血河同学们也请站好各自的位置。”
……
“哎哎哎,我被锤飞了!”
“哎呀,我死了!”
“我去,这boss打我好痛啊!”
“boss满血了。”
歪歪里一片惊呼声,表示这boss还有意思,然后,大家躺了。
……
连着如此团灭了好几波,指挥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然后建议,“要么打普通难度的?”
于是,众人出本,切换难度。
……
“哇,这差别也太大了吧!”轻松过了普通难度的老三,众人不感慨,英雄难度的那是什么虎狼副本啊!
……
一个晚上,不到11点,众人通关了普通难度的舞阳城,一个个新手们表示还开心的,有意思,凌睿自然是赶着众人去睡觉了,毕竟,熬夜不好。
可微信群里,众人的讨论依旧活跃。
安歌:怎么样,今天的体验?好玩儿吗?
三石:还行吧,也就这样,主要是有大家一起玩儿!
小猴子:对!主要是大家一起玩儿好玩儿!
巴:不应该感谢我吗?我可是个欧皇!
张新成:然后手臭?
巴:你走开!
张新成:!
彭彭:其实我觉得还好玩儿的吧,主要是人多,但是我觉得也就晚上而且也就这段时间啊!哥哥姐姐们难道没有拍摄计划吗?
张新成:有啊,年前刚结束一部呢,可累死了。
张一杰:说起来,我去研究一下这个游戏的缘系统。
众人:哦?
张一杰:……
其他人自然是会心的大笑,游戏,大家或多或少都玩过,但这种他们还真没怎么玩过,主要是没有时间,毕竟,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有工作室里的人等着自己养活。
宅家的人们,除了拓展了自己的技能点,也是拼命的找事来做,游戏就是其中一项,各种网文,综艺,电视剧,流量也是暴增。
然后被网上的消息一下弄哭,一下被气得要心梗,但总体来说,大家都是自豪的,静待暖花开,九州无恙。至于国外的恶意,网友们虽然生气,但也不屑一顾。
同样,对于在这样的时期还给予帮助的国家,大家也是真心感谢,甚至,因为霓虹的帮助,有个电视台将正在播出的剧集给停播了。
而后,网络上发生了一件大事……俗称,227事件。
这种事儿,凌睿不想过多评价,只不过觉得肖君确实被自家粉丝坑的有点儿惨。
3月初,鄂省传来越来越多的好消息,其他各地也开始有序复工,但令未除,大多数人也并不想冒险。随着复工复产,口罩的产能也终于上来了。
到了3月中旬,某宝上普通人也能买得到口罩了,这让民众们对于抗疫成功更有信心了,然后,国外的作惊呆了众人。
救火队长.华夏诞生。
……
6月上旬,暖已过,九州无恙,夏已至。
这一季的向往,也终于开录了。
地点,则是鄂省宜昌土家族自治县下辖的一个村落,地处鄂西南清江中下游,云贵高原东延尾部,武陵山余脉,山川水草,风景秀丽,如画如诗。
疫之后,经济重启,作为明星,自然是要起带头作用的,于是,节目组就选了这个地方。
飞机上,凌睿看着一道银链绕城而过,四周群山环绕,就知道,这里的生态,也差不到哪里去,一方风水,养一方人,凌睿也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一季的向往,依旧保持着直播+录拍的模式,因为5g的商用,直播间的画面倒是更清楚了。
下了飞机,又坐了车,一路进了村子,田地里满是绿色、红色、黄色,宛如彩绘,空气中带着清新的夏香味,走到了新的蘑菇屋前,看着门口有个水泥地院子,院子里有个水池,小h和小o在一旁翻着肚皮睡觉,彩灯落脚在一个柴垛上,闭着眼睛,六月则是躺在窗口,晒着阳光。
黄雷与禾炅脸上盖着一顶草帽,躺在摇椅上,一边摇,一边给自己扇着扇子。
彭彭打起了轻微的呼噜,妹妹也是闭着眼睛小憩。
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原来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