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8.齐聚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638.齐聚两人急忙轻咳几声,转移尴尬。
“第一视觉冲击,可比番茄酱的味道来得早一些。”安歌也松口气,随即开口,这会儿,倒是确实没有那么怕了。
一开始怕,是因为对这些迷局并没有太多概念,虽然心里知道很大可能是节目组搞的鬼,在没有找到“自己相信的事实真相”之前,他们先入为主会被眼前的东西吓到,其实也是正常。
他们并没有凌睿那么敏感的五感,能够一开始就闻到番茄酱的味道。
检查了一下这个房间,除了娃娃的“死状”很凄惨,遍地都是血迹之外,也没有其他信息,也就是说,其他的故事,应该都隐藏在另外楼层。
“我们看一下别的房间吧。”凌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开口,“这个房间是这一起案件的第一凶案现场,刚刚那个人偶的第一作案现场在那边的房间,我估计,这一层应该还有其他信息。”
看了一下门口的吊牌,妹妹的玩具室。
继续右走,第二个客房,妹妹的换衣室。
然后,妹妹的书房,妹妹的卧室。
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儿,占了4个房间。
“这奥佐是个富豪吧?”赤赤不禁吐槽。
“有可能哦!”祖蓝点点头,应声,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什么有钱的人家,肯定不会弄出这么多房间来,特别是,有些房间功能甚至有些重复。
随后,就开始先搜了这几个房间。
“这里有个小本子。”赤赤翻了个抽屉,大喊,“好像是个日记本。”
“我这里有一堆,钱!”
几个房间内,众人还是收获了一堆的物品。
“先放着。”凌睿开口,“我去那边搜一下。”
随后,凌睿就开始往楼层左侧奥佐的房间中去搜查相关的线索,毕竟,他们现在对这位“死去的奥佐”的身份都还不知晓。
……
“啧,这家酒店的老板还真是,万恶的资本家啊!”禾炅看着大家搜集的线索,开口,“咱们先上四楼和五楼看看吧。”
“好。”
……
黄雷这一组,也在十几分钟后,收集了许多零碎的信息,虽然零碎,但是也推断出一件事儿,这家酒店的老板,是一个万恶的资本家。
……
“哇!这么刺激的吗!”刚走出电梯,彭彭大惊,光线本就昏暗,地上躺着的人偶,他差点儿以为是真人,加上这个人偶脑袋上满是“鲜血”,还真是吓了他一跳。
“呼,我以为是真的人呢!”子风也拍着胸口,然后低下头,看着这个人偶,“奥佐,他就是酒店老板啊!”
“嗯。”一旁,禾炅点点头,“他就是,那个万恶的资本家,不仅剥削工人,还窥探客户隐私,只不过,他居然死了?”
“那咱们找的那几个NPC,是都有嫌疑的吧。”郑恺随即开口,“只是,咱们翻了那么多的线索,好像并没有一条是指向凶手的啊!”
“这才初步搜证呢!”禾炅开口,“到时候再仔细找找,应该就能找到了。”
“禾老师!妹妹!彭彭!”安歌听见了几人的声音,从一个房间里跑了出来,“你们都搜完了?”
“算是吧!”子风点点头,“嫂子,你们这一层楼,这么血腥吗?”
“你们可以去那边房间里看看!”安歌指了指奥佐妹妹的房间,“你们会更觉得……血腥的。”
“真的吗?”彭彭睁大眼睛,随即噔噔的跑过去,然后,就看到了那被撕碎的“娃娃”的四肢,以及一地的“鲜血”。
“啊!”彭彭也是被吓得大叫一声,后退几步,又踩到了身后的郑恺,又啊了一声,差点儿摔倒在地。
郑恺抱着脚,原地单脚跳了起来,面色痛苦,嗷嗷叫了起来,刚刚彭彭那一脚,可不轻,可,彭彭又是无心之失。
“这里有什么,你们这么害怕?”子风走了过来,好奇的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睁大眼睛,又猛的闭上,大叫起来。
对于这些东西,女孩子自然都是怕的。
看到大家的反应,安歌才觉得平衡一些,不然,总觉得以后会被嘲笑。
禾炅也看了一眼,摇摇头,“咦,好残忍啊!”
“是很残忍的手法,这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但是却被这么残忍的手法杀害。”凌睿的声音响起,“禾老师,你们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找到一些线索,只是说这个角奥佐的家伙,是这家酒店的老板,而且为人不怎么样,经常苛待员工,经常克扣工资。”
“只是这样?”凌睿微微挑眉,“你们是不是搜证的时间太短了,更多更深的线索没有找出来?”
“是很短啊,我们首先要弄清楚这是一件什么事儿呀。”禾炅摆摆手,开口,“等第二轮搜证的时候我们再仔细找。”
“禾老师,咱们这儿不是明侦……”安歌提醒。
“不管是不是明侦,咱们得给观众朋友们设置一些悬念。”禾炅提醒,“不然这样的节目,我们要是一下子都找齐了线索,那还有什么意思?”
听着禾炅的话,没有玩过明侦的几人恍然大悟的点头,好像,很有道理啊!
凌睿随即也眉头动了动,而后点点头,“的确如此,禾老师不愧是玩过很多期侦探的人!”
“哈哈哈!那是!”禾炅也大笑起来,“这一层,估计就是奥佐和他妹妹休息的楼层了,除了这些,小睿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有一些,但是不太全面,所以希望和你们对一对!”凌睿开口,此时,电梯再一次被打开,却是黄雷等人出现。
“哇哦!”邓超刚走出电梯,就看到了人偶,也是吓了一跳。
后面几人,同样如此。
“我说呢,我们找的线索都是平平无奇一些生活琐事儿,感情,故事在这一层啊!”黄雷开口,笑着看了看人偶,“钝器伤,而且看这伤口是偏后的,所以应该是从后面袭击的,要么,是熟人,要么,就是入室犯罪。”
“这个人偶,是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赤赤开口,“我们刚从电梯下来,然后这人偶就啪的一下掉下来了。”
“天花板?”禾炅抓住了关键信息,随后抬起脑袋,“找灯,把所有灯都开起来!”
第一章哦。
求月票,推荐。
今天折腾的很累,因为,我一直以为猫怀孕了……
然而,今天带去做了B超,没有!
没有!
没有!
心里伤心。
下一章,大概十点之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