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带彭洗菜(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玩个三国杀,众人还吃了一波狗粮,表示,有这样的主公,忠臣一定是输的份儿。不,有这样的凌睿,除非凌睿是内奸,不然其他势力都是输的份儿!
当然,有安歌的那个势力,就有很大的可能是赢的。
一个小时后,订的菜送到。
如今的季节,所有蔬菜基本都能买到,至于肉类,那更是都能买到。
所以,几人买的是满满的一个大袋子,各种肉类,各种蔬菜,都有。当然,在凌睿家里,一般是外出的时候冰箱会空,有人在家的时候,冰箱就会塞满。
“说起来,我想起一个卷饼店!”热巴看着这些菜,开口,“在魔都初级中学旁边,有一个店,叫阿姨卷饼,特别好吃!”
凌睿想了想,“你是说,卷饼配麻辣烫的那个吗?”
“对对对!”热巴点点头。
安歌随即也开口,“对!就是那家,我上次和热巴还有雨蒙姐一起去过!特别好吃!10块钱就能吃一大个饼!里面儿包满了馅儿!”
“所以你吃了几块的?”凌睿开口问着安歌。
“我吃了20块的!”安歌笑嘻嘻的回答,“特别喜欢吃那个阿姨家的牛肚,特别好吃!”
“嗯嗯!”热巴也点头,“我吃了15块的,然后给吃撑了!”
“雨蒙最弱,吃了10块钱的……然后也撑了。”安歌继续补刀。
凌睿失笑,所以啊,女孩子在一起呢,无非就是逛吃逛吃,连那种小巷子里的老店都能摸去吃……为了吃个20块钱的饼,也是难为她们三个了。
将所有的菜,全部分门别类,整整齐齐的放在冰箱里,至于一些肉类以及水产,该放冰箱也放冰箱,该直接处理的,就直接处理,准备中午吃。
“这样,彭彭你先从蔬菜练手,然后看我做饭。”凌睿开口,取出一件黑色围裙,递给彭彭。
“行。”彭彭点头应下,接过围裙穿上,然后对着子风开口,“妹妹,哥哥帅不帅?”
子风:……
“妹妹,彭彭一直这么自恋吗?”热巴看着子风。
子风点点头,“最近……自恋的不得了。”
“哈哈哈!”
彭彭无语望天,最近他看B站的自己的视频,觉得自己还是挺帅的,为什么大家都不承认呢?
“行了,先洗菜吧。”凌睿看着彭彭,开口,“一般来说,洗菜,是一个厨师入门的最基本的基本功,在外面饭店里,一般,洗菜工,配菜工,以及厨师,都是不同的工种。”
“当然,普通的洗菜,或者随便的洗菜,大家都会。”
“但是,洗菜其实也是一件特别有学问的事情。”
“洗菜洗菜,在于洗去污秽,但又不能损伤食材本身。”
“比如这块在五花肉。”凌睿一边说,一边开始演示,“大多数人洗肉,一般是水里一冲就完事儿了。”
彭彭张大嘴巴,还是很疑惑,“睿哥,做菜,一般不是烹饪环节最为要紧吗?”
凌睿想了想,点头失笑,“这么说也没错,但是,烹饪固然重要,洗菜,却永远是第一步,好的食材,比方说这块肉,如果肉洗的过了,肉味就会少几分,可洗的少了,肉腥味就会多上几分,这如何把控?”
彭彭睁大眼睛,“还有这讲究?”
“你以为呢?”凌睿无奈摇头,“你觉得,做菜,到底应该是发挥食材本身特有的味道,还是应该靠各种调料来保证菜肴美味?”
彭彭眉头皱起,这一点,他其实不知道,但是也看过很多视频电影,还是会有自己的判断,“食材本身的吧?”
凌睿笑着点头,“各类调料,应该是臣辅之物,以臣欺君,自是万万不可。”
这个道理,是凌睿自己摸索了很久,才得出的结论,毕竟,他这一路,并没有什么人指引,哪怕有之前的厨神笔记,说的也是各种经验之物,而且更多的是各类菜肴的配方。
“卡卡卡!你们等一下等一下!”安歌喊了一声,“为什么你就教个做菜,能说出这么多道理来!如果你要说这么多道理,我觉得……还是先录下来可以吗?我先喊摄影师来!你们都先别动!然后一会儿把刚刚的对话再来一遍!”
凌睿:……
彭彭:……
子风和热巴则是睁着大大的眼睛,崇拜的看着凌睿,原本凌睿在蘑菇屋的时候,都是少说多做,而且洗菜这个步骤,都是大家一起帮忙的,她们可不知道,就是个洗菜,也有这么多的讲究。
凌睿无奈笑笑,点头应下。
彭彭则是思考起来,然后开口,“睿哥,你真的是要把这么高深的学问都传授给我吗?”
凌睿笑笑,“不算什么高深的学问,不过就是一些经验之谈,可能,只是整理了一些东西而已。”
“既然睿哥这么说了,那我就不拜师了,不喊你师父!但是厨艺一道上,睿哥你永远是我师父!”彭彭忽然中二起来。
凌睿:……我不要这么看上去憨憨的徒弟可以吗?
半个小时后,摄影师准备就位。
凌睿与彭彭就重复了一下刚刚的对话,然后继续下去,“现在的人,但凡做肉,都会放八角桂皮花椒等等,有的人会放的很多,以至于,肉味很少,多的是香料味道。”
“要发挥食材本身的味道,就得从洗菜开始。”
“这条五花肉,价钱自然是不低的,但却也是正经的华东白猪肉。肉色粉红,脂肪不超过四成,瘦肉纤维还算细致,是一条不错的五花肉了。”
“这样的肉,如果是做东坡肉或者把子肉,其实很考验洗菜的手法。”
“大多数人做东坡肉或者把子肉,都是酱香浓厚,但其实,我最近才觉得,应该更讲究肉的原味。”
“所以,洗肉的过程,很重要。”
一边说,凌睿一边演示,五花肉被扔进肉盆,水龙头拧开放水,半分钟后才将水注入肉盆,单手顺时针搅动水面,而后将肉捞出,又将水换成温水,开始搓洗。
“有的猪肉,你看上去白花花的,粉嫩嫩的,但是有的地方,有淤血,有的地方,水气侵入过多,简单点说,可能是注水。”一边搓洗,凌睿一边开口,然后提起五花肉条,就开始拍打,“要挤出淤血,还要拍去过多的水气,这样一来,这五花肉,就算是洗好了。”
彭彭似懂非懂的点头,“真有那么玄?”
“中饭,你自己亲自尝一尝,就知道了。”凌睿笑着将五花肉放在盘子里,开口。
同样,其他人也是一脸不可思议,总觉得,凌睿这话有些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