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齁咸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521.齁咸凌睿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放盐的时候,是按照我说的量放的啊?”
“是啊。”彭彭回答,“不会吧?很咸吗?”
凌睿呼出一口气,笑了笑,“还行,一般咸。”
“呸呸呸。”子风吐出了一口番茄炒蛋,“哥,你放了多少盐?”
“一勺啊。”彭彭懵了,“我按睿哥说的放的。”
凌睿呼出一口气,站起身,往厨房里而去,过了一会儿,才无奈的走出来,“彭彭,你把糖罐的勺子和盐勺弄混了!糖罐的勺子比盐勺要大啊!”
彭彭:……
“哈哈,是吗?”
老年组:……
中年组:……
“来来来,还是多吃点儿盐水鸭,多吃点儿红烧鲤鱼。”黄雷笑着开口,“太咸的就别吃了。”
“对对对。”禾炅开口,招呼着陈道明几人。
“睿哥……要么你现在再弄点儿菜?”彭彭整个人丧下来,他果然,就不适合做菜啊!
“哈哈哈,没事儿没事,吃的咸,一会儿就多喝点水。”子风哈哈大笑,尴尬的解围。
其他人:……
凌睿扶额,看着这一桌看上去卖相还不错的菜,无奈,这些菜,说句实话,是一桌高级食材的菜,可最终,还是没有拯救过来。
他就不该觉得,彭彭这个工具人是好用的。
他,为什么要偷懒?
这心操的一点儿都没有变少啊!
呼出一口气,凌睿很是无奈,“彭彭你想吃什么?”
“有啥菜睿哥你随便再整点儿吧。”彭彭还是很不好意思的,“或者问一下陈老师他们。”
“你随便弄。”陈道明挥手,“不弄也行,我们有盐水鸭就够了。”
“对对对!”
……
“果然啊!我以为彭彭变厉害了呢!”
“啊啊啊!一桌菜!看着卖相真的是不错啊!”
“还以为彭彭终于A了一次!”
“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流下来!”
“哈哈哈哈!”
“可是,妹妹最近很宠自家哥哥啊!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了!”
“我觉得……妹妹是个兄控吧!”
“彭彭就是个妹控!”
网友们看着这样一桌菜,有点儿喜闻乐见,彭彭烧的好吃,他们也开心,可是烧的难吃,居然更开心了。
……
凌睿走进厨房,看了看,番茄还有,再来个番茄炒蛋吧,蔬菜什么的都还有……马马虎虎的彭彭,一开始把盐糖弄混后,把勺子弄混,于是后面的菜变的特别闲。
凌睿觉得,他应该给每一个调料罐都贴上标签!
……
二十多分钟,凌睿快速的做了几个小炒菜,替换了彭彭做的那几个齁咸的菜,众人这才松口气。
“哇!我活过来了!”子风开口,“哥,你真的,要好好锻炼!”
“其实这样一桌菜,已经不错了。”黄雷开口,“彭彭主要是放调料上的问题。”
“对。”禾炅也点点头。
“这倒是真的。”陈道明也点头,“只要调料放对,正常来说,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没事儿,以后多练练就行。”吴刚笑着道。
“多……练练?”高曙光表情复杂,问着众人,再多练几次……他们这几个老骨头就怕撑不下去啊!他们是来享受美食的!不是来当小白鼠的啊!
“咳咳,晚餐先是粗八大碗!”陈道明开口,“彭彭会做吗?”
“我……不会啊!”彭彭尴尬的笑笑,“我觉得,晚餐还是睿哥来吧!真的!我以后自己回家多练练!然后下一季!我再来展示身手!”
“拿家里人当小白鼠吗?”高曙光幽幽的道,随即哈哈的笑,“挺好的!”
……
“哈哈哈!高老师原本是吃惊的表情,然后忽然想到,不是他们当小白鼠!哈哈哈!”
“笑死我了!”
“彭彭这也太可爱了!”
“不过我觉得彭彭还是很有天赋啊!”
“对啊!能整这样一桌菜!已经很厉害了!”
“是!如果不这么咸,没有那么多意外的话!”
“我觉得,这都算正常!毕竟是个新手,没有太多厨房的常识!以后多练练,当然就好了!所以我觉得彭彭的厨艺天赋还算挺高的!”
“你一说彭彭厨艺天赋,我想起了彭彭的凉拌皮蛋……”
“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
直播间,网友们再一次大乐,大概,能看到彭彭这种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的表情,他们也是很难得。
……
彭彭的确笑的尴尬。
子风见此,“没事儿,哥,你多练练!下一季就由你掌控蘑菇屋的大厨了!靠你了!全家的希望!未来之光!”
彭彭随即认真的点头。
凌睿:……
“你要么,去我家做客几天,我教你。”
“好啊!”
实在是不忍心彭彭这么惨,凌睿只能想着,拉彭彭一把。
“睿哥,我也去吧!刚好应该暑假了!”子风开口。
凌睿笑着点头,“可以,安歌一定特别开心。”
“哈哈哈!好久没见嫂子了!”
“她刚考完试呢。”
“哈哈哈!”
话题转开,众人松口气,好在,没有让彭彭一定执掌晚餐,不然,晚餐那八大碗四大扒可都是硬菜。
以彭彭的手艺,可能大家晚上都会睡不着了。
节目组那边,陈克州松口气,一开始看到那样一桌菜,还惊讶于彭彭的手艺,虽然彭彭只是一个执行人。
可卖相是真的都好。
但嘉宾们显然已经吃亏,他作为导演的威严,自然是保住了。
至于晚餐……八大碗啊!四大扒啊!
天津菜系啊!
想想还有点儿小激动呢!
但是,得保住节目组的威严,所以,得镇定。
……
“其实八大碗呢,很多地方都有,而且也是特指一些鸡鸭鱼肉牛羊肉什么的,得用大碗盛,并不是多精细的菜。”陈道明笑着道,“但是呢,我们三个呢,其实差不多都算北方人,这些年拍戏也跑过很多地方,而且社会发展啊,有些菜和风俗呢,确实也不太容易见得到了,然后我们仨儿一商量,就来点儿地方特色菜了。”
凌睿笑着点头,“其实我也没做过,不过是知道一些做法,到时候如果做得不好,您几位可手下留情。”
“没事儿没事儿。”几人笑着摆手。
彭彭也松口气,没有人再纠结于他做的午餐了,逃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