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豆浆出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484.豆浆出锅!对于凌睿进行这样的直播提问,直播组自然是乐见其成的,这代表着互动。只不过,凌睿的问题,实在不算普通的问题,能回答的出来的,也真的不多。
凌睿也没有特意的等待,而是直接给出了答案。
“第一步,一般叫做原料处理,也就是禾老师拿水泡豆子的那个步骤,这个步骤,可以让豆子变软,更容易被磨碎,同时,豆子中所蕴含的蛋白质等营养物质,也能更好的被煮出来。”
“第二步呢,大家现在也看到了,叫做磨豆率浆,也就是说,我磨完豆子,还得将其中的浆液过滤。”
“第三步,煮浆点浆。煮浆,也就是把过滤好的浆液,放进锅里煮开,点浆,就是用卤水加紧煮好的豆浆内,方便凝结出豆花。”
“第四步呢,就是把已经凝固出来的豆花,给制成形。”
……
直播间,网友们一片666。
“睿哥为啥你知道?”
“睿哥查过百科吧?”
“睿哥果然不愧是睿哥!”
“感觉睿哥还是什么都会啊!但是我很好奇,今天的纪念品是啥啊!有人能猜到吗?不会是蘑菇屋特产豆干吧!”
“楼上的,如果是豆干,我就把豆干供起来!不吃!”
“楼上的,你就不怕坏了吗?”
……
听见工作人员的反馈,凌睿也是哭笑不得,怎么又歪楼了?
无奈摇头,见吴磊接替了彭彭的工作,凌睿也撸起了自己的袖子,准备加入。
“睿哥,一会儿咱们会先有豆浆喝吗?”彭彭看向凌睿,期待满满。
“嗯。”凌睿点点头,“不仅是豆浆,豆花也行,至于吃咸的还是甜的,你们自己选。”
“当然是甜的啊!”钟汉良毫不客气的站甜党,身为HK人的他,虽然知道豆腐脑有咸的,也曾经尝试过,但是他还是觉得,应该是甜的。
“不不不!汉良哥,我觉得,应该吃咸的!”彭彭摇头,“咸豆花,加点儿紫菜,虾米,酱油,醋,最后加上一勺红辣油!哇!美滋滋!”
钟汉良无奈点头,“的确咸的也好吃,但我还是认为,豆花应该是甜的。”
“甜的!”
“咸的!”
其他人也纷纷站队,甜党在蘑菇屋,市场并不那么大。
“你们爱加啥加啥!”凌睿翻了个白眼,实在不想这种无畏的争论,要知道,豆花咸甜之争,可是一场根本停不下来的争论!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能引爆!
几分钟后,凌睿换了吴磊休息,开始磨起豆子。
当然,最后老年组以及女子组众人也还是尝试了一下,而且,尝试了之后都是一发不可收拾,不想停下来,觉得好玩儿。
……
磨好了豆子,凌睿几人告别了老乡赵大姐,并且从赵大姐家借了做豆腐的其他工具,回到蘑菇屋。
“我去生火!”彭彭举手。
凌睿点点头,“行。”
“我们老年组就把工具都先洗一下。”黄雷笑着道。
凌睿失笑点头。
禾炅与钟汉良也是哈哈大笑。
“那我和子风呢?”吴磊开口问道。
“先洗干净手,到时候搭把手就行。”凌睿笑着开口,“时间也快十二点了,一会儿咱们先喝点儿豆浆。”
“这个可以!”对于吃的,吃货们自然是不嫌多的。
“怎么说,刚刚也干了这么多活儿。”凌睿笑着,随即也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揭开已经洗净的锅,凌睿再一次往两个锅里倒了水,重新洗净。
接着,加水,
用大勺舀出刚磨好的豆子,分别加在两个锅里,“彭彭,火现在可以大一些,锅里开了之后,就记得把火往外移。”
“好的。”
一桶磨好的豆子,凌睿加到锅里,发现起码得煮两次,一共四锅。
随后,凌睿盖上盖子,就拿了两条长椅子过来,放好,这个时候,黄雷也抱着一个约莫半米高的大木桶走了进来,凌睿赶紧接过,将木桶放在了两条长椅上,将出水口对外。
“已经煮上了?”黄雷问道。
凌睿点点头,“是啊。”
“那就快了,只喝豆浆吃豆花豆腐的话,中午会不会太单调?”禾炅走了进来,问道。
“会有点儿,要么,再做点儿其他的?”凌睿问道,然后看了看吴磊与钟汉良,“总不能让嘉宾真的只吃豆制品啊。”
“那我把外面的鱼收拾了。”黄雷开口,“一会儿豆腐做好,直接放小火炉上煎一煎,然后炖豆腐。”
凌睿点点头,“可以。”
“那我们去把苦苣菜也洗了。”子风举手。
“好。”凌睿笑着应下。
“这样,我再去坛子里挖一颗酸菜出来。”禾炅笑着道,“晚上的话……咱们做个酸菜豆腐的素馅儿馄饨,蒸了之后用煎的……哇!然后沾一点儿辣酱!再来点儿醋!”
“流口水了!禾老师你别说了!”
“哈哈哈!”
“那得再弄点儿笋丁和油炸。”凌睿笑着,“节目组买食材吧。”
“好。”陈克州应下。
随后,凌睿将一大块方巾给铺在了木桶上,“师父,准备两个木盆,一会儿锅里开了,我把它们舀出来,您就把东西倒在方巾上,记住,方巾上四只角不能掉了。”
“放心。”黄雷笑着点头。
十多分钟,两个锅便都开了,凌睿赶紧打开盖子,拿起大勺,往木盆里舀着沸腾的豆浆,当然,这豆浆之中还有很多豆渣。
而黄雷,便将凌睿舀出的豆浆倒在木桶内,禾炅赶紧将下一个木盆接上。
整个厨房,弥漫着一股豆香。
彭彭将火全部退至灶膛口,然后便站起身,看着白色的豆浆不断的被倒在准备好的大木桶内,咽着口水,应该,很快就能喝豆浆了!
舀干净锅里的豆渣,凌睿便再一次往锅里加了水,加了还未煮的豆渣,又盖上了盖子,“彭彭,火。”
“好!”
走到木桶边,凌睿将滤布方巾的四个角同时抓在一处,就见整个木桶内都是白色的豆浆。
“这就是豆浆了?”钟汉良开口问着。
凌睿点点头,“是啊,就把豆浆都挤干,那滤布里,就只剩下豆渣了。一般,豆渣炒酸菜也好吃,当然,农村还有些人会把豆渣喂猪或者鸡鸭。”
一边解释,凌睿一边让禾炅在出水口接好木桶,便打开了木塞,豆浆,便从大木桶落进小木桶,而这,就是豆浆了。
黄雷与钟汉良,则是准备好了数十个碗……没错,就是数十个!因为不仅仅是他们几个,还得包括节目组和直播组!
中午,大家是一起都没有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