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首胜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然,战队的决策身为解说的他们是无权更改的。

EDG对战席。

已经坐在位置上调试好机器的明凯看着对手的阵容,犯了嘀咕。

常规赛失利在OMG的手中,还被人打了个2比0,明凯要说不耿耿于怀那是假的。

他与灵药在巅峰期可是有着一段恩怨纠葛。

赛前垃圾话中,灵药还说过他打野不行的言论。

到了S4、S5,还不是被他安排的明明白白?

明凯对位灵药的时候已经赢习惯了。

突然莫名其妙输了两把,明凯哪能不找会场子来?

因而这半个月内,他一直在研究OMG的体系,寻找应对李牧在场时,灵药的打法……

前提,李牧在场。

如果按照上等马下等马来划分阶层的话,那么在明凯看来,有李牧在的灵药是上等马,没有李牧,只能算得上是下等马罢了……

但谁又知道,这段时间灵药的状态一直持续回升,究竟回升到了什么地步?

腹黑军师恢复了几成功力?

明凯不知道。

但OMG临时更换阵容,他还是有点难受的。

好不容易研究出了一套打野入侵路线,打算去把灵药养猪,这回倒好,换了辅助他又得主要安排下路了。

抓uzi最重要,还安排野区干个毛线。

“明凯,这把我们选择蓝色方,先手给你抢打野,诺夏防gank能力不强,往死里抓就行了。”

阿布开始灌输战术。

“嗯。”

明凯有些郁闷,自己安排不了灵药了?

很快,双方的第一场比赛便如期开始。

台下的观众席上,王司葱和侯亭正坐在一起。

侯亭似乎有了点小感冒,精神倒还算不错。

“老王啊,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厚道了?”

侯亭抽了抽鼻子。

他没有特指哪件事,他相信,王司葱明白。

“喏。”

王司葱递给侯亭一包纸巾,而后靠在椅子背上:“这件事到时候我会找李牧谈谈,但是在他离开OMG之后。”

侯亭嗤笑:“你IG都拿到S5名额了,而且在纸面实力上称得上是当前国内第二,还怕拿不到好成绩?”

“你不懂。”

王司葱摇了摇头。

别的公子哥搞电竞俱乐部,玩票的性质占绝大多数,但他不同。

王司葱是真的在将俱乐部当成一份产业在弄,如果让李牧来说,对电竞圈商业模式影响最大的人,还是王司葱。

所以在一些问题上,王司葱所看到的相对来说也更加的透彻。

IG的阵容,稳定性太差了。

中野是大腿,但因为是韩援的缘故,和团队的容错率并不高。

上路姿态的实力马马虎虎,在王司葱的评价看来只能算是一般,而且发挥和他当初打中单的时候一样,不怎么稳定。

爆种时能压制若风,低谷期被若风吊起来虐,排位碰到就要叫爸爸。

下路是比较稳的一条线,但上限太低了。

应付一般队伍的下路组合尚可,真碰到厉害的,IG最先崩盘的就是下路。

所以王司葱在真正见识到李牧的实力后,想要把他留住是真的。

世界赛上,他会给李牧上场的机会,而且在世界赛开打之前他就会让李牧在队伍里进行适当的磨合。

修改合同的事,王司葱不打算隐瞒李牧。

但他也不觉得自己做的有太大问题,这件事,本就是互利互惠。

一百万,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来说,是何等庞大的一笔数字,而且王司葱也从侯亭口中得知,李牧的家庭状况不怎么好,家中还有病人……

“甭管我懂不懂,反正这次的事儿你不地道了啊,回头记得请我吃饭。”

侯亭无奈的说道。

“你不会管理俱乐部。”

“啥?”

“如果我没猜错,你是打算等到李牧合同到期之后,再对他抛出揽枝吧?”

侯亭沉默。

王司葱扭头看了一眼他,淡淡的说道:“不过我现在觉得,你最应该担心的,应该是在S5世界总决赛结束后,目前的主力队员还能剩下几个。”

“你觉得没有李牧的OMG在世界赛拿不到好成绩?”

侯亭皱眉,但他说起话来却明显开始有些底气不足了。

“拿不拿得到不好说,但是我觉得,没有李牧,你们可能连这张门票都拿不到。”

“嘿,这把上了诺夏,一样赢。”

侯亭不服气了。

反正李牧肯定木得了,至少在气势上不能示弱啊。

四十分钟后。

OMG凭借无状态的一波神级发挥,以3换5的代价打赢了最后一波团战,旋即无状态的卡牌搭配gogoing的纳尔一波将基地推平。

“你看,还是可以赢的嘛。”

侯亭松了口气,笑着说道。

“看看EDG几个人的表情,尤其是明凯,你觉得他们脸上有写着慌乱吗?再看看你OMG的队员,赢了比赛有没有笑容?”

王司葱起身:“我去个厕所,等会儿回来看第二把。”

侯亭没有去理会王司葱,只是怔怔的看着台上选手们的表情。

的确,正如王司葱所说的那样,明凯在比赛结束后站起身来只是晃动了一下脖子,还有说有笑的在和队友们讨论着什么。

反观OMG五人,脸色都颇为凝重。

侯亭坐不住了。

他也站起身来跑到了OMG的休息室。

到达门口,侯亭听到了李牧的声音。

“5分13秒,灵药你这波不应该入侵的,厂长啥德行你不知道?还有下路防gank意识还是有些差,阿狗,我咋告诉你的?”

“还有……”

李牧语速极快,把整场比赛下来所有的失误都在三两分钟内过了一遍。

OMG几人都没吭声,其实之前李牧首发的时候,回去也会复盘一下,利用后世的一些经验告诉众人哪里不足。

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尤其是uzi。

上盘前期被抓了两次,一次交了技能,一次死了。

这其实不太应该。

但厂长就像是一块牛皮糖一样黏在了下路。

诺夏的发挥已经很不错了,uzi也觉得没毛病。

但李牧在的时候,他们就是死不掉,而且还能反打,诺夏没毛病,但是他们死了。

这就感觉很奇怪。

莫名的,uzi发现李牧和自己搭档走下路时,他会感觉到心安,仿佛只要李牧说能打,不管对面有几个人他都敢上去输出,敢上去秀一样。

诺夏……

从不指挥,指挥的是他。

“第一把还算轻松,EDG选的阵容太稳了,导致他们前期拿到了优势之后雪球无法迅速滚大,但是下一把,EDG一定会变阵,到时候……你们自己小心。”

李牧喝了口水。

言尽于此,从场下观摩的他只能做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