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我又秀了我?(日推破四百加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黑请关灯。

OMG五人的配(yan)合(ji)相当完美。

无状态在明知道对手下半区河道草丛有眼的情况下,还一直在那晃悠,一副只要下路打起来我第一时间就能支援到的样子。

所以baka的露露在补兵的同时神经也一直紧绷着,生怕什么时候一个疏忽无状态就飞走了。

毕竟说起来卡牌R技能传送的时间还是比较短的。

如果李牧看到了这一波的全貌,必定会给无状态搬选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这货是真的在狂飙演技啊。

他开了大之后真的选择飞了。

只不过飞的位置却不是下路,而是召唤师峡谷中随意的一处阴影内。

这要是真飞过去了,想想看还真挺尴尬的……

但baka在这一刻却告诉了所有观众,什么叫做完美第六人。

咻!

当无状态脚底下的一圈卡牌开始转动时,baka的露露无比果断的选择交出闪现,然后给无状态变羊,打断其大招!

看到被自己变成了毛毛球的卡牌,baka那一瞬间都被自己给感动到了。

什么是LPL好队友?

我就是!

为了不让卡牌下去使队友置身在4打5的风险中,闪现什么的,我可以不要!

早用早CD!

baka心中满是喜悦。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下路团战,必赢。

就算慎及时支援了下去,4打4,在前期,OMG这个阵容仍然没有一丁点儿的胜算。

缺少了卡牌的硬控,OMG这几个人就是送的!

然而,当梦魇身上带着紫色的光盾向他呼啸而来时,baka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在这一瞬间,baka的大脑甚至有些短路。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些许念头从脑海中闪烁而出,紧接着梦魇已经突到了脸上。

咔嚓!

恐惧一挂,梦魇追着露露一顿狂A。

baka总算是回过神来,一边向队友求救喊help,一边丢出大招,死命的向防御塔下逃窜而去。

然而,梦魇也开了W,露露这一发大招非但没有把梦魇弹飞,反而让梦魇触动了W技能的效果,护盾成功抵挡技能,攻速翻倍!

尖锐的利爪在露露身上疯狂撕扯。

同一时间,慎大招落地。

没有闪现的露露在gogoing面前犹若浮萍,飘摇不定。

嘲讽……命中!

慎一头撞在露露的身上,贪婪吮吸着……呃。

无状态已经从变羊状态中恢复过来,而露露在被嘲讽过后,紧接着又触发了梦魇E技能二段的恐惧效果,意味着它在原地罚站了至少三秒钟。

三秒时间,足够无状态优哉游哉的切出一张黄牌,抽在露露脸上。

叮。

眩晕。

紧接着一发万能牌将露露血条清空。

人头,变成2比1。

至于下路……

李牧和uzi已经回到了塔下。

装完逼就跑,真刺激!

uzi乐的合不拢嘴,同时看着头顶忽明忽暗的叹号,也有些心有余悸。

得亏梦魇没有来下抓,不然的话……

有一说一,uzi的确强。

但从某种层面上来讲,uzi是一把双刃剑。

他在的所有队伍中,如果回顾全部赛事,就会发现,uzi前期只要很顺,那么胜率会很高。

但只要uzi劣势,往往会崩的很快,队友去帮也会发现自己根本就是在送。

uzi打职业的时间太长了。

他的打法风格,只要是老牌职业选手,几乎都已将其摸透。

uzi的对手们似乎都已经认准了一个定律。

只要uzi前期劣势,那么打野一定会来帮,他们只需要就此下套就可以了。

但这一次,因为有李牧的存在,危机被无形化解。

圣枪哥在最后一秒时取消了传送,一脸懵逼。

狮子狗开大逛街,二脸懵逼。

下路的双人组,大嘴和女坦在听闻中路传来露露的死讯后……四脸懵逼。

圣枪哥的嘴唇微微颤抖。

“我……又秀了我?”

他的表情逐渐扭曲。

Beast也是如此。

当梦魇飞向露露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自己被戏耍了。

并且被耍的很惨。

这是嘛情况?完全搞不清楚情况嘛!

“nice。”

李牧赞叹了一句。

这波算是把前期的劣势都打回来了。

首先,慎虽说之前交了TP,如今也没有了大招,但下一波他的TP一定是比小鱼人要好得快。

其次这波卡牌拿到了人头,并且三人在配合下,把中路防御塔磨的仅剩三分之一的血量。

相信再过不久,中塔就会破掉。

狮子狗在长达近一百秒的时间内没有大招……

这些种种加在一起,都给了OMG相当充足的一段发育时间。

而且最关键的是,Snake的前期节奏,彻底断掉了。

如果他们是顶尖强队,可能还会迅速找到下一波机会。

但很可惜,他们不是。

……

“OMG这波打的太聪明了,Snake完全被戏耍的团团转……”

长毛和管泽元心下颇为震撼。

精彩的操作他们看过不少,职业赛场上也永远不缺少操作。

但英雄联盟的魅力又何至于此?

如果它真的只是一个有操作,就能主宰一切的游戏,也不会火了整整八年。

这个游戏最大的魅力在于战术的布局,通俗点讲,就是智商上的博弈。

往往在这种博弈之中,观赏性要更加强烈一些。

“性感OMG,在线耍猴。”

“Snake这五只快滚吧,打的像脑残一样,他们梦魇在中路蹲了那么长时间,我都知道了,他们居然还不知道,还傻愣愣的交TP去下……”

“楼上的,他们还真看不到……”

“灵药以后有新的称号了,阴影骗神,怎么样?”

“我觉得关灯偷人,更加贴切。”

“偷谁?我灵药不搅基!”

“基佬永不为奴!”

弹幕刷开了。

台下观战的VG众人又乐了。

丢人,丢死人了啊。

和Snake比起来,他们VG被零封,被三盘玲珑塔又算屁啊?

连续两把,都自己把自己给秀上了天,简直不要太优秀。

虽然理智告诉VG众人,换做是他们的话可能也会犯像Snake一样的失误,但问题就在于……现在台上的不是他们,是Snake呀!”

人山人海的场馆内。

侯亭坐在靠前排的椅子上,怔怔的看着大屏幕。

他还在迟疑。

就目前的表现看来,OMG这支队伍似乎值得他去赌一把。

但侯亭本身对于电子竞技就属于玩票的性质,组建战队也是为了玩。

这一年下来,俱乐部没亏没赚,侯亭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可让他一次性拿出上千万去买一名选手,还是只有两个月时间的合同,侯亭一时间真的难以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