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谈判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春季赛,刚刚组成银河战舰的OMG在开赛之初一路连胜,成绩相当不错。

但随着gogoing和灵药状态开始下滑,OMG的问题也随之暴露出来。

尤其是打野位。

第一轮面对Snake时获得了胜利,但在第二轮灵药却被锤的满头包。

随后beast替补了,灵药也替补了。

所以在灵药的记忆中,对于Beast的印象始终还停留在当初那个在野区横着走,当真犹如野兽一般的凶悍打野。

“不怕,有李牧在,不怕。”

灵药深呼吸,让自己逐渐变得平静。

上场时间到了。

OMG五人披上队服,顺着通道向比赛台上走去。

在许久未曾遇到Snake这样阵容的情况下,OMG只能选择随机应变。

与此同时。

在比赛场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内。

王司葱吃着热狗,四处观望着。

发动机的轰鸣声传来,一辆银灰色的阿斯顿马丁停靠在咖啡厅旁,侯亭将手中的钥匙丢给泊车小弟,进了咖啡厅。

把热狗咽下,王司葱对侯亭招了招手。

“什么事儿?今天正忙着呢。”

侯亭一屁股坐在王司葱对面,对服务员招了招手:“冰水一杯。”

“好的先生。”

服务员离去。

侯亭把外套脱了,整理了一下衣领子,龇牙咧嘴道:“今天太特么热了。”

王司葱就这般静静的看着他,旋即笑了:“我说你这老板当的真有意思,拥有现在国内人气最高的战队,队伍比赛了却一点都不关心,还把心思放在丽景河畔这个项目上呢?”

“废话,老爷子下了命令,必须在这个月内搞定,你以为谁都跟你似得啊。”

侯亭翻了个白眼:“废话少说,这个时候叫我过来,到底……”

“谈合同。”

王司葱打断了侯亭的话,手指无意识的敲动着桌面:“关于你们队新辅助李牧的合同。”

侯亭一愣:“不是说了租借给我直到冒泡赛结束吗?咋,你小子要反悔?”

王司葱笑着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签下这名选手,想的话我们可以谈。”

侯亭目光一凝。

“先生您的冰水。”

服务生把冰水送了上来。

侯亭拿起咕咚咕咚喝了一口,而后抽出纸巾擦了擦嘴。

双方谁也没有马上说话。

“李牧,在IG的合约是到什么时候截止?”

侯亭突然问了一句。

“今年的11月19。”

王司葱回答。

“还有两个月了你还想着捞一笔?”

王司葱一乐:“不一样,如果,我是说如果,你OMG成功拿下世界赛的名额,那你想不想让这个李牧跟着一起去?”

侯亭沉默了。

他算是明白王司葱的意思了。

如果换做平时,他完全可以等到李牧合约到期之后成为自由人时,再去向他抛出揽枝。

但现在的情况的确比较特殊。

而且王司葱居然选择现在找他来签订合同……

侯亭抬头看了王司葱一眼:“你很鸡贼啊。”

“这有什么鸡贼的,我只是想把利益最大化。”

王司葱淡淡一笑。

“价格。”

侯亭声音中透着些许无奈。

“两百万。”

说到这,王司葱停顿了一下,身体突然前倾:“外加河畔丽景的股份。”

闻言,侯亭的瞳孔骤然收缩。

“别紧张,我要的不多,百分之三而已。”

“开什么玩笑!那是十几个亿的项目!”

侯亭提高了嗓门。

旋即他意识到场合不对,又将声音压低了下来:“钱可以谈,股份,绝对不行。”

“呵呵。”

王司葱摇了摇头:“钱,我不缺,我看好你做的项目,又不想花钱,赌不赌一把就看你自己了。”

“另外,我提前透个底给你,你的战队进入世界赛,所获得的收益将远远不是这百分之三的股份所能比拟的。”

侯亭又一次沉默了下来。

明明都是同龄人,侯亭也觉得自己足够优秀。

但在面对王司葱的时候,他又觉得很是无力。

毋庸置疑,王司葱是在下套给他。

OMG距离拿到世界赛的名额,还有两轮。

一轮对阵IG,赢了的话对阵EDG。

侯亭有把握百分之百的赢下来吗?

这种在不经过选手同意之下的转让合同,俱乐部之间能够操作没错,但却不可以更改合同到期的时间。

也就是说,他在无法确定队伍能否拿到世界赛资格的情况下,要花两百万的现金还有价值上千万的股份去赌。

赌赚了,他能保本,因为侯亭不确信OMG就算进了世界赛,能拿到什么样的成绩。

赌输了……一旦OMG没能进入世界赛,那他就等同于他花了一千多万买了个人,还只是买两个月的时间。

这两个月内,没有任何比赛。

白养。

侯亭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可提出这一条件的王司葱却根本不慌。

李牧的出现对他来说是意外之喜。

商人重利,对王司葱来说,没有什么交易是钱办不成的,如果没办成,那只说明给的钱不够。

“条件降低一些吧。”

侯亭认怂了,他语气情不自禁的软了下来。

他真想要李牧这名选手,但又觉得,代价太昂贵了。

“降低是不可能降低的,同意咱们立马签协议,我已经让秘书去取关于李牧的合约了,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我也无所谓。”

“你……”

侯亭彻底无语了。

谈生意有你这么谈的?

殊不知早在一开始,他就已经丧失了主动权。

“如果我不同意,李牧是没办法跟随IG去世界赛的吧?那样将无法给你创造任何价值。”

侯亭瞪着眼睛,隐隐可以看到里面显现出血丝。

“不不不,还是能去的,你可以去了解一下,有一种东西叫做紧急替补。”

王司葱摆了摆手:“对于这个紧急替补我来给你科普,按照S赛的规定,赛季没有登场过的队员无法成为替补,但是对紧急替补却没有这方面的限制,而紧急替补是指当队内的首发和替补都有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无法上场时,这个时候,紧急替补是可以登场的。”

“我们IG去S5世界赛的选手中,没有替补,所以……只要哪个首发队员生了病,李牧就可以上场,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王司葱一口把咖啡喝光:“另外,李牧在OMG的表现已经足够吸引人眼球了,甚至最近电竞圈谈论最多的选手就是他,这种“明星效应”是你OMG给的,等他回到我们IG,效应仍然存在,就算是让他去接广告我也稳赚不赔。”

说到这,王司葱悠然起身,盯视着表情有些僵硬的侯亭:“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