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弱点(第二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哦……这边我们得到导播的反馈,刚刚暂停是因为Snake战队对于蛇女反向R闪的显示异常提出了疑问,最后可以肯定这是不影响游戏平衡的显示BUG。”

长毛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向现场有些骚动的观众们开口解释:“另外这显示bug虽然存在,但并不会影响整体游戏的平衡,至于拳头会不会修复就是拳头公司的事啦。”

说到这,长毛扭头看了一眼陷入深思中的泽园:“泽园,对于刚才的那波团战,你怎么看。”

管泽元看了他一眼。

观众席上,爆发出了阵阵哄笑声。

而直播源的弹幕也刷了起来。

“心疼泽园一秒钟,泽园老师秒被打脸。”

“嗯,我觉得OMG新辅助在经验上和老选手有差距……啪!”

“长毛扎心了。”

“泽园:mmp。”

“长毛,你是魔鬼吗?!我们泽园还是个孩子!”

“孩子?神特么孩子……”

长毛在问出这句话后也意识到了不妥,一时间解说台上的气氛有些尴尬。

好在泽园也不是第一次尴尬了,他轻咳一声,果断站出来承认错误:“那个……嗯,这波OMG下路发挥亮眼,尤其是辅助,相信Snake的下路双人组压根就没想到自己两人会被开到瞬秒。”

犯错要承认,挨打要站稳嘛!

泽园站的很稳。

“这波团战过后,Snake感觉有点崩了啊。”

长毛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果断岔开话题。

随着暂停时间结束,蛇女搭配潘森去拿小龙,uzi则是顺势将兵线推到了对面防御塔下。

并且gogoing的上单人马破掉了上路一塔,还是用最恶心的方式,让防御塔把所有小兵都吃掉后才A出最后一下。

防御塔碎裂。

同时崩碎的还有圣枪哥的心。

他蓝瘦啊。

这完全算是把自己给支援崩了。

你说你线上打的好好的,跑去下路搞什么事情?

圣枪哥心痛。

他的身上,依旧是“三相。”

何为三相?

小木槌+狂热+耀光。

但是没有合成费用。

所以变不成三相之力。

S5赛季的三相之力合成费用是200块。

这个价格,不贵。

但问题就在于,圣枪哥在差两百块的时候选择传送到下路,而不是再等一波兵线。

他觉得,以诺手这个被印了“人头狗”标签的英雄,怎么着也能抢到个人头吧?

就算抢不到,在下路脏一点兵线,混两个助攻也够了。

可现实却狠狠抽了他一巴掌。

小兵,没有。

人头,没有。

助攻……

看着自己从2/1/1变成了2/2/1的数据,圣枪哥无语凝噎。

怎么头一次感觉这个2这么刺眼呢?

中路。

稳了十几分钟的U格斯,除了最开始去搞了露露一波之外,一直都在安稳的补兵发育。

结果这露露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突然暴起,闪现上来就是一套EQ,随后追着劫一顿狂A。

“你再A我要杀你了。”

U格斯感觉自己玷污了“刺客”的名头。

哪有刺客被辅助英雄追着跑的?

毛毛球……

突然间,自己变成了一只黑猫。

U格斯不惊反喜。

机会来了啊!

“我最膈应的就是大过去你给我变羊,现在你没羊了岂不是找死?”

心里正想着,旁边阴影中突然窜出来一匹马……

哦,人马。

毁灭冲锋加速状态下的人马根本不搞那些花里胡哨,上来就是一脚。

被露露A掉了五分之三血量的劫,血条唰的一下就没了……

唰的一下……

U格斯看着黑白电视,嘴角微微一抽。

“还能不好好玩游戏了?我一个劫都不杀你,让我们平稳发育,说好做彼此的天使呢?”

U格斯心中吐槽了一万遍,但最终也只能自己摸摸的舔舐着伤口。

蓝瘦啊。

而在看到了人马装备之后,圣枪哥整个人也都不好了。

我这三相还没用502粘起来,你人马都已经三相+附魔鞋子+小冰心了?

一个上单要不要这么肥的?

至于adc老鼠就更夸张了。

标准的两件套。

在仅有一双草鞋的情况下,uzi却已摸出了破败+电刀这两件装备。

德莱文在拥有旋转飞斧的情况下,单撸的伤害的确碾压大部分adc。

可这装备差距也太大了,十七分钟,德莱文只有一双草鞋加上饮血剑。

光是adc之间的装备差就已经接近三千块了。

李牧破天荒的没有买杀人书。

杀人书对蛇女的收益着实不大,当然,主要原因是李牧深刻反思了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认识到了作为一个辅助,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坚决不能抢ad人头的……

uzi:“刚才那波还好我一直掐着对面的血线,看差不多了直接用毒爆收人头,不然,不知道又要被你这货抢去几个。”

李牧:……

好吧,不是不抢,是完全抢不到……

蛇女这种持续输出型的英雄,没有哪个技能具备特别高的瞬间爆发伤害,尤其是李牧这个蛇女还是辅助的情况下。

“下盘我选妖姬。”

李牧定了定神,说道。

uzi操作的手微微一顿:“咱们基地外边那条街上新开了一家烧烤店不错……”

“我选妖姬是给阿态玩的,阿态,你今天比赛之前就跟我说了你想玩妖姬,是不是?上次我还OB你来着,你的妖姬贼6!”

李牧一秒改口。

无状态:……

队内气氛很是欢愉。

不过的对于游戏的节奏,OMG在抱团推掉了中路一塔后,却没有像之前那般开展犹如狂风暴雨的拆迁仪式,节奏居然逐渐放缓了下来。

IG休息室。

“有了。”

IG的教练一拍大腿。

“什么有了?”

王司葱刚刚去厕所给侯亭打了个电话,要商谈一件事,回来后他依旧感觉心情有些憋闷。

尤其是uzi和李牧配合后的那波逆天操作,更是让王司葱有一种把几百万拱手送了人的感觉。

听教练这么一说,王司葱忙问。

“OMG的团队磨合明显不足,运营能力很差。”

IG教练认真的说道。

“教练,我们IG的运营也很一般。”

转型了上单的姿态弱弱的开口道。

“你闭嘴。”

教练怼了回去,旋即继续给王司葱分析:“刚刚我突然想到,OMG现在还没打过劣势局,甚至连均势局都没打过,从这一场就能看出,他们前期在找不到机会的情况下,只能和对手平稳发育。”

“说重点。”

王司葱有些不耐烦了。

“我的意思是,OMG磨合时间太短,以至于他们在后期的运营能力上和我们存在差距,只要我们能够抗住前期……哦尤其是下路,诶,葛炎呢?葛炎去哪了?”

IG教练说着,突然发现训练室里少了个人。

射可可摊了摊手:“葛炎去点外卖了,他刚才看了那波2v4的操作,说自己饿的有有点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