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可以走,但没必要(第一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召唤师峡谷之中的战斗环环相扣。

观众们还未从上路的对拼中回过神来,下路的战幕已经拉开。

德莱文和风女稍显异常的动向第一时间引起了李牧的注意。

“努努来了,溜还是打?”

李牧问。

可以看到被消耗了三分之一血量的德莱文把自己身上的消耗品已经磕掉了。

正常而言,一个高玩都不会选择这么做,更不用说是职业选手。

下路对线,这唯一的一瓶血对adc来说尤为的重要。

这瓶血不单单是可以给自己回复的消耗品,同时还是一个讯号。

一个让对手开始进攻的讯号。

没有血瓶,就意味着没有保障,既然你先吃了,那很好,还有瓶血的我就可以开始进攻了,只要双方交换的血量处于持平的状态,那没有消耗品的一方就是血亏的。

因为血线被压低,他们除却依靠多兰剑所带来的少许生命偷取效果之外,再无其他回复生命的法子。

还有一种例外,就是打野来了。

表面上这德莱文和风女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实则双方心照不宣。

“我们两个都有闪,怕什么,干。”

uzi觉得,可以打。

这个时间段努努不可能到达六级,所以他觉得,可以操作一下。

“行。”

李牧其实也这么觉得,不过双人组、两兄弟,总要有一个发号施令然后……背锅的不是?

一枚利斧将残血小兵劈死,同时德莱文身体前冲加速!

W技能血腥冲刺!

事先想好了一切的水晶哥动作很是流畅,利用冲刺的加速,刚好走到斧子的落点,在接住斧子的同时W技能刷新,这样就等同于在段时间内有了两段爆发性的移速提升。

加速再开,向蛇女逼近,德莱文开道利斧甩出,减速老鼠。

努努迈着蹒跚的步子已经从野区冲了出来。

3包2!

uzi操纵老鼠遁入隐身,但他只不过是为了隐身所提供的攻速加成罢了。

当德莱文对他开火之时,uzi也毫不迟疑与之对A。

蛇女,开火!

W毒雾甩在德莱文脚下,又是ad和辅助集火。

双生毒牙迅速喷吐,双方adc的血量都在下降。

“卧槽!”

uzi忍不住爆了粗口。

绕后冲过来的努努压根就没有去管蛇女的意思,直接一发冰球砸在他的身上,随机贴脸怼他。

风女也尽可能的让自己有些作用,上来平Auzi的同时,旋风蓄力。

呼呼呼。

风吹出来的一瞬间,uzi交出闪现,位移到侧面,再次点了德莱文一下,交出毒爆。

噗。

德莱文的血量率先被清空,但uzi却只有一丝丝。

“隐身隐身隐身!兄弟救我!”

uzi叫道。

在完成击杀后,老鼠的Q技能隐身已经重置了冷却时间。

但是如果在隐身过程中被攻击的坏话,那么老鼠进入隐身的时间会被延迟,最长被延迟到四秒。

咻!

努努交出了闪现,一双肉拳往老鼠的脸上招呼。

努努这盘做的打野刀是巡林者的利器,也就是范围惩戒,可以最大限度的提升刷野速度,但这个惩戒却无法对人释放。

不过就算努努伤害再低,也够了。

一发雪球下去,把uzi最后的血量带走。

“宰了他兄弟,哇这群人就搞我的!”

uzi生无可恋。

从一开始这仨人的目标就从未放在过蛇女的身上,一直都是选择奔着他来干。

这他喵谁受得了啊……简直丧心病狂。

三人的伤害虽然都不高,但再怎么样,人家也是有基础伤害的。

uzi很受伤。

不用他多说,李牧已经瞄上了这个努努。

没有雪球是吧?

没有闪现是吧?

杀我ad是吧?

看着在自己面前扭来扭曲,假装很是灵活的肉团,李牧慢条斯理的平A。

旋即当努努走位停顿下来的那一刻,Q技能瘟毒爆炸释放!

命中!

蛇女脚下出现了一个加速效果,双生毒牙开始在空中乱飞。

不过李牧每一次释放双生毒牙,都会附加一次普通攻击,蛇女的普攻弹道虽然很慢,但只要抬手动作完成就意味着这下普攻成功打出来了。

蛇女的蓝不太够。

再怎么法术机关枪,没有蓝一切都是白搭。

李牧算了算,自己现在的蓝量最多只能释放出一下双生毒牙,以及一发Q技能。

普攻接毒牙。

努努的血线被压低到了五分之一。

就在此时,zzr突然回头。

而在观众们眼中,蛇女也是稍稍停顿了一下,待到雪人重新转身的那一刻继续跟进。

“法克。”

zzr忍不住吐槽。

他是想回头甩个E,对蛇女造成减速的。

但是被卡距离了。

蛇女压根就没有给到他这个机会。

论射程,蛇女的E技能和Q技能足足有700,W技能的最远射程更是有850点。

卡攻击距离对adc来说很难,但对有着射程优势碾压的蛇女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

但让zzr不能理解的是,你特么是个辅助啊!

辅助哪有这么花的,还卡攻击距离。

努努的E技能雪球攻击距离仅有550码。

这就好比女警和德玛西亚之翼做对比一样,差得远了。

一下平A点出,李牧操纵蛇女掉头,看上去好像不打算追了。

但下一刻却突兀闪现暴起。

一发Q技能再接平A!

而后潇洒回头。

“死不掉死不掉,我的蟹呢!”

zzr红着眼睛。

他满世界的寻找河蟹。

只要吃上一口,那他就能活。

不远处,一只和谐迈着比雪人还要蹒跚的步伐正在缓缓挪动。

zzr:……

毒伤的最后一秒,努努的血量被清空,倒在河道内。

而河蟹则是慢悠悠的从雪人骑士的头顶走过。

“等我出来我就把你杀了。”

zzr憋着一口气。

他也感觉莫名其妙,自己对一只蟹发什么火?

“3打2,打了个2换1,努努还死了,血亏……”

泽园说道。

“其实我觉得,努努应该是想给下路缓解压力的,但他这一波最好的决策应该是在发现潘森在上路的情况下直接去偷小龙,因为上路除了亏掉一波兵线之外,在人头上还是领先的。”

长毛这波赛后诸葛亮可谓是十分到位了。

然而事已成定局。

对圣枪哥来说,心态上的问题是自己要注意的。

队友带头开送,他这边优势又不算明显,心态很容易爆炸。

第一波回家,诺手做了标配装备,小木槌。

相反的,钱少一些的人马则是选择了比较稳妥的小冰心。

圣枪哥还可以压制,但随着潘森等级的提升,他不太敢了。

人马别的不说,配合潘森在抓人能力上还是很强的,他一个腿短的诺手,一不留神就将要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