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心疼阿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闪现都有的情况下,他们被双杀了?

如果不是切实的数据以及仍然还有些刺痛的神经告诉着他,mata真的不敢相信。

“这波风女技能上的衔接实在是太完美了,说实话在这把比赛之前谁能想象得到,风女居然还可以这么玩?”

娃娃惊叹不已。

LPL职业联赛发展至今,曾经也出现过不少能够让人一直铭记的操作。

李牧风女的这波灵性开团,以及OMG上路和下路之间的团队配合,足以被纳入到这种操作之内。

这简直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亮眼。

uzi喜滋滋的回家做装备。

七分半没回家一次,这乍一回身上直接多了暴风大剑外加一双攻速鞋。

而且还有存款五百多,距离无尽之刃已经指日可待。

最关键的是,有了攻速鞋之后,金克斯在线上的对拼能力又可以上升一个档次。

然而就在这时,uzi却听到耳畔传来了某人的碎碎念。

“唉,这波亏了啊,连个人头都没混到。”

uzi胖脸抖了抖。

他好悬没抓起键盘砸过去。

你诡术妖姬拿人头,OJβK,毕竟是刺客类型英雄,拿了人头也有作用。

酒桶拿人头,也说得过去,这英雄有装备和没装备伤害差距的确挺大……

可你风女还想拿人头,是嘛意思?

是你太骚了,还是我提不动刀了?

“冷静,冷静,反正这把人头都是我的。”

uzi深呼吸两下,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灵药那边则是在这波爆发式团战结束时就已经开始solo小龙。

当下路一塔破掉时,第一条小龙同时被OMG收入囊中。

经济瞬间拉开到了三千五的差距。

回到家的gogoing买好一双水银鞋,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上路。

在gogoing出现在下路之前,兰博一直在补尾刀控线。

前期惨痛的经验告诉dandy,只有在对面兵线推到自家防御塔下的时候,他才有资格凑上去吃一点小兵。

一旦线推过去,塞恩是根本不会给他吃兵机会的。

可他没想到,塞恩居然去了下路。

dandy在发现这一幕后已经第一时间快速推线了,然而只有多蓝盾和一发红水晶的他推线速度慢如蜗牛。

回到上路的塞恩眼瞅着一大波兵线刚到自家防御塔下,踹一脚再加上W引爆,一大波小兵就变成了金币。

这种收兵的速度简直不要太快。

在职业联赛上,评判一只队伍是强是弱,最根本的方式就是看该战队的滚雪球能力。

换做是一般的队伍,在推掉下路一塔时会陷入短暂的迷茫期,从而给到对方下路颇为平稳的发育时间。

但在李牧指挥下的OMG却不会犯这种失误。

塞恩迅速推线,把兵线推到对面防御塔下之后立刻离开!

同时OMG其余几人齐聚中路。

杀人,拿塔,拿龙。

再拿塔!

这本来就是一个推塔游戏,而OMG则是将这种节奏演绎的淋漓尽致。

“我过去中,你发育。”

mata对河童说道,上一波团战他这个婕拉连R都没放,刚好能用来守一波中路。

dandy看了一眼上路的兵线,在迟疑了一下后不得已选择放弃,他标记了一下打野狮子狗,紧接着又标记了上路兵线,示意狮子狗去吃。

world6会意。

这是当前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河童中单玩的是妖姬,这和上盘的维克托可不同。

妖姬这种东西清理一波塔下兵线还好,但若是再想清第二波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毕竟前期妖姬的R技能CD还是要等一会的。

狮子狗这个英雄在守塔方面就是个five,没有哪怕一丁点的作用,更何况,狮子狗还没大。

“小心盲僧。”

mata一再叮嘱。

他总觉得对面这个打野好像有想上的架势。

“嗯。”

河童点了点头,目光死死盯视着盲僧的身影。

此时盲僧的一发天音波已经落在了蓝色方的一枚远程小兵身上,一旦盲僧踢过来并且有想要把他们中的一人踢过去的姿势,他会毫不犹豫交位移技能离开。

更何况,河童现在还有闪现。

“来了!”

就在这时,盲僧的身影从阴影之中踢了出来。

河童汗毛倒竖。

不论是河童还是mata,以至于刚刚赶来的dandy关注点都在这个盲僧身上。

却没有人注意到那身材雄壮的塞恩。

在盲僧踢上来的一瞬间,塞恩对着那枚远程小兵交出了E技能。

小兵直接被塞恩有些粗暴的踹飞了出去,沿途还减速到了mata的婕拉。

而盲僧的二段Q技能回音击却是在这一刻被拉得老长。

800码?还是1000码?!

没有人去数。

总之盲僧落点的位置,是在婕拉身后。

完全不需要任何花里胡哨的操作,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神龙摆尾,就已经足够了。

砰!

蕴藏着汹涌力量的一脚狠狠抽射在了mata的身上!

婕拉那脆弱的小身板仿若断线的风筝一般,被狠狠的踹到了OMG人群之中。

1秒……哦不,0.5秒的时间,婕拉就暴毙了。

至于盲僧则是在踹出这一脚后,潇洒摸眼遁入到蓝色方野区。

轰!

现场炸锅。

“这是什么啊?为什么我看LOL的比赛看出了足球比赛的既视感?”

“麻麻问我为什么跪在电脑前……”

人在刚刚被震惊过一次之后,再次遭受到同等程度的震惊时,往往会处于一种木然的状态。

就比如现在的米勒和娃娃。

没有大喊大叫,两人出奇的淡定。

或者说,他们已经僵住了。

“嗯……这波,我有点无fuck说。”

米勒张了张嘴。

盲僧和塞恩还能这么玩的吗?

“我觉得,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谋杀,你有没有发现,塞恩是在盲僧踢上来的一瞬间把那小兵踢飞的,而且我刚刚恰巧注意到,灵药和gogoing当时在疯狂哔哔。”

“应该是临时就想好的交流吧,也不知道OMG最近在训练什么,怎么感觉这个队……变得骚里骚气的。”

米勒无语。

“不过我们还是来心疼无状态吧。”

娃娃一拍手。

米勒:???

“你看嘛,这波婕拉死的太快了,婕拉还没落地,血条就被清空了,风女非常机智的给金克斯套了个护盾,收了个助攻,但是卡牌这英雄你也知道,技能都比较软,释放最快也得一秒钟左右,无状态还在切牌,人头已经没了。”

娃娃对游戏的理解不怎么样,但却总能寻找到一些别人关注不到的奇怪关注点。

“呃……”

米勒沉吟了一下:“好吧,让我们来心疼阿态选手一波,不过我怎么觉得,最应该被心疼的应该是mata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