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准备发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任谁都没想到,塞恩这个被定位在纯坦克位置上的英雄伤害竟然出奇的高。

这一下捶地锤锤出来的伤害令dandy触目惊心。

拳头其实很公平。

对于那些很难命中的技能,拳头一般会给予一定程度的伤害提升。

塞恩就是如此。

身为坦克,却没有稳定的控制,除却W技能提供的少许护盾之外,其余的技能都是非指向性。

这和曾经那个点控无敌的塞恩相比差距太大了。

总不能重做之后越来越弱了不是?

人家远古时期的AP塞恩,开个盾,上来Q一下眩晕,再把盾引爆,对付那种手短的英雄简直无解。

就算这英雄不是那么热门,也不能如此欺负他。

所以,拳头重做之后的塞恩,其实很强。

只是玩法还没有被开发出来罢了。

砰!

又是一脚。

一个小兵飞身而出,在将三枚远程小兵全部打掉半血的同时也推到了兰博身上。

dandy快疯了,这种消耗谁受得了?

至于上去跟人家对拼……别逗了。

兰博在小面具做出来之前,对肉造成的威胁简直不要太弱。

除非达到恒温的状态,但塞恩又怎么会让他如此轻易的接近。

所以,兰博面对的只有立定、站好、挨打。

“VG这把打野又是血亏,你看灵药,这个人拿到优势之后完全不讲道理的,直接把你F4给反了你能怎么办……而且居然还去石头人了,简直不给活路!”

米勒身为解说都开始心疼起world6了。

“这波就看world6的嗅觉了……哎呀,他怎么去上半野区了?那边除了三狼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啊!”

两个解说和无数观众眼睁睁的看着狮子狗直奔蛤蟆而去。

world6心里憋着一股气。

“等老子到了六级,一个一个把你们全宰了。”

world6气哼哼的向着,他倒不是在立flag,而是狮子狗的专属装备刺骨项链需要人头和助攻的进账才能叠加层数,层数越高,狮子狗无疑也就越强。

所以现在world6迫切的想要把等级提升到六。

可到了蓝buff区域后,world6直接就气蒙了,一张秀气的脸几乎要扭曲起来。

“我蛤蟆呢?还特么给我留了个小的?”

world6一阵牙疼。

小的不打,蓝buff永远都不会刷新。

这样他第二波的打野节奏都会受到影响。

而且最让他不能理解的是,这蛤蟆怎么也没了?

无奈之下的world6只能吃掉小怪,然后把三狼一刷,算是到达了三级。

旋即他遁入到自己下半野区,看看盲僧有没有留给他什么残羹剩饭……

得,还真留了。

F4和石头人各留了一只小怪。

world6气的想骂人。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五分钟出头,兰博第二次回家。

他的补刀只有可怜的七个。

反观塞恩,却已有三十四个补刀。

双方差距,犹如天壑。

“兰博彻底被打蒙了,你看这个塞恩,推兵线推的飞快,而兰博这波没有TP,只能走路回到线上,并且下一波兵线还有一个炮车……”

眼看着自家的防御塔把敌方小兵蚕食殆尽,dandy的心在滴血。

第二次回家了,他勉强做了个红水晶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兰博这英雄实在是没有蓝条,dandy甚至想要买个水晶瓶……

“奇怪,塞恩这是在干什么啊?他在抗塔。”

娃娃突然注意到了诡异的一幕。

防御塔在将所有小兵击杀后,另外一波兵差一点才到塔下,所以仇恨值自然而然的转移到了塞恩的头上。

可这塞恩居然连离开的意思都没有,继续一斧子一斧子的砍着防御塔。

观众席上也是响起了阵阵哗然声,更有甚者觉得大哥开始演了,亦或者是故意嘲讽对面之类的。

然而很快,他们就明白了什么。

塞恩被防御塔打死后,雄壮的身躯跌到。

在短暂的无法被选中的空档内,防御塔的攻击转移到了炮车兵身上。

然后……塞恩又重新站了起来,亡魂的攻速提升百分之百!开始A防御塔!

一下,两下……

防御塔的血量飞速下降。

这一幕看得dandy睚眦欲裂。

然而当他赶到现场时,塞恩已经再次倒地,彻底死亡了。

只是防御塔的血量也只剩下三分之二的样子。

也就是说,塞恩这一波,单人磨掉了防御塔足足三分之一的血量。

这……

“好脏。”

娃娃和米勒真的无语了。

而排位赛里,争抢中单和打野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幕。

“一楼上单塞恩,谢谢。”

“二楼也想玩塞恩,可以走中。”

“楼上的两个,一把都没玩过还玩塞恩?”

“五楼塞恩辅助。”

……

结果轮到选人的时候,几人发现塞恩被对面ban掉了。

于是乎,匹配系统把把都能遇到两个塞恩,国服一时间掀起了一阵塞恩狂潮。

gogoing回家,感觉好久没有在职业比赛上对线打的这么舒服了。

毕竟S5赛季在世界总决赛之前都是肉坦克的版本。

试想一下,两坨肉在上路,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完全不掉血,在这种状况下对线能力强的上单其本身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

可他这盘却硬生生的用个坦克把一个战士给吊起来锤了。

怎的一个爽字了得。

gogoing二话不说,幽魂斗篷走起,随后又买了个水晶瓶,打算持久作战了。

总之在下波回家之前必须再把对面打回家两次。

局势对OMG而言,无限大好。

无状态也应了赛前他所说的那句话,卡牌对线诡术妖姬,丝毫不虚,尤其是在卡牌率先做了个水银鞋之后,诡术妖姬拿他几乎没有任何的办法。

至于下路……

补刀……几乎持平!

双方血量……都很健康!

这盘下路的前期风平浪静,uzi罕见的没有上去无脑凶,而是被李牧拉住,安心当一个乖乖宝宝。

“上把是一个人跳,这把他们两个一起跳,没记性啊。”

uzi看着对面各种丢技能想要消耗……风女的两人,不由说道。

李牧也感觉到了来自对面满满的恶意。

这恶意就是针对他一个人的。

无形间,李牧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

磕下最后一瓶血药,李牧看了一眼自己的经验条。

“大哥,推完这波兵线回家,然后来下路一波,干他们。”

李牧舔了舔嘴唇。

他们选出来的这套阵容,可不光是对线恶心啊,真正恶心的地方,在后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