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你经历过绝望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复活就听到了召唤师峡谷中传来的音效,当即脸色一黑。

这般下路四包二,人没杀到,自己死了,上路防御塔还被巨魔单人推掉了。

亏,血吗亏。

巨魔这种英雄本来就是推塔界的小王子,虽然这王子长得丑了点……

Q技能可以对防御塔造成伤害,外加W技能给自己提供的恐怖攻速,几近于满血的上路一塔竟然被巨魔硬生生的拔掉。

这才……不到八分钟啊!

纳尔前期少许的对线优势荡然无存。

最恶心的是,gogoing屯了一波兵线。

在快要推掉防御塔的时候,gogoing就停止了A塔,任由防御塔把涌入到塔下的紫色方小兵一个又一个的收掉。

而他则是操纵着巨魔,站在正中央,用肉身抗住了蓝色方一波小兵的两拨伤害。

这也就导致,当防御塔破掉之后,蓝色方的六只小兵完好无损,反观紫色方的小兵却只剩下了两个远程残兵……

又一波炮车的到来让兵线推向紫色方防御一塔。

也就是说,上线之后,落后了一级经验的纳尔,没有地方可以吃兵发育。

想要去吃一波野怪?

蛤蟆,木了。

三狼……也木有了。

dandy感觉心里憋着一口气。

特么自己打野时什么时候让人家干的这么惨了?

“冷静,我要冷静。”

dandy深吸一口气,慢吞吞的走上去打算吃点小兵的经验。

叮!

一个眼位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旋即盲僧的身影出现,闪现R!

砰!

小纳尔斜斜飞到了巨魔的脸上,被巨魔啃了一口。

“阿西……”

dandy倒吸一口冷气。

你这盲僧吃干净了野怪居然还不走?

这么畜生的吗?

dandy想要用E技能跳走,却在第一段落下的时候被巨魔的柱子卡住。

两只抠脚大汉扑上前去,一顿拳头加大棒,纳尔再次回家。

“/ff(投降)”

dandy没有说话,只是打出了这个字符。

其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这种纯粹是因为支援队友把自己支援崩了的局,是最难受的。

“又炸了啊,OMG前期的节奏太快,让人有些应接不暇。”

米勒不免无语。

八分钟的比赛已经爆发了多少次小规模交战了?

很多次。

可偏偏不管是解说还是观众们,都不会觉得这把质量低,是菜鸡互啄什么的。

实在是OMG动手时每个人所展现出来的操作都相当精彩,无可挑剔。

反观VG,仔细想想,他们除却着急了一些之外,也没有犯下什么巨大的失误,好好的一套阵容,却被OMG硬生生的撕开了一道口子。

mata这个有着最强大脑之称的辅助在这般局面下也有些哑火了。

而事实上了解mata的人都应该清楚,这人的心态,其实很一般。

他不是那种拥有大心脏的职业选手。

S4的三星白,全年碾压,无一战队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劣势局?不存在的,mata没打过劣势。

而李牧了解的更为透彻一些。

S5赛季,mata在VG,算是把VG的成绩拖到了没有掉级的程度。

S6,mata进入到RNG,全年顺风顺水,结果最后的S赛一把带了风语者祝福天赋的婕拉亮瞎了所有人的眼。

S7,回到了韩国,组建了银河战舰,被SKT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劣势翻盘的几率无限接近于负数。

S8,经验更充足了一些的KT化身为王者之师,但这个时候的mata,已经老了。

他无法再坚持高强度的比赛,BO3可以,BO5,他的状态直线下降。

可以说李牧连mata后面几年都已经预见到了,现在想要安排一下,又有何难?

知己知彼。

事实上李牧最大的优势除却佣兵系统之外,还有最关键的一点。

那就是他对于任何一个知名职业选手的了解。

眼前这个塔姆在前两波暴毙之后,已经不太会玩了,接下来的节奏,就是他们OMG的!

下路一塔告破。

VG无力防守。

小龙也被OMG轻松拿下。

经济在十分钟出头时就已拉开了超过四千。

薇恩在下路除却需要小心一下维鲁斯的大招强开之外,几乎没有了其他的威胁。

李牧……也终于可以骚起来了。

野辅联动,视野压榨。

这个VG战队最擅长的一套运营战术,如今却被OMG玩的眼花缭乱。

酒桶和盲僧钻进哪片野区,这片野区就变成了绝地。

寡妇连靠近都不太敢,world6心如明镜儿,别说这盲僧可以秒他,这酒桶……好像也可以了。

你见过酒桶辅助出法穿鞋的吗?

还有后续搞了一发耀光出来是几个意思?

VG这边,唯一还算发育正常的就只有中单河童了。

与无状态各死一次,两人都没有人头。

补刀相差无几。

“阿态,能推回来不?”

蹲在草里的李牧问。

无状态嘴角牵动了一下。

他其实很想学着当年厂长一样,在别人叫他厂长的时候他一脸严肃的回怼:“请叫我诺言!”

“请叫我cool!”

最终,无状态还是没有说出来。

他感觉有点中二。

在操作水准上,无状态还是相当有状态的,尤其S5还算是他比较巅峰的时期……

出其不意的利用沙兵进行唯一的同时,沙皇的Q技能也随之探出。

咻!

沙兵直接戳维克托的脸上,

河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反应无比迅速的放下重力场。

奈何沙皇的R技能已经推出!

一排沙兵整整齐齐的将维克托踢飞。

并且在同一时间,盲僧的身影出现了。

天音波接回音击,半空中插眼神龙摆尾!

砰!

灵药的这个操作无疑引起了台下诸多观众的惊呼。

这才是灵药的巅峰操作!

维克托飞在半空中。

此时的他仅剩三分之一的血量。

看了一眼沙皇的位置,河童觉得,自己只要落地之后往上半野区跑,就有机会和正在赶来的寡妇与纳尔汇合,从而逃出生天。

“这个回旋踢不知道有什么用。”

河童心下冷笑。

沙皇被眩晕在他的立场内,在河童看来,盲僧最正确的选择应该是贴近他后拍地板减速黏住,等无状态从眩晕状态下恢复过来时,再摸眼踢。

现在把他踢到了这边,无状态又跟不上输出,你盲僧短时间内也没有了跟进技能……

这不是故意放他跑的吗?

河童的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然后他就看见,一个桶子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轰!

爆破酒桶!

维克托的脚甚至还没在地面上站稳,酒桶的R就过来了。

这一下,直接把维克托轰炸到了紫色方一塔里。

从自家一塔,被沙皇一推,再到被盲僧二踹,如今又被酒桶三炸……

河童清晰体会到了,召唤师峡谷中的云霄飞车,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

直到防御塔的攻击目标锁定了他,名为绝望的情绪从河童心底生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