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悲惨世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阿狗,你慌吗?”

uzi:???

“他们来了,他们的脚步近了。”

uzi:“好好说话。”

李牧:“来帮我打个蛤蟆。”

“我吃还是你吃?”

uzi问。

“我吃。”

李牧老老实实的说道:“我吃了之后,能到6,可以操作。”

“那我要两个人头。”

“成交。”

两人达成共识后,迅速把蛤蟆打死,酒桶最后一下平A收掉人头。

“那是我的蛤蟆。”

灵药幽幽的说道。

“你刷完对面野区再回家过来,蛤蟆就又刷新了。”

“那要是没刷新呢?”

“没刷新……你在外面多逛两圈呗。”

OMG队内气氛很是轻松。

除却无状态一言不发之外,下路和打野简直嗨的一匹,时不时的还会和大哥这个闷骚交流几句骚话。

无状态感觉,自己有一种融入不进去的感觉。

“阿态,你的蓝要好了。”

无状态:……

拜托咱能别没话找话说吗?

……

酒桶成功到达六级。

这时VG下路双人组也将兵线推到了防御塔下面。

“他们没走。”

mata似是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对面这俩人觉察到了他们的意图,提前开溜了。

“酒桶到六级了,我们还打吗?”

world6标记了一下酒桶的等级。

mata看了一眼上路的TP,迟疑了一下后,咬咬牙:“打。”

这波对他们而言是前期最好的一波机会。

gogoing之前用TP回线上了,四打二,有他这个保护能力极强的塔姆在,一定能赢!

咯噔!

轻响声传来,却是寡妇直接在紫色方一塔后的三角草丛处隔墙插下了一枚真眼,同一时间紫色TP光芒涌现。

而寡妇则是大摇大摆的走出来拦截在薇恩和酒桶面前。

“先杀谁?”

uzi问。

“纳尔吧,在他变大之前直接秒了。”

李牧说道。

“我给大了给大了!”

gogoing语气急促。

他刚刚放过柱子和纳尔打了一波,所以纳尔才会借助巨魔没有柱子的情况下选择TP。

但gogoing已经意识到下路这波不打算撤,所以果断闪现上去,把自己的大招丢给了纳尔。

百分之四十的护甲魔抗减免!

“nice。”

李牧眼前一亮。

这回……是真的稳了啊。

滚动酒桶滴溜溜的落在了纳尔正在传送的眼位上。

并且当纳尔落下的一瞬间,李牧一肚子怼上了去。

咚!

刚刚落地的纳尔全然没有半点操作空间,直接被撸了个正着,非但如此,酒桶除了R之外的一套伤害尽数倾泻到了纳尔身上。

薇恩上前,恶魔审判!

几乎快要红怒的纳尔血量瞬间暴跌。

“伤害好高!救我!”

dandy吃了一惊。

他这把没有过多的去关注下路,gogoing的难缠让他分不出心来。

dandy万万没想到这酒桶一套伤害几乎快要把他打残了。

mata快步上前,只要再向前挪动一步,他的舌头就能卷起纳尔,吞入腹中……

轰!

爆破酒桶!

李牧掐准时机,丢出了R技能。

酒水溅射开来,恐怖的气浪直接在塔姆与纳尔中央炸裂开来,将塔姆掀飞出去的同时,纳尔也变成了残血。

薇恩翻滚突袭跟上,再一发箭矢打出三环!

噗。

纳尔的血量直接清零。

未战,先死一人!

“阿西!”

mata有点懵。

world6很慌。

自己没有R技能啊,这直接跑到了人家后面,岂不是只有送死的份?

可诡异的是,酒桶和薇恩根本没有去搞他的意思,而是直接将锋芒调转到塔姆和维鲁斯身上。

“木已成舟。”

薇恩遁入黑暗。

mata瞬间汗毛倒竖。

这一幕……怎么好像似曾相识?!

只不过辅助英雄从诡术妖姬换成了酒桶?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即便是像mata这样的顶尖选手,也无法精准判断出对方的经验条。

如果一直对线还好说,但最开始下路就在打架,导致对经验把控的节奏也乱掉了。

没成想拿到了纳尔的人头后,薇恩居然直接到达了六级。

“gogogo,哈士奇冲!”

李牧挺着肚子开始追。

uzi却是一脸蛋疼。

“你才是哈士奇,你全家都是哈士奇!”

不过看在人头的份上,uzi还是追了上去。

一箭,两箭!

mata为了让自己跑的更快,迅速吞掉维鲁斯,塔姆的W技能在吞掉队友的情况下向自家防御塔跑,能够获得一定的移动速度加成,向对面防御塔跑的时候这个加成会翻倍。

可开了R的薇恩追击能力就和一条疯狗没什么两样,更不用说uzi回家之后的第一件装备直接做了攻速鞋!

酒桶的技能CD终于转好。

E技能肉蛋冲击位移,旋即再用Q造成减速。

之后就交给薇恩了。

求生欲望非常强烈的塔姆这次开启了白盾,可薇恩却从自家防御塔一路硬生生的追到了蓝色方一塔下,把mata成功点死!

维鲁斯跑了。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doublekill。

拿到双杀的uzi很开心。

被无视的world6感觉不太好。

这是歧视吗?

宁肯追一个辅助,也不愿意过来追我这个打野?

你们是有多看不起打野啊,嗯?!

愤怒之下,world6操控着寡妇遁入到紫色方下半野区,打算打个三狼,再刷个蛤蟆回家。

他用屁股都能够想得到,眼下自家野区里的野怪恐怕已经全部沦陷了。

然而寡妇走到蛤蟆的位置时,却发现那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蛤蟆呢?”

world6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再怎么想也觉得这蛤蟆应该是存在的,盲僧不可能有这么快的刷野速度。

之前在支援中路的时候,盲僧明明刚刚回家,然后出门顺着三狼的位置过来的。

world6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盲僧之前回家的时候脚下就有一枚他们VG的眼。

所以他才如此判断。

“去刷个三狼吧。”

world6安慰了一下自己,旋即来到了三狼坑。

然后……

一只小狼孤零零的待在里面,大狼和二狼已经消失不见。

“你哥呢?你爸爸呢?!”

world6忍不住要咆哮了。

这尼玛,合着自己急头白脸跑到下路转悠一圈,人头……没有。

助攻……没有。

经验……也没有。

就混了一条几块钱的狼吃吃?

我真是日了你哥……

愤愤的把最后一条狼收掉,world6在心里诅咒灵药,打野都打不干净,还打什么野?

灵药若是听到了world6的心声的话,必然会无比冤屈。

之前他是看到中路打起来了,才不得已放弃的三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