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兄,妹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假,请下来了。

不仅如此,第二天一早,侯亭的司机就像是提前得到了指示一样,来基地接李牧去车站。

坐上了回家的大巴车,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景色,李牧心下百感交集。

两条时间线莫名重合在了一起,重生之前的李牧和如今的李牧所从事的不是一个行业,甚至连儿时的生活轨迹都不同,但两人的家庭环境,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一个重病的母亲,一个小叔,一个妹妹。

这是李牧的全部。

至于父亲?

这个词太遥远了,遥远到李牧甚至忘记了父亲的模样。

“那丫头,应该很恨我吧。”

李牧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是苦涩的笑。

明溪距离魔都不算远。

大巴车仅用了四个半小时,便到达了目的地。

熟悉的街道在李牧离家这三个月以来没有丝毫变化,叫了个电动三轮车,李牧报上目的地。

“小伙子,刚从外地回来?”

骑三轮车的大叔很健谈。

“嗯。”

“去打工,还是上学?”

“打工。”

“外面的城市咋样,和咱明溪比呢?”

“差不多。”

李牧的回答言简意赅。

这大叔似乎对明溪县外的事儿很是向往,一路上问个不停,全然没有发现李牧好像并不是很想回答他的意思。

“到了,也不算远,收你两块钱就好。”

大叔停车,咧嘴,露出一口被烟熏的泛黄的牙齿。

但他的笑容,却很和善。

“谢谢。”

付了钱后,看着面前低矮的小区楼,李牧平定了一下心绪,向家中走去。

家里没人。

算算时间,现在是十点半,小叔应该还没下工,妹妹还没放学。

依旧是熟悉的陈设,只是家中稍显凌乱,李牧淘了米,又把冰箱里的菜洗好,开始打扫房间。

坐在破旧的沙发上,李牧抬头看向电视上方,在那儿有一张合影,是李牧一家……三口的。

当初离家的李牧,或许是为了追逐电竞的梦想,但李牧重生过后,却是认为,曾经的李牧,只是为了逃避罢了。

逃避生活中沉重的压力,逃避每天在家里要面对的压抑气氛。

他,是个懦夫。

呼。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李牧开始做饭。

番茄炒蛋、青椒肉丝,还有一小盆豆腐汤,一锅蒸得晶莹剔透的米饭。

电饭锅跳闸,开门声也适时响起。

不知为何,这一刻的李牧突兀有些紧张。

就像是小孩子突然闯到了别人家里捉迷藏,却被主人发现了一样。

透过昏暗的光线,李牧目光死死盯视着门口。

“小叔,今天你回来的这么早?早知道我就不在路上买煎饼果子了。”

声音……熟悉。

映入眼帘的是一穿着校服,身形高挑的女孩。

束在脑后的马尾随意甩动了两下,却是让李牧心下一突。

熟悉,太熟悉了。

“李欣。”

李牧声音有些沙哑。

门口处,正在换鞋的女孩动作顿住,气氛也是瞬间变得无比沉重。

良久。

李欣慢吞吞的换好了拖鞋,走了过来。

自己的妹妹是否和记忆中的模样相同,李牧看不清,此时他所看到的,只是一双微微泛红的眸子,还有眸中所闪动的些许倔强。

“你怎么回来了?”

李欣平静的问道。

李牧沉默,片刻后,他起身:“我去趟医院。”

“不用了,妈很好,有我和小叔照顾,足够。”

李欣平静的声音中似是有些颤抖。

“嗯。”

李牧脚步一顿,旋即默默的从衣架上拿起自己的外套,随后将裹在外套里的一个包裹轻轻放在了茶几上。

推门,离开。

房间内,只剩下李欣一人。

无人之下的少女,再也无法掩饰的哭出声来。

电话铃声响起。

少女的哭声渐止,只是仍有些抽噎。

“小欣,明天请个假吧,你妈妈明天做手术,需要人照应。”

电话那边,李皋显得很兴奋。

“手术?”

李欣微怔:“小叔你别骗我了,手术费不是要十几万吗?难道说你……借到钱了?”

“嗨,这件事忘记告诉你了,你哥前天给我转了十万块,之后我拼拼凑凑,手术费也就齐了。”

李皋很开心。

昨天去了张瘸子家看过比赛后,又听张瘸子仔细分析了一番……

李皋不明觉厉。

反正他只知道一点,自己的这个侄子,有出息了。

“你说什么?我哥?十万?”

李欣美眸瞪得溜圆。

她的眸光突然瞥见茶几上的一物,瞬间怔住。

踩着拖鞋,李欣急匆匆的跑到了茶几前。

那是一个手办的包装盒。

金色的圆轮上,一对透明的翅膀上扬,少女手持法杖,坐在金轮内,不论是衣襟还是其他细节,都做的完美无缺,无可挑剔。

魔卡少女樱的手办。

李欣犹记自己在几年前刚读初中的时候,曾在展柜里看到过这个手办。

对从小就喜爱的她来说,手办有致命的吸引力。

只是价格……

两千八百块!

在明溪县这种小县城,两千八,几乎相当于打两个月工的工钱了。

“等以后哥赚钱了,给你买。”

李欣摸了摸自己的头。

她还能记得,李牧面带自信的笑容,把她头发揉乱的样子。

“妈妈治病需要很多钱,我也不是很喜欢这个。”

“那……等把妈的病治好了,哥再给你买。”

“好。”

夕阳下的少年少女,站在展柜面前,露出笑容。

突然间,李欣放下手办,向门的方向冲去。

她一把将门推开,旋即呆住。

李牧站在门口,脸上笑容如那年夕阳下的少年一般,纯粹、阳光。

李欣扁了扁嘴,微微低着头走到李牧面前。

然后她伸手扯了扯李牧的衣角:“哥,吃饭吧。”

“好,吃饭。”

李牧的笑容愈发灿烂。

……

饭桌上。

“哥,你去魔都都做什么了?居然还学会了做饭。”

哭过之后最容易饿。

在自己亲人面前,李欣完全没有半点淑女的样子,吃的香甜。

“抢银行了。”

李牧调笑着说道。

李欣呆住,腮帮子鼓鼓的看向李牧。

“你不会还真信了吧?吃你的饭,吃完了我们一起去医院。”

李牧溺爱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而李欣则是像往常那般避让开来,两人动作娴熟,毫无生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