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生无可恋的阿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明凯有点烦。

下路总是让我去,我怎么去?

他瞟了一眼大嘴的装备,再看了看对面的薇恩。

突然有了一种点投降的冲动。

“不行,我是队长,我是指挥,我不能乱,我要是乱了,队友的心态也会受到影响,我要冷静……嗯先去刷个野,再找机会gan……艹!”

阴影中,一条链子突兀出现,拴住了正在向这边靠近的寡妇。

一股本能的危机感让明凯汗毛倒竖,下意识的就要反身甩出大招。

砰!

体型壮硕的酒桶一肚子顶在了寡妇身上,蓄力好的W技能狠狠一砸,同时丢出爆破酒桶。

轰!

寡妇那瘦小的身躯在这巨大的冲击力下直接被卷入到了草丛内,它在半空中时,妖姬便是甩出了QR,并且被锁链的二段伤害引爆印记!

输出装的酒桶和足足11层杀人书的妖姬,伤害已经完全溢出。

寡妇的血量再次被清零。

明凯呆呆的看着黑白屏幕。

冷静?

冷静你麻痹!

心态炸了。

其实按理说职业选手的心态一般都很强大,尤其是像明凯这种老选手。

但想想他这两把的待遇……

第一把,一直在帮下路,结果死成狗。

明明不是自己的锅,偏偏却被队友带崩,以至于酒桶在野区都能把他吊起来锤。

第一把也就算了,谁还没被针对过呢?

这第二把比第一把更能让明凯的心态爆炸。

前期队友全部被压制,没关系,老子带节奏。

可尼玛下路送的也太狠了?

这种薇恩破败已经有了,再等会十五分钟做出电刀?二十分钟三件套?

你大嘴什么时候能做出破败呢?十五分钟?还是二十分钟?

“他又没放大。”

休息室内,阿布捂脸。

其实在任何一个观众们眼中看来,明凯这两拨团都是能够把大招放出来的。

第一波闪现下去在薇恩隐身的时候就不要犹豫啊!先把R甩了再说先!

可明凯迟疑了那么一瞬,或者说反应稍微慢了零点几秒。

被秒!

这第二波同样如此。

看到链子的时候果断先R啊!管他能不能跑,万一能跑呢?

就算死了,气势也要打出来啊!

三少气的不行。

相较于游戏内一些细节上的东西,他更看重的却是颜面,是俱乐部的运营。

此时的他正拿着手机,观看着某直播平台上的这场比赛直播。

不出所料,弹幕上铺天盖地全部都是嘲讽明凯的。

“祖传大招?666!”

“古有开大送命,今有闪现做梦!”

“科利尔辣舞还是科利尔辣舞,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熟悉的……这把KDA怎么不熟悉了?谁偷了我厂子的KDA?马上交出来,不然拿猪拱你!”

三少看着铺天盖地的弹幕越看越生气。

虽然他也知道,电竞圈就是这样。

赢了往死里吹,输了死命的黑。

比赛打的不好,被黑正常。

可问题是……EDG夏季赛到现在为止成绩都非常优秀啊,拿下这两把就能再连胜的里程碑上再竖起一根旗帜,然而队伍偏偏在这最后关头上掉了链子。

“这把还有希望赢吗?”

三少看向阿布。

“有是肯定有的,不过必须立刻采取换线,让上单去下路抗压,至少要保证这个大嘴的发育才行。”

阿布语气中透着无奈。

按照他赛前对于OMG最近状态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不管OMG登场的是哪几名队员,在面对他们EDG的胜算都无限接近于零。

赢的是不可能的,这辈子是不可能的。

阿布有着绝对的自信。

可偏偏……OMG上了个新人,这新人居然还成为了整场比赛的变数!

他对三少说的这种可能,也仅仅只存在于理论上。

眼下的这一只OMG会任由大嘴去发育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EDG的战术执行力还是相当强的。

当厂长再次阵亡,EDG便明白,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再一成不变继续下去,输掉比赛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必须变通。

“korol下来吧,让大嘴上去发育。”

mekio迟疑了一下说道。

他其实很有指挥天赋,事实也证明了,从S6赛季厂长的实力逐渐退化,偶尔还会出现替补打野登场的情况后,mekio便逐渐成为了队伍中的指挥。

眼下S5赛季还没过,但mekio无疑是EDG目前心态最为稳定的一人。

或许是被秀的太多了,mekio的心情已经古井无波。

我钩不中没错,但我能赢!

“好吧。”

korol木然的点了点头。

在这个要上单牺牲的版本中,korol打的并不开心。

让他一个carry型上单天天玩什么大嘴之类的,明明下路对线打不过对面,还偏偏要以下路为核心,这不是脑残是什么?

不过korol并没有反驳,回城之后直接向下路走去。

大嘴和锤石则是一路向上。

“他们要换线了,就是不觉得这个时候才换线已经迟了吗?”

李牧瞟了一眼自己已经叠到了15层的杀人书,感觉心里美滋滋。

10分钟出头,身上的工资装已经升级成为了冰霜女皇的指令,搭配杀人书,现在李牧的伤害已经相当恐怖了。

现在李牧身上的经济甚至还要超过自家这边的中单亚索。

无状态这把快乐凤男不快乐。

第一波人头没抢到也就罢了,紧接着就被gank死了一次。

他本来以为,打露露这种辅助类型的中单英雄用亚索应该很轻松才是,可pawn却对他的想法了若指掌。

在亚索释放风墙的时候,露露绝对不放Q。

在亚索E上来准备打伤害的时候,果断变羊后退。

久而久之,亚索除却补刀没有什么落后之外,玩的和咸鱼也没什么分别了。

“我们要不要也去上路?不能让这个大嘴好好发育。”

uzi回家后,再摸了一把黄叉出来。

他现在极端膨胀,这种装备的薇恩在当前时间段就象征着两个字,无敌。

“不用,你推下压制大树,药导多在下路帮衬,找机会把这大树宰了拿塔,上路大哥有闪现吧?控好怒气,我去一趟,等会直接把大嘴给秒了。”

“好的。”

gogoing开心不已。

这是终于要照顾到自己头上了吗?

实在是这妖姬的装备看上去比他这个纳尔还要肥,这他喵是个辅助啊。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要不要这么大?

李牧上波回家后已经兑换了扫描,一路开着扫描,李牧大摇大摆的进入到蓝色方的野区,同时按下冰霜女皇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