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失去的(保底求月票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所有士兵都被搬运完毕之后,两个伪装成牧民的男人才直接给两个老乡敬了个军礼。

“老乡,感谢你的配合。打扰您了。”

“不麻烦,哎,这算什么事,以后有事尽管找我。”老牧民笑着说道。

“老乡,放心,如果有需要你们帮忙的,我们肯定会跟您打招呼的,这一次就谢谢您了。”

“不用谢,说这个就太见外了,这片地方,我帮过不少你们当兵的啦,你们也帮过我不少,这些年,我的羊走丢都不是一次两次,很多时候都是你们当兵的给找回来的,说起谢谢,还得我谢你们,行啦,同志快走吧,别耽误你们事。”老牧民摆了摆手道。

“那,老乡再见!”

两个人再一次敬礼之后,就转身快速跑向了直升机。

很快,最后一架直升机直接就拔地而起。

当他们这边直升机离开的时候,位于新训练基地的江彦海自然也接到了信息。

“报告教官!所有人员都已经接上,他们都中招了,直升机正在返回途中。”

江彦海摆了摆手道:“意料之中,行了,回来之后让他们好好休息吧,我一会儿去看看他们。”

“是!”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几架直升机快速在整个训练基地里面降落,然后这里驻扎的部分医护人员和后勤士兵快速跑了出来,将所有的士兵都抬进了他们的营房里面。

每个人都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一张床,江彦海亲自去看了所有人,当然,主要是用高级扫描程序给他们扫描一下。

在他来之前,所有的医护人员给所有人都检查了身体。

江彦海只是确认一遍而已,当扫描一遍结束之后,江彦海心里就微微叹了口气。这一次的训练对他们倒是没有造成太大的损伤,二蛋的计算还是很精准的,如果再让他们再野外度过一个晚上的话,估计会有冻伤等情况发生。

不过目前来说,只有轻微的冻伤,这些都可以恢复,不过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体都有着大大小小的各种各样的暗伤,这些暗伤很多都已经无法恢复了。

按照二蛋扫描结果的预计,他们的身体在达到四十五岁以后,不少暗伤就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影响。

大概六十多岁接近七十岁的时候,有一些伤势甚至会导致他们身体的永久性损害,比如说瘫痪,半身不遂,风湿性关节炎,骨质增生等等发生概率接近35%。

只是对于这样的情况来说,江彦海没有太好的办法,战场医疗扫描程序可以给出诊断,甚至是分析结果,但是对于这样的结果,却没有太好的办法。

除非他们现在退役开始调养身体,不然的话,这样的结果就是注定的。

只是,他们可能退役吗?

不可能的。

唯一看不出来太大毛病的,就是何晨光,王艳兵他们这些比较年轻的,62个人当中,这样的人不足三分之一。

但是何晨光他们这些人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他们的身体迟早也是会出现问题的。

江彦海无法劝说任何人,他能做的也不多,只能是尽量在训练达到成果的情况下,保证他们的身体不出现其他问题。

看了一圈之后,江彦海就离开了,“等他们醒来之后,让他们四个分队的队长过来见我。”

“是!”几个医务人员立刻立正开口道。

……

龚箭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得很舒服,眼睛还没等睁开的时候,大脑已经基本清醒了,感觉到身体上面的状态,他觉得按照自己身体的反馈,今天走到目的地没有问题。

只是当龚箭的大脑彻底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因为牧民的蒙古包里面有着浓重的羊膻味,跟游客住的那种蒙古包是不一样的。

因为牧民自己做蒙古包的那一圈,是用羊毛压成的厚厚的羊毡子,羊膻味是无法清除干净的。

但是现在他根本没有闻到这个味道。

而且他昨天是跟一帮士兵挤着睡的,但是现在他是躺着的。

龚箭瞬间警觉起来,他猛的一个翻身手撑地面就要站起来。

但是这一撑不要紧,他整个人直接就翻到了床下面,瞬间摔在了床下,因为他觉得自己是躺在地面的,但是实际上他是躺在单人床上的。

掉落在地上借力翻滚了一下,龚箭才爬了起来,但是等他爬起来,他整个人都傻了,这周围不用看,这装扮就都是部队的营房啊,问题是……他们不是在蒙古包吗?怎么跑到营房了。

当龚箭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他就看到这个营房里面可以睡十几个人,都是单人床,倒是没有采用高低床,只是全部都是单人床而已,一看床上躺着的这些人……

龚箭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这一次又中招了。

龚箭的动静太大,不少人都直接吵醒了。

“我去?这什么地方?我怎么跑到营房里面来了?”随着何晨光他们都纷纷醒过来,宋凯飞一脸懵逼的开口问道。

“还能怎么回事?我们又中招了呗?直接被人抬回来了。”从床上坐起来的徐天龙也是有一些扶额。

“我去……完蛋了,这下又被他嘲笑了。”王艳兵忍不住有一些头痛,他们已经够警觉了。

“指导员,这么说起来,那些老乡都是我们部队的人扮演的了?”何晨光也是有一些无语。

“估计不是,带头的那两个明显是蒙族,他们说话带着浓厚的蒙语口音,另外他们的皮肤风吹日晒长长久下来普通人是遮挡不住的,估计是跟着那个老牧民和宝力格的那三个人中间有人是装扮的。”

“有问题的是我们喝过的奶茶,怪不得那奶茶我们喝的时候已经基本是温的了,并不是那么太烫。”龚箭无奈的摇了摇头。

龚箭这边说话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响动声,他们营房的门没有关,很快龚箭就看到杨锐走了过来。

看到龚箭的时候,杨锐脸上也是浮现了一丝苦笑:“说实话,当兵这么多年,我算是彻底服了他了。”

杨锐嘴里面的他是谁,龚箭当然是知道的。

龚箭也忍不住笑了,不管怎么说,好歹是他带出来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