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谈话(盟主不要相信誓言加更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他们四个人的监狱位于苏省省城金陵附近的一个监狱当中,那里算是半个江彦海的地盘,在江彦海飞向苏省的时候,此刻在监狱当中,正在放风的三个人聚集在了一起。

这三个人就是甘羽,韦昭以及侯力三个人,他们认识的时间也不长,大概也就是半个月的时间,之所以他们三个人可以相互认识,是侯力无意中得到了一个手机。

没错,一个手机。

是跟他们在一个监狱里面的一个男人让人偷偷送进来的一个盒子里面发现的,侯力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将手机带进来的,不过这监狱里面总是有一些大能的。

无意中得到这个盒子之后,他自然是第一时间藏了起来。

密码就在盒子里面一张隐藏起来的纸条上面写着,而打开手机的密码之后,以他的技术,破解里面的藏起来的信息不要太简单。

而破解了信息之后,就让他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一个让他心头“噗通噗通”的跳个没完的秘密!

这个男人居然准备潜逃到国外,甚至都已经找好了偷渡的人,而他准备保外就医出去,然后安排了人。

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在国外的一个银行的不记名账户里面有上亿美元的资金!只要跑出去,外面的世界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而这个男人在这里需要住十年的牢房!对方当然不愿意坐牢了。而且这个手机隐藏起来的信息还提到,最近这个监狱里面,对方找关系调了几个犯人进来,而这几个犯人里面,有一个人现实中其实是一个强大的黑客,而这个男人想要逃跑的话,就需要得到这个黑客的帮助才行。

不然的他们跑不了,对方可以搞定保外就医的事情,但是找这个黑客就得他自己负责了。

侯力一直是关在这个监狱里面的,而监狱里面从其他监狱调来了新人,他是知道的。而他自己就是一个黑客,所以他对跟自己同类的人自然是很感兴趣,主要是他为了测试这个手机里面的内容是否是真的,于是他就去试验去了。

结果谁知道,新进来监狱的七八个新人里面,他居然找到了两个黑客!这种东西,有时候一实验就可以实验的出来了。

为此,侯力甚至将自己的身份也说出去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件事这么上心,难道说因为自己习惯了自己一项做的事情?想黑掉对方那一亿美元?

因为他手机里面的手机是可以连接上网络的,所以他已经登录那个银行的官网查过那个账户了,那里面确实有钱。

这样的账户,只要知道账户名密码就可以转账,是不是本人都不重要。

“两位,你们怎么想的?”此刻他们正在休息的过程当中,三个人借口相互学习,此刻每个人拿着一本书,但是他们在说着跟这件事不相关的事情。

“什么怎么想的?这件事就算是我们知道了又怎么样?除非我们三个人都找对方?但是对方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吧。”韦昭顿了一下,然后开口道。

“我的意思是,我们三个人想办法跑出去,只要离开这里,我们就直接联系那个偷渡的人,你们觉得呢?”

“可能吗?”甘羽犹豫了一下。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们手里面的手机就是最好的工具,凭借一个手机连接外面肉鸡,入侵医院的的医疗档案不是问题吧?只要我们装病,医院检查之后,我们可以更改一份病历,然后我们找律师,看看能不能让我们保外就医?”侯力飞快的说道。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甘羽看着他道。

“如果我不弄你们出去的话,你们完全可以举报我吧?我岂不是要加邢?”侯力认真的说道。

“我觉得不太可能,不说别的,一次三个人保外就医,而且我们每天都相互联系,对方应该是会警觉的。”韦昭摇了摇头。

“如果失败的话,你们应该知道我们会加邢的,我们的罪行都不重,也就是呆几年就出去了。”韦昭开口道。

三个人的商量再一次就这样没有任何结果的结束了。

而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商量了好几次了,直到江彦海到了这里的时候,他们三个人也没有商量出来什么结果。

商量不出来结果是注定的,不过江彦海来了,就意味着他们必然是要商量出来一个结果了。

实际上这整个计划并不是太严谨,如果有人敢这么对江彦海玩的话,破绽太多了。

但是反正这就是顺手挖的一个坑而已,就看他们跳不跳了,赌的就是他们的贪婪而已,他们不跳无所谓,反正他们跑不了。

都在监狱里面他们能够跑到什么地方去?

有的是时间跟他们慢慢玩。

只要他们跳进来,那他们就没的跑了。

到了监狱,江彦海也没有犹豫,直接就找人谈话了,不需要什么套路,有时候直奔主题比较好。

第一个谈话的自然不是那三个人,而是邱小飞。

……

邱小飞每天的生活状态,可以说没什么生活状态,他在这里生活的感觉很安心,江彦海看了邱小飞在监狱里面的所有监控视频。

这里环境比国外的监狱环境要好的多,只要你不惹事,一般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之类的,像是什么狱霸……不存在的。

外面都特么扫黑除恶了,你还敢跑到这里面来当狱霸?你怕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吧?

看的出来,似乎外面的一切让邱小飞已经失去了对世界的希望,至少外面没有什么好让他留恋的了。

“邱小飞,有人找你。”所以,当监狱警官喊他的时候,邱小飞还有一些茫然,他进来已经快两年了,都没有人来看过他,包括他的父母,这个时候什么人会来看他?

“张警官,我能问问……是什么人吗?”邱小飞犹豫了一下,有一些人,他不想见,他有一个儿子,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儿子,他出事的时候,孩子已经不小了,已经10岁了,什么都懂。

“是上面要找你谈话。”张警官笑了笑。

听警官这么一说,邱小飞反而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