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邀请(保底求月票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两个人的战斗机快速爬升,对于战斗机来说,爬升的速度自然比民航快的多。

而且他们所要前往的训练地点,也不会是在首都附近,别闹了,首都附近的空域民航都快占满了,不可能有空余出来的划给空军的训练区域。

他们需要向西北飞行大概接近500公里左右,在内蒙的锡盟境内,那里有划给空军进行训练的区域。

而那边也有一个专门用来尽心训练起飞的小型军用机场,虽然说是小型,但是用来起飞战斗机,包括运20都不成问题。

只不过是它的机库以及平时日常驻站的战斗机不多而已。

这里更多是用来进行转场,以及给予菜鸟进行临时的战斗机停靠。

江彦海他们完成部分训练如果补充燃油的话,也是需要降落在这里的,或者直接进行空中加油训练也可以。

“海东青,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训练的吗?”飞行的过程中,吕潇然有些好奇的问道。

“大脑中训练的。”江彦海笑着开了个玩笑。

吕潇然:“……”

“那关于体能以及抗过载方面,你有没有什么可以训练增强的办法?”吕潇然又开口问了一句。

江彦海顿了一下,说实话,吕潇然的性格以及她的心里状态,极其适合成为一个优秀的飞行员,但是制约她的就是她的身体。

她有着女性特有的细腻,有着女性的细心,但是她也有着女性的相对柔弱的身体。如果她能补上短板的话,在战斗机飞行员领域,她绝对可以做出一番成就。

“信天翁,我问你一个问题。”江彦海停顿了一下问道。

“海东青你说。”吕潇然开口道。

“你是否做好了随时加入战斗的准备?”江彦海开口问道。

“是!”吕潇然微微愣了一下,她不知道江彦海为什么问这个,但是她还是第一时间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你是否愿意调去其他的空军基地。”江彦海又问了一个问题。

“我服从命令。”对于这一点,吕潇然一点犹豫都不曾有。

“很好,那你等着吧,随后你的调令会下达,如果你愿意的话,欢迎你加入后勤第九快速反应旅。”江彦海微笑着开口道。

“后勤第九快速反应旅?”吕潇然愣了一下,重复了一遍。

“海东青,你过分了啊,跑我们这里挖人了。”塔台有些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

“塔台,你信不信我连你整个场站都挖走?”江彦海重复了一遍。

塔台:“……”

“海东青,这个是你所在的部队吗?”吕潇然立刻问道。

“是。”江彦海很干脆的答应道。

“我同意。”吕潇然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就答应了。

而塔台那边不说话了,而江彦海当然也不可能挖这个场站,姑且不说能不能,就算是能他也不要,就在首都附近,这场站又不能胡乱折腾,最多只能当一个正常的军用机场,他才不要呢。

他要的都是那种没事就可以胡乱折腾的,这才是他理想的场站。

幸亏江彦海的想法没有让塔台知道,不然的话,塔台得哭。

当然塔台也没有回应,至于塔台那边怎么想的,估计就只有他们知道了,不过大部分都是认为江彦海在吹牛吧。

毕竟他们隶属于首都附近的一个大型场站,这里承担的任务很重的,所以不可能随便划归给其他的部队。

不过这种事情有什么好争的,争赢了又没有糖吃,再说了,能不能又不是他们这些人决定的。

“嗯,调令到时候会下达的。”江彦海没有多说什么。

两个人聊天的过程中,已经抵达了第一导航点,“信天翁,我会下降高度进行超低空飞行。”江彦海先跟吕潇然打了声招呼。

“信天翁明白。”吕潇然点了点头。

江彦海一推操作杆,机头瞬间向下,直接向地面俯冲了下去。

此刻他的下面是茫茫的森林,再往前就是草原了,有了飞行技能之后他现在对战斗机的操控更上一层楼,他的高度在飞快的降低。

100、50、30、当他的高度接近20的时候,江彦海的通信频道里面终于响起了塔台的声音:“海东青,你的信号我们已经捕捉不到了,你高度太低了。”

“我知道。”江彦海的语气很平静。

塔台犹豫了一下,本来想让对方提高高度,但是顿了一下,他又没说,因为江彦海跟其他人不一样,超低空飞行,虽然危险,但是很多时候又都是战斗机飞行员所必须要进行训练的。

当兵就没有不危险的,危险就别来当兵。

身为军人,在某些方面,你必然要付出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努力。

“训练塔台随后会接通通讯,接下来由他们负责。”塔台这边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补充了一句。

“明白。”江彦海此刻面色平静的操作着自己的战斗机,他比其他人想象中的更加平静。

或者说,拥有了空中驾驶技能之后,配合着他现在的能力,江彦海即便是驾驶着战斗机以不到20高度进行超低空飞行,但是依然可以做到如同几千米高空一样平稳。

这就是心态问题。

就好像一座桥在几百米的悬崖之上,这座桥宽30米,任何人都可以在这座桥上只走30厘米的宽度,就安全无误的通过这座桥。

但是如果这座桥只有30厘米的话,恐怕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都走不过去。哪怕正常人走路就只需要那么宽,这就是心理问题了。

此刻的江彦海就是绝对的平静,他对自己的技术有绝对的自信。

而前方的地形,地面物体的高度都在他的脑海里面,只要你稳住自己的心,你就可以稳得住你的战斗机。

“训练场鸟巢呼叫海东青。”

“海东青收到。”

“海东青,我们无法确定你的位置。”鸟巢有些无奈,他们的数据也是来自于雷达数据和江彦海机身提供的定位数据。

但是超低空飞行的时候,有时候地形会干扰信号,自己人有时候都会中断信号。

“我正在贴近训练场,告诉正在训练场的两个菜鸟,我马上进来了,让他们做好准备。”江彦海开口道。

“……鸟巢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