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吓死我了(盟主身在红尘中心在红尘外加更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谢谢哥哥。”恬恬接过了江彦海手里面的早餐,又看了看江彦海年轻帅气的面孔,最后甜甜的喊了一声哥哥。

“哎,恬恬真乖。”江彦海伸出手摸了摸恬恬的头发,然后才对这个男人开口道:“让你女儿去上学去吧,我们谈一谈。”

“好……”他看了一眼恬恬手里面的早餐,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说,将她交给了老师。

“你是谁?!”等她走了之后,这个男人才沉声看着江彦海问道。

“放心,你女儿手里面的早餐没毒,我又不是恐怖分子。”江彦海耸耸肩膀,然后指了指远处,“过去聊聊?”

听到江彦海的话,他微微松了口气,看了看那边还是走了过去。

他的心情并不轻松,对方连他女儿喜欢吃什么这种细节问题都知道,细思极恐。

走到那边的一辆商务车上,打开车门,江彦海和他上了车,而猎犬等人则是在车外面守着,看着周围的人。

“唐健,38岁,公安部信息安全中心负责人之一,网络ID,黑鹰。曾经参与01,02与美黑客大战,后曾多次参与过黑客方面的作战,网络上面曾用ID有柳叶,米老鼠,舒克……”江彦海轻声开口说道。

江彦海说一句,唐健或者说黑鹰,越听心就越往下沉,良久,他才沉声开口道:“你们想干什么?不管你想干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听你们的,不管你们是哪个国家的,我不会出卖我的祖国。”

唐健的表情严肃。

“包括你的女儿有危险也是如此?”江彦海面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语气轻松的开口道。

唐健两只手的拳头死死的攥在了一起,他的牙齿咬着自己的嘴唇,然后一字一顿的开口道:“有本事你们就来!”

“你知道,不仅仅是你女儿,我们既然知道你的资料,你是全家信息应该都知道。”江彦海嘴里吹了一声口哨,然后才笑眯眯的道。

“你有两个选择,你可以现在弄死我,否则的话,放我离开,我就会报警,你们不会达到你们的目的。”唐健脸上的肌肉在颤抖,但是他还是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

江彦海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哦,那我就知道了。”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换一份工作。”

重新打量了他一下,江彦海的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

“我说了,我不会为你们工作的,想都别想。”唐健果断摇了摇头。

“我的意思是,有没有兴趣从警察转到军队来工作?”江彦海看着他,面无表情的问道。

嘎?唐健身子僵了一下,然后才愣愣的看着江彦海问道:“你是什么人?”

江彦海在自己的身上掏出了自己的军官证递了过去,看到江彦海摸出来的军官证,唐健的嘴角就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他想骂人,真的想骂人!

你说你是自己人你为什么不提前说?你就不能上来直接说你是自己人吗?或者你直接去我们单位找我不是更好吗?

我特么都以为我今天死定了,他最里面穿着的内衣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打湿了,他刚刚说那些话的时候,身子都在抖。

现在你他妈告诉我,你是自己人?!你说有你这样的吗?就这里还想挖我墙角?!鬼才跟你走啊!

心里疯狂的将江彦海咒骂了一番,不过他还是接过了对方的军官证,然后打开看了看,当看清楚里面的内容之后,黑鹰的脸上又闪过了一丝狐疑。

上下打量了一下江彦海,他将军官证塞了回来:“抱歉,我对加入你们没有兴趣,我要走了。”

说完他就直接转身就要打开车门下车。

江彦海笑了笑,然后开口道:“你觉得我是假的?”

“没有,你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在国内假装军人是重罪。但是我对你们真的不感兴趣。”黑鹰面不改色的开口道。

江彦海笑了笑,他也不探究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不就是觉得自己这个年纪,以及军官证上面的这些东西,他并不是很相信吗?

毕竟军官证制作假证还是比较简单的,只是凡是国内混的,大部分人不敢这么玩罢了。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江彦海幽幽的冒出了一句话。

“咣”的一声,黑鹰身子被他一句话弄的给抖了一下,直接撞在了旁边的门框上。

“你什么意思?”黑鹰稳住了自己的身子,回过头一脸诡异的看着江彦海。

“你是否觉得自己已经死在了现实中?上班下班,吃饭排泄,睡觉醒来?”江彦海的语气仿佛都变得空灵。

搞的黑鹰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然后他犹豫了一下,重新坐回了商务车第二排的位置上,忍不住苦笑着说道:“我说,你到底要说什么,你就直说,你不要说这些渗人的话。”

江彦海笑了笑,主动走到门口打开了车门,下了车,“下来吧。”

黑鹰愣了一下,还是从车里面走了下来,看着江彦海将车门关上,他一时间都搞不清楚这个二十岁的青年到底想干什么。

“回去想想吧,不知道你对现在的生活是否满意,但是每天固定的上班下班,十年前你自己的想法和梦想恐怕早已经消失不见,你现在有了家庭,有了女儿,你倾注的观点放在女儿的身上很正常。”

“不过,晚上躺在床上,或者与妻子进行完房事,大脑最清醒那一刻,有没有突然觉得一股无边的空虚?你所感兴趣的工作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而已。”

“单位的环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染缸,人心浮躁,复杂,很多时候是不是觉得有心无力?”

说到这里江彦海停了下来,而黑鹰的表情则是沉默了一下,江彦海则是开口道:“猎犬。”

“首长!”不远处的猎犬立刻走了过来。

“一会儿找个地方做个名片,人家都不相信我们,出门招揽人,没有名片怎么行。”江彦海笑着开口道。

本来被江彦海的一番话弄的情绪有些恍惚的黑鹰,听到这句话之后,身子忍不住都抖了一下,重新清醒了过来,回过头一脸诡异的看了一眼江彦海,他觉得自己怕不是遇到了一个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