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正文完结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夜里十一点,又是春节放假,学校里没有人,也没有灯。

黑的一片,赵斯亦用手机打着光,两个人随便走了走,操场已经被翻新过一遍,教学楼也不是原来的模样,只有种着桂花的小花坛,还和原来一样安静。

赵斯亦走着走着,想起很久以前,回头看过去,夜色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他幽幽问:“江城,你是不是很早就惦记我了?”

他没扣他的分。

他帮他摘了耳钉和挂坠。

一个人在家看动感boy。

送他车。

从派出所带他回家。

江城没否认,大方道:“嗯。”

赵斯亦眼神亮起来,两步凑过去:“什么时候惦记的?”

两个人在一起,问这些无聊问题的都是他,江城从来很沉默,也不会问这些。

“很早。”

赵斯亦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很早是多早?”

江城虚虚拉着他:“就是很早。”

“那到底有多早。”

赵斯亦撅嘴,大有一副江城不说就不罢休的架势,江城被他磨的没办法,只能替他拉了拉羽绒服的拉链,老实说:“你刚转学来,让我帮你摘耳钉。”

从来没有人敢使唤他,还对着他舔嘴唇。

那天的事情江城回家一个人想了很久,回味了很久。

那张脸像是抹不去了一样,再也没从脑海中被擦去过。

“啧啧啧。”

赵斯亦马上笑眯眯,像是捉住了他的小尾巴一样开心:“那后来说不喜欢我的《动感boy》也是假的咯?”

“没有不喜欢。”

江城淡声道:“只是当时不懂,我...不想让别人看到你。”

其实一直到两个人快毕业,他都不是非常能接受赵斯亦要去跳舞这件事,还曾经想劝服他学表演。

“你走了,我想了很多。”

江城拉着他,在小花坛前的椅子上坐下来:“喜欢你,不应该想要改变你。”

如果他不是太想占有眼前这个人,也许就不会去翻那家公司的资料。

“阿亦,我不觉得浪费了很多年。”

江城带着口罩,只有深邃的眉眼露在外面,一本正经的说着最自夸的话:“我变好了,现在的我才是最适合你的。”

他可以支持他的梦想。

不会再想要改变什么。

“你、你说这种话怎么一点不害臊…”

赵斯亦让他弄的又红了脸,两只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不停的搓手指。

夜风不停吹过来,江城看看他,把一只手伸进他的口袋里,捏着他的手心:“阿亦,我之前见过我妈妈了。”

赵斯亦一下抬起头。

“她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江城的神情很松散,仿佛这只是一件无关紧要但又值得一说的事:“她还说,想让我们去看她。”

赵斯亦却很紧张:“真的?”

江城:“嗯。”

空中微微一团白,赵斯亦像是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一直很想问,但又不敢。

虽然因为职业的关系,两个人早早就有了自立的能力,不需要在意任何人的看法。但人在世间,没有长辈的祝福,总是不那么圆满。

何况江城的母亲在他心中,必定是有份量的。

赵斯亦还担心过如果对方反对要怎么办,如果对方不喜欢他是个男人要怎么办,好在现在一切担心都烟消云散。

“那、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他顿了一下,伸手摸手机:“现在订机票行吗?应该还有这几天的吧。阿...阿姨在哪个城市来着?”

他刚按开屏幕,又一怔:“不行啊,空着手也不好,要不明天我先去买点、买点好东西,然后我们再去,你妈妈喜欢什么?”

他的样子紧张又可爱,像一只迷路乱蹦的小羊,看的江城眼神暗下去。

“她哪有这么急。”

江城扣着他的手,又塞回口袋里,摸不够一样揉了揉:“再说礼物你不是早都送给她了吗。”

赵斯亦侧头,看到江城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来。

一个玉坠子从绳上散下来。

剔透的玉是白月色,即使过了这些年,还是莹莹发亮。绳子却已经有些旧,起着一点毛边,打结的地方已经褪了颜色。

赵斯亦愣了一秒,才想起来。

这是他小时候就挂着的玉,他转学的第一天就被江城不小心解下来了。

“这可是传家的,大师说拿下来了就活不到娶媳妇了。”

江城淡淡把他当时的话重复了一遍,赵斯亦一下羞的低头。

“怪不得后来没见过。”江城看着他,目光中带一点试探:“原来你自己拿下来,送给我妈了。”

“......”

赵斯亦连忙反驳:“什么叫自己拿下来!”

玉还不是早就被你解下来了!

江城却不理会,只问:“你什么时候给她的?”

已经被发现,赵斯亦没再遮掩,嘟囔一声双手插兜,低着头:“就在一起的时候,我只见过你妈妈一次。”

“就那次。”

江城母亲待他很好,人也很温柔。但赵斯亦一想到自己把人儿子拱了,心里就虚的不行。

一夜辗转反侧,没能睡着觉。

第二天想来想去,还是把这块玉拿下来,送给了江城母亲。

怎么说这也是传家宝,他一个学生给不出再贵重的东西了,只有这个。

而且拿下来他就不能娶媳妇了,算是一辈子搭给了江城,也算是个保障,他绝对不会对江城始乱终弃,一定会好好的和他在一起。

当然这些都是他的小心思。

并不敢说出来。

他只是把玉给了江城母亲,说是见面礼。

他只和这个一个人谈过恋爱,却什么都当成了一辈子,从来没想过任何别的心思。

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

“你当时是不是想...”

“你闭嘴!”

赵斯亦脸通红,赶紧捂住江城说话的嘴,清澈的眼神瞪过去:“不许乱猜我想的什么!”

江城点了点头。

赵斯亦才把手放下来。

骤然被发现这么久以前的小动作,他有点不好意思,倔着侧过身。

赵斯亦嘴角抽抽。

这可是传家宝,还能还回来...一下子被江城知道了,弄的好像他老早就非江城不可了一样。

但他现在什么都给江城了,也没什么好挣扎。

“都...都拿回来了,那带上吧。”

赵斯亦说完,身体往一边又侧过去一点,背对着江城,方便他给自己带。

“我就是当时没带礼物...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

“而且这玉好看,很衬阿姨皮肤...”

“还是我家传家宝。”

他又给自己解释了几句,身后却久久没有动静,江城还没给他带。

赵斯亦静坐着等了一会儿。

片刻,身后倏地传来一句

“好了。”

“?”

赵斯亦低头看看自己干净的胸前,一瞬间扭回头。

“......”

江城漆黑的毛领上,歪着一块莹亮剔透的玉,因为绳子短了点,卡在领口。

赵斯亦:“......”

江城看着他。

月色下眸中深亮。

“阿亦,我爱你。”

-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