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三章? 夜空中最亮的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谢谢大家的支持。”

“谢谢大家对我的喜爱。”

“我会继续加油,为大家贡献更好的做菜舞!”

安林的发言,让现场再次迎来了高潮。

今晚注定是属于安林的夜晚。

观众们纵情的欢喜和呐喊。

艺人们的羡慕和钦佩。

都在让安林变得更加的光芒万丈。

之前考核他的一众金牌导师,此刻都有些恍惚。

“刘大宝说他要夺冠,我还出言反驳,现在看来,还是我太天真了啊……”达芙妮感慨道。

一旁的老者跟着点头:“他从一开始,目标就很明确,并且对人心的揣摩以及观众的喜好,都专研得非常深入,这绝对是一个极其强大的艺人!”

莹宝没有导师想的那么多。

她的心在狂跳,呼吸跟着急促起来。

脑海中有无数念头在激荡。

刘大宝做到了?

刘大宝竟然真的做到了?

她认为是痴心妄想的目标。

刘大宝竟然真的实现了?

可怕的是,刘大宝从一开始就是奔着这个目标去的,这个男人隐藏得到底有多深啊?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还有,那个赌约……

刘大宝会要求她做什么呢?

想到这里,莹宝心头又是一阵小鹿乱撞。

舞台上,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已经双腿发软,恨不得立即躲进地缝。

金飞鸿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有点好欺负的练习生,仅仅一天就成为了红墨坊的头牌。

最关键的是,他之前竟然还对刘大宝百般辱骂,想着如果搞死对方。现在眨眼间,别人就要俯视他了。

怪不得刘大宝没有跟他说话,不是强撑,而是他真的就是个滑稽的小丑……

安林的确没有理会金飞鸿。

即使是现在已经获得头牌这个十分,他也懒得在金飞鸿面前嘚瑟,毕竟他的目标本来就不在那里。

红皇看到安林面对万众欢呼,依旧神色平静,心中欣赏更甚,开口道:“刘大宝,按照惯例,成为头牌后,可是要给观众们再表演一个曲目的哦。”

“啊?还有这个惯例?”安林是真的不知道。

莹宝没有告诉他,或者根本懒得告诉他,毕竟谁也不知道刘大宝能够一个晚上就成为头牌啊!

“没有准备吗?即兴表演也是可以的哦。”

红皇看到安林的表情,也没有任何不自然,反而像邻家大姐姐一样对着安林展眉一笑,语气中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观众们一听还有表演,也都嗨了起来。

“再来一顿炒鸡!”

龙皇的儿子已经大喊了起来。

其余观众跟着起哄。

“鸡你太香!”

“鸡你太香!”

“炒其他菜也是可以的!”

“牛你太香!”

“我要猪你太香!”

“鱼你太香!!”

观众们喊着喊着,肚子已经饿了起来。

金铃儿看到这画风,扶额长叹:“可恶的大宝,你把我们红墨坊的画风搞成什么样子了?”

红墨坊可是这个世界文明最后的艺术殿堂之一,结果现在一大群人在上面喊着菜名,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菜市场。

安林笑而不语,这种画风算什么?他一开始还以为红墨坊的画风是怡红院的画风呢。红姐还说着里面的姑娘都是艺术家,那时候的安林没笑出声都算是有礼貌了……

场上的六万名观众都很热情。

十分期待着安林的表演。

但安林却苦恼了,他是不可能表演做菜了。

平底锅的味道加成一天顶多只能用一次,再用就没那么香了,因此得换个表演方式才行。

那么,换什么方式呢?

安林看向会场。

这里热闹非凡,这里呼喊声恍若潮水。

一个个在各个文化艺术领域方面登峰造极的艺人们,也是带着笑容和激励的眼神在看着他,仿佛对着他说加油。

每一个观众都是那么的热情澎湃,仿佛一切都很美好。

但安林知道,这个地方,或许就是太初古域最后的美好。

这些人啊,明明已经是半死不活的生命状态了,却还在坚守着他们的文明,信仰着他们的岁月。

红墨坊,琉璃灯。

太初墟,星空明。

安林一袭白衣,站在舞台的中央。

突然想起了曾经在地球上的一首流行歌。

已经一百多年的老歌了啊……

还有多少人记得这首歌。

就像太初古域,曾经宇宙的中心,还有多少生灵记得呢?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歌声突然响起,热闹的现场和欢呼声骤然消失。他们是合格的观众,知道安林已经开始表演,都同时保持了安静。

红皇在第一时刻愣住了。

她总觉得这个歌词,跟他们的处境很贴切。

曾经的太初古域,不就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吗?

而现在,他们成为了仰望和缅怀的人……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雨里身影~~~”

缥缈又拥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观众们也渐渐确认,这是一首唱给他们的歌。

在灭世的灾难面前,消失在他们身边的亲人伙伴到底有多少?太多太多,多到记不清了。

他们就是仰望星辰的孤独的生灵啊……

极为优美动听的伴奏响起。

观众们突然发现,古秋竟然似恬静的仕女,端坐在舞台,手持竖琴在一旁主动为男子伴奏着!

“我祈祷拥有一个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Oh……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高潮响起,所有听众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安林的声音仿佛有着奇特的穿透力,带着一种特有的魔力以及祈盼和祝愿,去尽情地歌唱着。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噢~~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安林的歌声还在飘荡。

听众们已经泪流满面。

他们挣扎着,就算改变生命形态也要生存着。

他们找不到存在的意义,他们身处这个毁灭世界的最后一座孤城,承受着无尽的孤独和黑暗……

安林继续在唱着。

现场的观众却一个个地开始消失。

他们消失在了座位里,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安林毫不在意,还在唱着。

身后流着泪轻声跟着和的莹宝也消失了。

安林还在深情地唱着。

舞台上的艺人也一个个消失了。

最终,为他伴奏的古秋也消失不见,伴奏声戛然而止。

舞台很空旷。

观众席上已经空无一人。

或许,他们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台上的人还在歌唱着。

安林之所见,是连光明都失去了的红墨坊,灯笼烛火熄灭,神光消散,唯一的光芒就是星辰。

他仿佛置身于漫天星空之下,在黑暗寂静的九十九层楼阁之中,台下人去楼空,台上轻声歌唱着。

一切真的都是不存在的吗?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