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 压力山大的安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红墨之夜,是红墨坊盛大的表演盛会。

它却又不是简单的表演。

安林在这里看到了太初古域的艺术文化精华。

它不是庸俗。

相反,在安林看来。

它更像是一个太初古域文明的绝唱。

在场的所有观众,以及表演者,修为都极其高深,单论返虚就有上百位,像云仙这些头牌,甚至已经是合道级别的存在。

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他们是太初古域最精英的人群!

他们在被逼到末路之后,以一种特殊的形态存活于世。他们已经看不到希望,所以就将时光赋予在艺术之中。

这也是为何,安林看到眼前的表演会如此震撼。为何他们的艺术表现形式,为何从区区几百万人中挑出的艺人,会比安林在太初大陆几百亿甚至几千亿生灵中挑出的艺人还要牛逼。

这完全就是曾经宇宙中心的大陆的文明结晶啊!!

一个个名牌开始登台演出。

各种艺术表现形式都有。

有调教可爱小仙兽的,有模仿各大种族特性的,有尽情展现形体之美的,还有用声音模拟意境的……

“下面有请红墨坊的古秋,为大家献上表演!”

顿时,红墨坊内尖叫和欢呼爆起。

完全就是震耳欲聋!就连之前淡然看戏的一个个高层,都忍不住站起身子或者是热烈鼓掌。

“这么大的热情?!”安林被眼前的火爆场面所惊愕。

“今天竟然连古秋姐姐也要表演?”莹宝轻掩着小嘴,脸上亦是充满着惊愕的模样。

“古秋很厉害吗?”安林好奇道。

他是看过头牌的名录,知道古秋是红墨坊的头牌之一,但了解的东西也仅此而已了,毕竟他才来没多久。

“我跟你的赌约,你百分之一亿要输了。”莹宝十分好笑地看着安林,“这么跟你说吧,古秋很懒很懒,平时一两年都不见她表演一次,但她的人气,却依旧排在红墨坊头牌中的前三,你可知这代表了什么?”

安林心头微凛。

身为一个艺人,很少很少露面,却拥有极高的人气。

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在万众呼唤声中。

一个身穿素雅道袍的女子出现在舞台的中央。

她长得不算很惊艳,但仔细看的话,就会觉得极为自然好看。她就这样静静站着,神色恬静柔和,在聚光灯下遗世独立。

“大家,好久不见。”

古秋对着台上的观众,露出一抹笑容。

顿时,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好似慢了半拍。

糟了,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啊!

一只猪妖甚至一脚踹开了还抱着他的老母猪,张开猪蹄子,对着古秋大喊我爱你。

“爹!我要她,我要她当我的妾!”龙角胖子扯着龙皇的衣袖,神色兴奋而激动地说着。

龙皇闻言却一巴掌拍开了龙角胖子的手,怒叱道:“少特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是什么身份,会看上你?”

“可是我看上她了啊,您不是说,不用理会别人怎么看,关键是看自己怎么看吗?”龙角胖子委屈道。

“那也得看对方什么身份,别再想这件事了!”龙皇完全不留余地地说道。

场面变得异常的火爆。

古秋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她依旧保持着柔和的笑意,从手中的空间戒指取出了一支足足有手臂粗大的毛笔。

她抓着毛笔,就像抓着一根长矛,轻轻划动了一下,就能在虚空舞动出一个完美得让人感到舒畅的弧度。

“这一个字,我构思了许久。”

“在这里,我把它献给大家。”

古秋手持毛笔点向天空,星空中的黑暗,便化为墨水依附在雪白的毛尖。然后她身若翩翩惊鸿,手持毛笔在虚空舞动,勾勒着一条条完美的水墨轨迹。

星空为墨,天地为纸。

古秋让安林见识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笔走龙蛇。

女子在移动中勾勒,那一身雪白的衣袂与水墨完美交融,就像是光与暗,又像是万物和谐相生的太极。

美,真的太美了!!

安林在心中由衷赞叹。

这就是书法的超脱水准!

当古秋手中的字成之时,天地色变。

无数优美黑色水墨结合而成的完美字体。

安林不知道她写的是什么字。

六万名观众也不知道她写的是什么字。

但安林在这一刻看到了无数思想和意境,更看到了心中牵挂的倩影,以及月下佳人独立的梦幻之境。

它是那么的美,那么的让人陶醉,又是那么的不可触碰。

月有阴晴,人有生死。

一个字就是一个故事。

一个字,也是一个时代。

立在虚空的水墨字体消散后。

所有人都从那字中脱离了出来。

当他们回过神,伊人已不知何处去。

古秋也已经消失在舞台。

有的人在鼓掌,有的人还在回味。

安林终于知道为何古秋能够用那么高的人气了,她就代表着书法一道的巅峰,看她写字真的是一种享受。

而且不是那种过后即忘的欢愉。

而是能够回味无穷的享受。

看了古秋的表演后,安林觉得又得在自己的表演中下点猛料才行了,麻蛋,压力好大啊!!

待众人回味得差不多的时候。

“下面有请金飞鸿为我们表演,真武道!”

红姐那慷慨激昂的声音开始响起。

安林神情一怔,金飞鸿这个时候上台?

在欢呼声中,金飞鸿一步步走向舞台。

他一脸豁出去的表情,在紧张的同时,又有一抹得色,甚至不经意落在安林身上的目光,都都透着难以掩饰的傲然。

金飞鸿表演的是武道的美。

平心而论还是不错的。

但是在古秋之后表演,就显得平庸至极了。

有的观众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还在回味着古秋的字。

就这种场面,金飞鸿骄傲在哪里呢?

安林其实是明白的。

无论是谁安排在古秋后面表演,都会感到压力山大。

就算是拥有超绝技艺的头牌们,也不想被放到古秋之后,因为这样不就显得他们技不如人了吗?虽然吧,的确是技不如人,但也不能对比得那么明显呀!

没有哪个头牌想在古秋之后表演。

至于一些名牌,跟头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本来表演还算好的他们,在古秋的衬托下,给人的感觉就很垃圾了。

就好像给你吃了口香喷喷的饭,然后又给你喂一口屎的感觉,是个人都受不了。

这时候,金飞鸿的作用就出来了,他虽然不是头牌,但表演也的确可以,刚好给了观众一个过渡的时期。

他就是古秋的梯子。

不是谁都能当这个梯子的。

只有最强的名牌,才能当这个梯子。

所以他很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