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九十一章? 到底过去了多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两头大黑猪在沙漠中奔腾着,甩起阵阵烟尘。

安林在震惊过后,陷入了沉思。

短短一年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小娜,你这些日子,就是一直住在刚刚的那个废墟里吗?”安林忍不住出口问道。

缇娜思索片刻,道:“有时候住在那个废墟里,有时候就直接躺在一个沙丘里睡觉啊。”

安林:“???”

“你连房子都不住,床都不要?!”安林震惊道。

“要房子的床干嘛?”缇娜一脸不解,指了指看不到尽头的沙漠,道,“这个大地都能当我的床啊,反正其他小动物也不敢接近我,随便找个地躺着不就行了。”

安林张了张嘴,有些无言以对。他突然明白,为何缇娜会直接把他丢沙漠里了,原来在这个精灵的眼里,沙漠就能当床?

堂堂创世女神,竟然流落到露宿荒漠的地步了?

“就是有时候风大,起床的时候,整个身子都会被沙子盖住,这点还是有些麻烦的。”缇娜又补充了一句。

安林听得心肝一颤。

我的妈呀,这叫有些麻烦?

缇娜果然脑子坏了!!

看着缇娜这疯疯癫癫的模样,安林是又心疼,又不知所措。

安林知道这事儿不能急,他得知道缇娜变成这个样子的根源在哪里,然后再尝试着帮她恢复。

两人依旧奔腾在沙漠中。

缇娜好像很喜欢骑猪,有时候还站在猪背上,眺望着红日没入地平线,苍茫沙漠渡上一层红日金辉的壮观景象。

骑猪的创世女神,并且还乐在其中,像极了小时候一起玩耍的那些野孩子,唉……

“小娜,我还是不明白,为何你要选择在沙漠生活,而不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生活。”安林继续道。

“山清水秀?”缇娜歪了歪脑袋,“这个世界,有山清水秀的地方吗?”

安林又震惊了:“怎么会没有?神镜世界那么大!”

“这还真没有。”缇娜认真答道,“全都是沙漠。”

安林再次动用体内的力量,释放神识。

这一次他不注重细节,只注重范围,神识飞快扩散上千里,结果还真都是一大片沙漠。

安林不甘心,继续扩张神识,直达上万里。

结果,观察到了上万里的荒漠。

他疯狂扩张神识,十万里,百万里,数百万里……

换作以前,这么广阔的范围,神镜世界早就被他看了个遍了,但现在,他依旧看不到尽头。

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安林施展神识的极限,看到的景象竟然都是沙漠,全部都是沙漠!!

太初大陆最大的沙漠,都不及他观测的神镜世界沙漠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说,缇娜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全都是沙漠……

“怎么会变成这样?”安林神色有些恍惚,他印象中万族林立,生机勃勃,各种风景奇观数不胜数的神镜世界哪里去了?

就在这时,两头黑猪载着安林和缇娜,跑到了一处地方。

那是一座极其巨大的城池,被风沙掩盖的城池,安林能够看到各种房顶,以及高塔,至于房子的下半部分以及城池的地面,已经被无尽的风沙掩盖在地底。

是的,这是一座被风沙掩盖的城池。

安林和缇娜下了野种,走入城池之中。

这座城池十分巨大,足足有上百里的纵深。

但与宏伟相对应的,是这里非常荒凉。

荒凉,实在是太荒凉了!

什么东西都没有,入眼全是破败和衰落。

安林走向一座没有被风沙掩埋的高塔,看到里面还有一些生灵活动的痕迹,他看到了一些特别的存在,依旧能够通过轮廓辨别,那是白羽族的模样。

高塔上的白羽族数量有好几百,他们仿佛都被石化了一般,身体都是坚硬腐朽的物质,翅膀断裂,脸上满是绝望和迷茫地仰望着苍穹,生机已经彻底断绝。

每一个白羽族都是如此,它们拥簇在一起,或是祈祷或是对着天空流泪,身躯被奇异的力量侵蚀,变成了化石一般的存在。

那是悲凉绝望,又仿佛十分古老的场景。

这种场景让安林感到十分的不安。

“这是末世吗?神镜世界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短短一年,变化会这么大……”安林喃喃开口道。

缇娜看着眼前的场景,原本纯真开朗的笑容也渐渐消失,莫名地感受到一股悲伤。

她听到安林的话后,又有些不解。

“什么短短一年?明明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啊,如果说日升日落为一天,小娜在这里已经有多少年了?百年?万年?十万年?还是百万年?”

“实在是太久太久了,久到小娜都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从小娜有记忆开始,这里的一切一直都是这样……”

缇娜轻声地说着,仿佛在诉说着一件很久远的事情。

“这里永远都是这样一幅景象,大漠,红日,狂风,尘暴,我从世界的一端,走到世界的另外一端,都没有找到能够与我说话的生命,全都是一群普通的沙漠生物。”

“我就在这里被风沙吹,被大日晒,无聊了就去打猎,去找吃的,然后再交几个傻乎乎的朋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远看不到尽头……”

“其实我很久就已经麻木了,因为这样无限重复的生活而麻木,我以为这就是活着……”

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低头道:“安林巨人,你知道吗?当我突然发现我的血脉有了感应之后,我高兴坏了。”

“那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我不是孤单一人,原来我在另外一个世界,还有相互联系的人……”

安林看着身边的精灵女子,女子似乎不想让安林看到她狼狈软弱的模样,低着脑袋,但眼角已经有晶莹的泪珠滴落,滴落地面又瞬间消失不见。

纵使现在有万般疑问,安林也不会再这个时候追问,他只是将身旁的精灵女子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小娜,没事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再也不会无聊了……”安林温言劝说着。

他能够感受到精灵女子那种孤独和不安。

试问谁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永远生活?

缇娜遭受的折磨可不单单是身体上的折磨!

安林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挤压绞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