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悟界者的世界难题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安林其实是不敢跟阳灵倩呆太久了。

那么多美女对他虎视眈眈,他可得避嫌。

小兰还在一处地方跟加百列聊天呢,加百列小姐姐那个大嘴巴,被她看见了,指不定又得在一旁煽风点火,带偏他跟阳灵倩纯洁的友谊。

安林想了想,还是保持距离吧!

其实他该做的已经做了。

一杯酒,一句话,就能拯救一个返虚大能的道途。

顶级强者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说起顶级强者,安林现在总算是迈入了太初大陆最顶尖那一个层次,他隐隐中能通过对天地万物的感应,感知到其他地方的几股强大的气息。

东方,东北方,南方,西方,北方,都有跟他类似的浩瀚缥缈的气息,仿佛凌驾于世界之上,足以俯瞰亿万众生。

这些气息很稀少,仅仅个位数的数量,无一不是某个领域和种族的至高,安林在之前是不能感知到它们的存在,但现在可以了。

没错,那些存在都是创世神灵。

他或许也是唯一一个刚迈入合道境,就能感知创世神灵的存在。哦不,他问过许小兰,许小兰也能感知,只不过没有他那么清晰。

每一个创世神灵看似缥缈难寻,在世间只有传说,不见真身。但其实到了它们这一个层次,每一个都耀眼如阳!

寻常生灵察觉不到,那是没资格察觉。一旦迈入同等层次,都是很轻易就能感知对方的存在。创世神灵实在太强了,根本就不属于生命范畴,每一个创世境都代表着一个或者多个世界。你能忽略一个世界的存在吗,显然不能,除非你没资格看到那个世界。

安林就看到了一个个让他肃然起敬的存在。

他们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或许是做不到,或许是没必要,反正这个世界上,也没谁能够威胁得了他们……

“女娲在南方灵湖界,道德天尊也在南方,东北方的是烛阴老祖吧,东方是西里尔和陈尘,嘿,北方竟然也有?在苍北山界……但它怎么一动不动的?”

“啊……它察觉到了我的感知……”

安林脸色微微一变,吓得差点收回感知。

但这时,那位存在却主动跟他打了招呼。

“安林小友,你在看我吗?”

“我是苍北山界石通族的悟界者……”

一个沉稳又缓慢的声音通过世界的某种韵律,传入安林耳中。

安林心中惊奇,石通族的强者他只知道一个合道境的悖论大帝,真没想到石通族竟然还有创世境的存在!

“悟界者前辈您好。”安林恭敬地打了一个招呼,随后面露歉意道,“抱歉,打扰到您清修了。”

“呵呵,不碍事,我想一个问题,反正已经想了好几千年了,也不在乎那一点点的时间耽误。”悟界者乐呵呵道。

想一个问题想了好几千年?

安林心头一震,有些肃然地问道:“不知前辈可否告知,你想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呢?”

他知道,石通族的生灵,个个都是哲学家,想的问题必然都无比的深奥,甚至有可能是直达道之本源的问题。一个能让创世境悟界者困扰数千年的问题,必然是个很可怕的问题!

“告诉你也无妨,但我觉得你应该也找不到答案。”悟界者的声音悠悠传来,让安林的心神都提了起来。

“前辈您说。”

“嗯,我为什么喜欢吃咸豆腐脑,不喜欢吃甜豆腐脑?”

“啥?您……说啥?”

“我为什么喜欢吃咸豆腐脑,不喜欢吃甜豆腐脑?”

悟界者又重复了一遍。

安林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你那个问题的铺垫吗?”

“不,我想的就是这个问题。”悟界者道。

安林:“???”

等等,我没听错吧?

一个创世大佬想了几千年的问题。

竟然是为什么喜欢吃咸豆腐脑,不喜欢吃甜豆腐脑?!

这特么是脑子有问题吧?!

安林仿佛被一道雷劈中,整个人都外焦里嫩的。

他还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睿智的前辈,现在看来,怕不是在跟一个二傻子在交流……

“怎么样,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问题很烧脑?”悟界者看到安林选择沉默,颇有一副找到知音的模样。

安林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去。

“我觉得吧……这个豆腐脑喜欢什么口味,是因人而异的吧,有的人喜欢甜的,有的人喜欢咸的,喜欢就是喜欢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悟界者听到这话顿时不高兴了:“不,任何喜欢都是有根源的,为何我会觉得咸豆腐脑好吃,而不觉得甜豆腐脑好吃,明明我平时也是喜欢吃甜食的,这根本就不是口味问题,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的问题。”

“我觉得咸的豆腐脑好吃,是生命的选择吗?有的生灵喜欢甜豆腐脑,有的生灵喜欢咸豆腐脑,这就证明两者都有优点和可取之处。”

“那么……到底是咸在勾引我,还是豆腐在勾引我?它们两者结合,为何能够对我产生特别的感觉?我为什么会好这口,我好这口的根源是什么?味觉?触觉?态度?情感?道境?还是说……”

悟界者在滔滔不绝地分析着。

安林听得一个头两个大。

妈蛋,这货怕是疯了!

不,这货绝对是疯了!!

“对了,安林小友,你喜欢甜豆腐脑,还是喜欢咸豆腐脑?”

“我喜欢甜的。”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喜欢甜的?”

“我就是喜欢啊,咸的有什么好吃的?完全没有那种爽感。”

“你这是傲慢与偏见!我吃咸豆腐就有爽感!我真不明白甜的有什么好吃的,味道要多怪,就有多怪!”

“甜豆腐味道怪?明明是咸豆腐味道怪!”

“明明是甜的怪!”

“咸怪!”

“甜怪!”

“咸怪!!”

“甜怪!!”

……

安林在大声叫着。

许小兰碰巧走了过来,神情困惑地看着面红耳赤的安林:“你怎么争论什么呢?怎么那么激动?”

“我在争论甜的豆腐脑好吃,还是咸的豆腐脑好吃!”

许小兰闻言神情一怔:“无聊……”

“那小兰你说,你是喜欢甜豆腐脑还是咸豆腐脑?”

“我都喜欢啊。”

轰隆!

安林如遭雷击。

远处的悟界者同样如遭雷击。

安林:“异端!”

悟界者:“不可理喻!!”

许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