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一十四章 温暖的雪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雪鬼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力。

它举起的利爪,那要终结女帝生命的利爪,根本无法落下。

一股难以言喻的大恐怖,笼罩了雪鬼兽全身。

蓝色冰霜雪莲绽放的最中心,有一个清艳绝伦的女子双足悬空,双瞳变成了一片冰蓝之色,头上的神印突然裂开,然后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可怕气息。

上官艺的前方,有一个漆黑的裂缝,里面蕴含着无穷的混沌。

她就这样手执冰剑,对着裂缝一斩而去。

“开天!!”

在这一瞬间,仿佛天地初创。

裂缝中爆发出无限的光明,给人以漫无边际的混沌虚无,突然涌出无穷量的法则与物质,这是极其伟大,又极其难以理解的瞬间。

女子沐浴在奇异的神光下,就像是孤傲又不可一世的神灵,主宰着一切。明明已经有了一方大世界,但在这一刻,在她冰蓝通透的剑刃下,又诞生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三头金毛雪鬼兽都傻眼了,被寒力侵袭的它们都能保持镇定,但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女子用冰剑开辟新世界,却真真正正被震慑住了!

开辟世界……

那是创世神灵才做得到的事情啊!!

难不成一个合道境的雪女,突然间突破至了创世境?

创世境可不是什么大白菜,就算是强者如云的太初大陆,也绝对是凤毛麟角,历经百万年都不会多诞生一位的传说级存在。

一旦这种存在出现,可以改天换地,轻易主宰一域,称霸整个种族,逍遥于苍生之外。

现在就在它们眼前,突然就诞生了一位?

“混账!你没事说什么垃圾话,早点解决她不就行了吗?”正在折磨萧泽和萧屠的那个金毛雪鬼兽,对着上官艺身前的雪鬼兽怒吼道。

上官艺身前的雪鬼兽身躯颤了颤,心道你不也是在折磨着那两条黑龙?只不过我比较倒霉而已。

大雪呼啸。

苍穹变成霜天。

上官艺迈入全新的境界,气息不停暴涨,气势越来越恐怖和强大,一身雪女祭司袍随风而动,好似怒放在天地的雪山圣莲,那玲珑娇躯泛着蓝白神光,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内有创世之心。

“我……才是冰雪的主宰。”

清冽空灵的声音,传遍天地。

特有的风雪在这一刻疯狂扩张了数百万里!

整个风原州的天地都被这一场奇异的风雪席卷,那些由雪鬼兽带来的极寒,都在这一刻被风雪逼退。

一个个被天灾般的风雪逼到绝路的生灵们。

蜷缩在角落,艰难维持生存的强者们。

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温暖的风,将体内的严寒与病痛全部吹散。

天空还在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但每一片雪花,内部都闪烁着金光。

一个男子伸出颤抖的手掌,接住几片雪花,那雪花在手心融化,突然有一股暖流从手心流入体内,温暖了整个身子,这让他无比的惊奇。

“这……”

“这是……温暖的雪?”

无数被冻成冰雕的生灵,覆盖在他们身上的冰雪开始融化。

一个个生命力足够顽强的生灵们渐渐苏醒过来。

他们看着眼前飘落的温暖的大雪,神色有些迷茫,他们的记忆还停留在灾难来临之前的绝望和惊恐,但这一切,又仿佛被温暖的雪给抚平了。

人们在这一刻,彻底刷新了对雪的观感。

这雪竟然还拥有治愈人心的功效!

“不好了,我们的极寒能量,全部被驱赶出了九州之外!”其中一头金毛雪鬼兽面露震惊地开口道。

“肯定是那个雪女干的,见鬼,她怎么能够做到这种地步,仅凭一己之力,就将我们准备那么久的极寒能量驱赶……”

“怎么可能……就连雪都变温暖了,这还是雪吗?”

金毛雪鬼兽又惊又怒。

上官艺结着神印,双瞳平静地注视着前方的雪鬼兽。

她很倒霉,她很不幸,但是她内心里,真的很希望很希望这个世界能够接纳她,她的朋友伙伴能够接纳她喜欢她。

至少,在她拥有力量的时候,她要拼劲一切去保护身边的人,她还要用尽自己的力量去温暖世间每一个正在遭受苦难的人们。

这就是为何世间飘荡的都是温暖的雪。

因为不停地失去,因为不停地遭受苦难,也因为朋友们的接纳和包容,她比任何人,都要热爱这个世界,热爱身边的人。

“我是冰祖,世间所有的冰雪,都是我说了算。”

“我说雪是什么样子,它就可以是什么样子。”

此言一出,无论是雪鬼兽还是四九仙宗的众人,都震撼不已。

用最平淡的语气,说最屌的话。

上官艺做到了!

“槽,这女人好大的口气!”

“她的状态有些不对,我们一起上能够打赢!!”

三头金毛雪鬼兽同时交换了一下眼色。

哧哧哧!!

它们化作三道金光,从三个不同方位同时攻向上官艺。

上官艺纤白玉手插入虚空,从虚空拉出一根通体由冰雪构成的雪白神杖,在刹那间冲到了之前折磨女帝的那头雪鬼兽面前。

好快!!

金毛雪鬼兽脸色大变,但也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合理的反应,极寒之力在瞬间迸发出来,双爪化作赤红血芒刺向上官艺的不同要害。

但就在这时,突然间它感觉到自己的动作慢了下来,就好像是在做着慢动作,一股难以想象的极寒,笼罩了它的身子,渗入了它的骨髓。

天空变成了墨黑。

大地变成了苍白。

而它所处的虚空,变成了化解不开的深蓝。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的!这寒力怎么会那么强大,怎么会连我的权柄力量也一同逼退?!雪鬼兽面露惊恐和不安,身子已经被冻得不听使唤!

这时候,它的脑袋已经被玉足狠狠踏在上面。

轰隆!!!

金毛雪鬼兽被一脚踩落大地,脑袋传来的直达本源的力量,让它脑袋差点像西瓜一样被冲击得四分五裂。

它还欲反抗,但雪白神杖的底部已经宛如一道利矛,洞穿了它的心脏,恐怖的本源寒力在这一刹涌遍了全身,疯狂摧毁着它的身体机能。

这一幕,跟女帝之前的遭遇何其地相似!

“你不是说……你才是冰雪的主宰吗?”

上官艺一双没有任何怜悯的双眸俯视着在她脚下被冻得不停颤抖的雪鬼兽,淡淡开口:“现在呢?怎么不主宰你的冰雪对付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