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那么代价呢?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前几秒钟用的是走,后半分钟已经是跑了。

总归是溜出了赛场,扶着栏杆的郝云大口喘气,抬起胳膊抹了把头上的汗水。

使用因果之证的感觉很奇妙,就好像结果已经被锁定。

包括起跳投篮等一系列的动作,只是为了完成这一因果的闭环。

球在出手之前就已经进了。

而他,在启动因果之证的那一刹那,便不再受自己的控制,直到那球贯穿了篮网。

哪怕他这辈子根本没怎么摸过篮球。

“这事儿总算是了结了,希望他能遵守诺言吧……”

长出了一口气,郝云左顾右盼了一眼,表情忽然有些紧张。

根据系统描述,使用了因果之证后会支付相应的代价。

之所以没有在球场上停留太久,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害怕装逼装大了,结果转头栽个更大的跟头把人给丢回去,那就不是一点半点的难受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直接回寝室……

那是因为寝室和球场之间还隔了一条马路。

思维缜密的他,想把先把单买了再回去……

“你,你你你给我站住!”

这时候,身后传来了喊声。

郝云肩头一紧,心中却是一松,暗道一声来了,表情从容地转过身去,却是看见一位穿着运动服、扎着马尾辫的女生,正抿着嘴、泪眼婆娑地看着自己。

对上了那充满杀气的视线,郝云原本气定神闲的表情瞬间一滞,心虚地开了口。

“同学……你是不是找错人——”

“你!你赔我!”

那女生咬牙切齿地伸出了手。

看着握在她手上的东西,郝云的脸顿时就绿了。

卧槽?

手机!?

只见那屏幕,已经碎成了一团蛛网。

想都不用想,八成是被球砸了……

……

同一时间,篮球场上。

抬头望着篮筐,梁子渊一脸失魂落魄的表情。

虽然一起打球的几个朋友都过来安慰了他,但他的心里还是像压了块石头。

围观的吃瓜群众散去了一半。

从篮筐上收回了视线,梁子渊的喉结动了动,良久之后开口。

“那个球……你看见了吗?”

站在旁边的哥们儿愣了下,将篮球递了过来。

“已经捡回来了。”

“不,”梁子渊摇了摇头,接过篮球看了一眼,轻叹了声,“我是说那个跳投。”

“啊,你说那个跳投啊!老实说,确实漂亮的没话说,和那家伙先前运球的姿势简直不像一个人,”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说法有问题,他又紧跟着在后面补了一句,“啊,我的意思是不像同一个人。”

梁子渊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

只有一种解释。

这家伙一开始是在让着自己。

仔细想想,好像确实一直是自己依依不饶,哪怕郝云明确表示了自己不会打球,仍然逼着他和自己打,想看他在球场上丢人。

但即便如此,顾及室友情面的他,仍然放水让了自己两球。

直到自己将“退出班长竞选”作为赌注,他才拿出了全部实力,也就是刚刚那个漂亮的跳投。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真有那种处处为别人考虑的家伙。”

看着手中的篮球,他轻轻掂量了一下,随后将它还给了一起打球的哥们儿。

“你不打了?”

“今天不打了,没心情,回去练吉他。”

可能……

这就是天意吧。

同一时间,篮球场的旁边。

一位穿着运动服、脖子上挂着哨子的中年男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赞叹。

“真是好球啊!”

站在他的旁边,一位戴眼镜的教授也同样感慨道。

“是啊,这都给他蒙进去了。”

一个体育老师,一个数学教授,两人都是篮球爱好者,本来是过来打球的,却没想到撞见了如此“精彩”的对决。

相比起教数学的李教授,教体育的王老师明显更懂篮球一些。

只见他看了李教授一眼,呵呵笑着说。

“你真以为那小子不会打篮球?”

戴眼镜的教授傻眼了:“难道他还是个高手?这不是蒙进去的吗?”

“高手?哈哈,何止是高手啊,”那体育老师眯了眯眼睛,望着郝云先前离开的方向,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此漂亮的跳投,和那教科书一般的抛物线……我只见过一次。”

“……哪次?”

“去年的国际联赛上,总决赛最后一秒钟的绝杀!”

要是能把这家伙招进校队就好了,妥妥的王牌后卫啊。

若是改行来学体育,怕是还能进国家队!

想到这里,王老师的心思不禁有些火热,唯一后悔地就是刚才没有上去叫住他。

这会儿人都走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

至于之前郝云为什么打的那么烂,他全当做是顾及朋友情面的放水了。

毕竟懂的自然懂。

那么丑的上篮,说不是放水,他是绝对不信的……

……

三天之期已到,软工1801班的第一届班会如期召开,同学们自我介绍了一圈之后,班委的选举也如期开始。

所有人都认为,梁子渊一定会毫无悬念地当选班长。

甚至就连为了拉票,在各个寝室忙前忙后地串门了一整个星期的朱克宁,都对对手的强大感觉到了一丝丝绝望。

毕竟……

那天晚上群里的“民调”,着实把他自己的心态给整崩了。

不过,当梁子渊走上讲台的时候,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我想竞选体育委员,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我,谢谢。”

说完,他走下了台去。

看着走下讲台回到位子上的梁子渊,朱克宁一阵感动,搓着手想要感谢,但又不知道说啥好。

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梁子渊不耐烦地说道。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坐你旁边那位吧。”

“……?”

朱克宁愣了下,一脸茫然地看向了正趴着睡觉的郝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郑学谦也是一样,他本来想投给梁子渊,这下也只能投给朱克宁了。

就这样,401寝室的朱寝室长,最终以微弱地优势当选班长。

而与他一票之差的,是女寝201的萧彤彤,最终遗憾当选了团支书。

“好了,班委也选出来了,今天到这里就解散吧,我还要回去赶论文,”摞了摞手中的名册,张导员继续说,“下面,将时间交给班长。”

就这样,软工1801班的第一届班会,在掌声中圆满结束,教室里的学生们已经开始兴奋地交头接耳,谈论着即将到来的军训,畅想着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

除了一个人,还在那趴着睡觉。

准确的来说,郝云真不是睡着了,而是在收获他的战利品。

这是他最新发现的窍门。

只要闭着眼睛,就可以不用比划手指,仅通过意念操纵系统。

而就在刚才,他已经收到了任务完成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