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果真是高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虽然人生充满了不如意,但生活还是得继续。

四个小伙子一起动手,总算是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将寝室收拾的能住人了,枕套被子也都铺了上去。

累瘫地坐在椅子上,就在郝云正想喘口气,顺便琢磨下那个突然飘出头顶的两行对话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朱克宁拍了拍手说道。

“大家辛苦了。”

“正好也到了饭点儿,咱就一起吃个饭吧。正好我听学长说,这附近有个不错的餐厅,我请大家搓一顿。”

听到有人请客,郑学谦嘿嘿一笑。

刚来到新环境总归是有些客气,何况大家还没完全混熟,遂腼腆开口。

“这多不好意思,咱还是A……”

朱某豪爽地摆了摆手。

“没事,也不是什么山珍海味,都是些粗茶淡饭,就是大家一起吃个饭交流下感情。”

梁子渊:“破费了。”

“不破费,不破费,跟我来吧……小云同志,钥匙还在身上吧?记得锁一下门。”

“哦。”

下意识地应了声,郝云瞬间回过了神来。

等等。

爷咋就成小云同志了?

挺突然的。

想反驳已经来不及了,朱克宁这家伙已经到了外面,另外两个室友也跟着出去,自己动作要是不快点,怕是连热的都赶不上了。

然后……

一行人便被带到了沙县小吃,眼睁睁看着老朱叫了四碗馄饨。

郑学谦看了梁子渊一眼,小声问。

“这粗茶是有……饭呢?”

梁子渊也很蒙,摇了摇头,惜字如金地用眼神回道。

“我哪知道?”

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室友们脸上的微表情,朱克宁瞅了眼馄饨已经端上来了,便从容地笑了笑,抓住机会把话说开了。

“趁吃饭的时候,咱正好也说个事儿,刚才导员通知我,各寝室今天要把寝室长的名字报上去,也方便尽早展开工作。我想着自己年龄最大,当仁不让应该承担一些责任,也有能力和信心当好这个寝室长,给大家的生活带来方便,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意见?”

梁子渊和郑学谦对视了一眼,然后又默默看向了郝云。

郝云就不一样了,没那么多内心戏,只看了一眼桌上的那碗馄饨,无聊地数了一下里面有几个。

至于寝室长?

别逗了。

这玩意儿有个鸟用,谁爱当谁当。

上辈子当过的他比谁都清楚,当这玩意儿的屁事儿有多烦人。

“我没意见。”

郑学谦:“我也没。”

梁子渊:“……”

朱克宁脸上绽放了笑容,爽朗说道。

“哈哈,那就谢谢大家了,大家吃饭,吃饭啊,千万别和我客气。”

“哦对了,还有个事儿想麻烦下兄弟们!”

刚拿起筷子的郝云,听到这句话差点儿又放下了。

朱克宁确实没把他们当外人,一口气都不带喘地继续说。

“两天后的班会,导员打算让我们选个班长,竞选的方式呢,自然是投票。我呢,还是想把握好这次机会的,如果有机会当上班长,以后也好为兄弟们多谋谋福利,争取下奖学金什么的。”

卧槽,高啊!

不愧是高人!

一顿饭办两件事儿,这也特么太省钱了吧?

眼见这番操作,郝云人都傻了。

再看郑学谦和梁子渊,两个人也是大同小异的表情。

尤其是郑学谦,差点没把馄饨喂到鼻子里。

也不知道是看见了还是装作没看见,朱兄的脸上依旧是和蔼可亲的笑容。

见没人反对,他便默认是答应,遂装模作样地举了下装水的塑料杯。

“那投票的事儿,就多仰仗兄弟们了!”

“我朱某以茶代酒,敬兄弟们一杯!”

没人上去碰杯。

更没人理他。

包括之前给他捧过哏的郝云。

这丫的没被揍,纯粹是因为坐在这里的一个老实人,一个高冷面瘫脸,还有一个脾气好。

不过,也没准是这家伙看出来了这一点,所以才这么搞的。

但无论怎么说,郝云都懒得去管他。

这种人不晾他一会儿,是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尬。

然而就在郝云刚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弹出在眼前的对话框,却是吓得他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卧槽?!

这一次也太清晰了吧?

愣愣地盯着眼前的淡蓝色对话框,郝云下意识的看了旁边一眼。

郑学谦在玩手机,梁子渊在无聊的用食指打节拍,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眼前的变化。

确定只有自己能看到,郝云咽了口唾沫,抓起了桌上的塑料杯,硬着头皮干了上去。

“祝……朱同志仕途亨通哈。”

梁子渊和郑学谦愕然抬了下头,像是在看一名勇士,做了自己酝酿了很久却不好意思做的事。

看他俩的表情,郝云不用问都猜的到。

自己这真情实意的祝福,八成是被误会成阴阳怪气了……

所幸,脑袋缺根筋的朱某人依旧没察觉到,瞬间喜上眉梢。

“哈哈,借兄弟吉言!这杯,我干了!”

言罢,杯空。

三个人就这么目瞪口呆地在旁边看着。

这二两茶,愣是被他喝出了白酒的气势……

郝云咽了口唾沫。

果真是高人!

……

四碗馄饨自然是不禁吃的,夕阳半斜,一行人便开始往回走。

看着渐渐淡去的眼前的对话框,郝云一脸的生无可恋。

造孽啊……

这特么都是什么狗屁任务啊?

不过所幸的是,这突如其来的系统,带走了他99%以上的烦恼。

系统!

还真特么是系统!

虽然不知道这新手礼包拆开了是啥玩意儿,但总归是给自己平平无奇的人生带来了一丝波澜。

搞不好……

还有机会变成人生赢家?

若果真是如此,别说是帮这狗比当上班长了,就是吃那啥他也捏着鼻子认……

好吧,这个还是得犹豫下的。

就这样,回寝室的一路上郝云都在思考该怎么完成这坑爹的任务,对旁边的室友们在聊什么都没太仔细听。

这时候,梁子渊忽然不动神色地朝他靠近了过去,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你打算投票给他吗?”

郝云瞟了这大帅比一眼,反问了一句。

“不投他投谁?万一到时候他连4张票都没吃到,那多尴尬啊。”

梁子渊没有说话,但郝云透过他的表情,还是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

“你也打算竞选班长?”

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梁子渊若无其事地说道。

“谁不想试试呢,都说当班长挺锻炼人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听到梁子渊这句话,郝云顿时猜到了他的心思,紧跟着也顿时纠结了起来。

这咋办?

要是这货也参选,朱克宁那丑逼铁输啊!

至少女生的票,这货怕是能包圆了。

而且别说是女生了,若是不考虑系统任务,非要在两个人里面选一个,他肯定也是投这家伙。

虽然有些气人,但无论是他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恰巧不好是个看脸的时代。

而说到脸……

一想到那油光滑亮的三七开和老气横秋的POLO衫,郝云便头疼地扶住了额头。

难搞!